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別惹修仙者
別惹修仙者 連載中

別惹修仙者

來源:google 作者:旺財打小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一/遜色 奇幻玄幻 白給/如名

[玄幻+修仙+凡人流+非主流]心中有光,無懼黑暗!唐一編劇,演員,抑鬱患者,來到陌生的世界,面對層層恐懼,無數困難他有一個願望,成為高級修仙者,飛回自己的世界去展開

《別惹修仙者》章節試讀:

清風伴明月,三更天空格外寧靜。

「和平世界,禁止修仙,違者殺無赦!」忽然就有廣播聲。

唐一抬頭,看了看上空按時廣播的飛行器。

「真有修仙者嗎?」

他不再遲疑,正要低頭將釣着的魚用竹條竄起來。

忽然上方天空雲層詭異的捲成一團。

「什麼?」他手忙腳亂,驚訝起來。

雲團洞開,伴隨閃電,隨即乍現出一具破爛不堪的屍體 ,墜落中將廣播飛行器砸中,廣播戛然而止。

「修仙者?」

他驚呆了,直挺挺被其砸中,痛得他嗷嗷叫。

隱約聽得:

「第四空間,天道三十人,奪寶殺人!替我報仇雪恨。這修仙寶典,26枚道證,就歸你所有!」

他忍着痛,向聲音瞧去。

眼前赫然是那具屍體,爬了起來,伸過來手正漸漸顆粒化,手中兩樣東西,也掉了下來!

對方哀求的表情,無助又憤恨的眼神,讓唐一心裏發顫。

「答應我!」

「我……我……答應……你……就是!」唐一心裏害怕極了,挪不動腿,又怕不答應會遭遇不測,鬼使神差的就答應了。

事後他後悔起來。

「我……我……不知道你的仇人在哪呀?」他要搪塞過去。

「他們……會……找你的。」

「啊?別找我,我區區凡人,受不了!」唐一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嚷嚷着便使動雙腳,要立馬離開這裡。

此人看見這原來是個慫蛋,瞬間心灰意冷,在臨時一刻,拼盡最後仙能。

「給臉不要臉是吧?」雙眼光光閃耀,瞳孔中射出兩道印記。

直接射進唐一雙眼。

他只覺得雙眼似被活生生摳掉。

痛得他渾身無力,瞬間跌倒,在地上打滾,雙手捂着雙眼,嗷嗷叫起來。

「我印記標註了你,他們會察覺到我的氣息在你身上。你不好好修鍊,等着他們來將你碎屍萬段,剝皮抽筋!」

唐一彷彿看到自己已經是大卸八塊,慘不忍睹。

「我們無冤無仇,何苦為難我,這沒父沒母的人?」他鎮定下來說道。

「孤兒,」此修仙者漠然一笑,「我也是。」

從寂寂無聞的孤兒,到滿懷希望的少年,到一事無成的青年,到陌陌無名的修仙者,到少有名氣的修仙者,到被劫殺身死道消。

「我好累!我想回家!」

修仙者滿含心酸的淚水,奢望某事。

「回那個孤零零的星球——地球去!看一眼那裡的大好河山!」

唐一有那麼一瞬間,對這修仙者深表同情。

「地球!早就沒呀!」他終究沒有說出口。

修仙者已經來不及,將重要的話說給他聽,帶着遺憾依依不捨得化為灰燼!

灰燼隨清風飄散!

「和平世界,禁止修仙,違者殺無赦!」天空又響起了廣播。

唐一心裏恐懼起來。

雖然深表同情,但更怕惹了不該惹的麻煩。

「他只是嚇唬我!」他想。

可是修仙者灰飛煙滅的慘狀,讓他過目難忘,恐懼自己也將會有此下場。

灰燼過後,只剩身外之物。

唐一思前想後,還是要一走了之。

「眼不見心不煩。管他什麼印記,我沒拿,何必整天憂心忡忡。」他想。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但他終究停下腳步。

「把東西拿了,他們要我給就是。說不定還給點報酬呢。」

他看了看四下,果然毫無人在。

人類被禁止此地漁獵,他因為餓得慌,他半夜三更來此偷釣

他回頭,徑直過去,將書與方塊拿了

又見衣服雖然破了點,但也比自己的好,也又將其起帶走。

便伸手去拿衣服,忽然衣服飛出一物。

是一把精心雕琢,又鑲滿了各色寶石的小刀。其刃身有一隻沒有睫毛的大眼睛,與一張長着獠牙的嘴巴。

發出不可名狀的哀傷氣息!

「魔物!」

小刀睜開大眼睛,見眼前之人有上一任的氣息,猛然生出雙翼,就要飛向他。

「不過來!」唐一以為在劫難逃,生死之際喊叫起來,並尿褲子了。

小刀赫然而止,停在他眼前。

「下雨帶刀不帶傘」死了。

「他還指引我要證道此人。真瞎了眼,這是個慫包!我才不自降身價。」

想畢,此物消失不見。

他才鎮定下來。

換上修仙者的衣物,將書和方塊揣懷裡暗層,就回孤兒院。

孤兒院在平民窟。

窟內破房密密麻麻擠在一塊,污水溝與小徑一起縱橫交錯,空氣渾濁,臭氣熏天。

半夜三更,更無陌生人來,寂靜無人。

唐一卻看見一人慌張慌張,鬼鬼祟祟。

「誰?」

此人被嚇了一跳,停了下來。

唐一發現竟然是最要好的朋友張三。

其人水性特好,被某「上等人」相中,被僱傭到貨船上工作,待遇優厚,令唐一羨慕不已。

「兩年沒見,怎麼突然回來,還是半夜三更?」他好奇問道。

張三漲紅着臉,反問道:「一天天的無所事事,半夜三更去哪偷雞摸狗去了?」

唐一沉默不語。

張三挖苦道:「就你這弔兒郎當的,幾時成氣候。」

「我就一個下等人類,哪有奢望成氣候?」

「知道就好!」

唐一無言以對。

「別說了。我心情鬱悶,今晚我請客,我們一醉方休。」

張三說著,向這裡的唯一飯館走去。

唐一覺得兩年沒見,重情重義的張三似變了個人,是那麼的陌生。

「不了!白給等我回去呢,要不然她睡不着!」

張三一聽,心裏發酸,「這窮光蛋,能比得上我!」

張三雖然憤怒,但他滿臉堆笑。

「那更要去啦。打包回去給白給,要不餓肚子可睡不着!」

說著,殷勤地過來拉他同去。

酒過三巡,唐一有點醉意,張三又推杯換盞,又召喚上來許多菜。

「來兄弟,兩年沒見,這回不醉不歸。」張三十分殷勤,一個勁討好他。

「兄弟來喝,來吃菜!」給唐一滿上酒,堆上菜。

「謝謝兄弟!你也喝。」唐一回敬一杯。

唐一天天挨餓,有如此豐盛酒菜,自然放開肚皮。

又聽張三要托關係,給自己找份待遇不錯的工作。

他當然心情愉悅,更加被張三灌得飄飄然。

「兄弟,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剛才遇到修仙者啦!」他湊過去,低聲說道。

張三本想灌醉他,再叫個女的與他同床共枕,再將白給引來,好讓此兩人分道揚鑣。

誰知竟然炸出此事!

「真的?我不信。」張三嚴陣以待。

在酒精作用下,唐一迷迷糊糊,「他逼我修仙!」

張三內心大喜過望,便壓低聲音,「兄弟,言多必失,隔牆有耳。」

「我不修。」唐一見沒人留意他倆,也壓低聲音道。

「人生苦短,修仙可長生不老,逍遙自在,豈不美哉!」張三慫恿道。

修仙者恐怖的死亡畫面,令他相信修仙者也會死亡。

「別了。兄弟……」

張三添油加醋,「這不比你等待被食了強?」

其時人類所在「大星球」被異族佔領統治,圈養人類為食。

作為最底層的圈養區人,每天他只得分配到些許米粥,吊著性命。到了60歲,就被其處理成糧食。

劣質食物,至於能不能活到60歲,統治者「天外」自然不在乎。

唐一前途渺茫,不禁黯然神傷。

「我苦幹30年,能掙夠200萬,買續養證不?」

張三搖搖頭。

張三把聲音壓的更細:

「兄弟修仙多好。帶着白給去往別的優質星球去!

「聽說人類還有一個居住星球,仍有武力自保。」

此事駭人聽聞,驚呆了唐一。

「而且修仙也是為了白給嘛。她區區的腿腳病,修仙者那不是舉手之勞就你治好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唐一激動萬分。

「修仙治好白給,帶她去往人類統治的星球!」他想。

美好的生活,就彷彿就在他眼前。

「而且修得好,說不定能將什麼印給消磨了呢?」

他決定去修仙!

對張三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