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閉關五年,老婆女兒成了國民巨星
閉關五年,老婆女兒成了國民巨星 連載中

閉關五年,老婆女兒成了國民巨星

來源:google 作者:日出沐東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清風 沐筱然 都市小說

出關歸來,李清風發現,當年相戀的女友已是國民天后,還給他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實力派國民天后沐筱然,高冷女神,粉絲無數,萬眾矚目!國民女兒朵朵,可愛純真,無數網友想要的貼心小棉襖!李清風:「謝邀,人在家中,左手抱着老婆筱然,右手抱着女兒朵朵,美滋滋」一時間,網友的網曝和調侃,將李清風推上了風頭浪尖!而後,一場網曝,將他的神秘身份一個個暴露在公眾面前……展開

《閉關五年,老婆女兒成了國民巨星》章節試讀:

章琅當場就被嚇了一大跳,聲音顫抖,「你是誰?」

李清風面露怒意,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緊接着,又是幾道巴掌聲響起!

章琅的臉上多出了數道通紅的手指印,整個人當場愣住,臉頰一陣火辣的疼。

「你……你竟然敢動手打我?」

章琅心生恐懼,連忙往後退去,神情痛苦地捂着臉,「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過來,我也照打不誤。」

李清風冷笑一聲,快步上前,一腳踢出!

章琅倒飛出去,趴在地面,吐血。

章琅面露恐懼,這種人狠話不多的傢伙,他真的怕了,畢竟這麼他這麼一個成功人士,沒必要跟這種人死磕。

李清風冷聲道:「滾!」

章琅連滾帶爬衝出屋外。

臨走時,他壯着膽子大聲喝道:「沐筱然,你給我等着,敢得罪我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現在就將你從劇組中除名!」

而屋內。

四目相對。

沐筱然的俏臉上儘是獃滯、不可置信,遲遲沒有緩過來。

他……回來了?!

驚詫、委屈、憤怒……種種複雜情緒湧上心頭,讓她眼眶一下子紅了。

李清風見狀,連忙上前欲抱住她,聲音顫抖,「筱然,我回來了。」

「你現在還回來有什麼用?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李清風,你這個渣男,給我滾啊!」

沐筱然情緒激動,用力推開李清風。

「對不起!」

「我知道我虧欠你們太多,你恨我也沒關係,我會用行動來彌補對你們的虧欠。」

看着俏臉上通紅的手掌印,李清風心疼不已,伸出手,想要輕撫一下。

沐筱然轉過身,擦拭眼角上的淚水。

李清風語氣堅定,「以後,我會陪在你們身邊,不會再讓你們母女受一點委屈。」

「李清風,你別自作多情了,我跟孩子過得很好,不需要你來干涉我們的生活。」

「你覺得這裡,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我有那麼廉價嗎?」

「我們過得很好,不需要你虛偽的補償。」

沐筱然嘴上說得狠,可眼眶裡卻含着淚。

想到這些年來孤兒寡母的艱辛生活,她心中一酸,就算李清風回來了,她也絕不會這麼輕易原諒他!

李清風心頭一軟,柔聲道,「我不求你的原諒,我只是想盡一個男人和父親的一點點責任,我知道我來遲了,但,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沐筱然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看了一下手機,「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學校接女兒回家。」

「你滾吧!」

「別讓我女兒看到你,你不配當她父親!」

語落,沐筱然冷着俏臉,直接甩門而出。

李清風趕緊跟上去。

就在這時,沐筱然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接了起來,「喂,劉姐,找我有什麼事嗎?」

劉姐,就是她的經紀人。

劉姐語氣帶着些許質問,「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之前明明已經談好,章導演卻突然打電話給公司,要把你換下!你怎麼回事,明知道這行不能得罪大佬你還敢這樣?」

劉姐一連串質問和呵斥,沐筱然柳眉微皺,但一想到章琅那噁心的嘴臉,她就想吐。

「隨便他,他要換誰就換誰,跟我沒有關係!」

「隨便?」劉姐怒了,「你知道我為這電影為你拉了多少人脈嗎?你說放棄就放棄?」

「你要記住,我是你經紀人!你也是在為我們公司服務的!」

「你一個人任性讓我們所有人努力白費為你買單?」

「筱然,你飄了吧?!」

「很抱歉,劉姐,辜負你的期望了。不過……不管怎樣,我不會放棄我的底線和原則。」

「你……」

劉姐很生氣,「你明天過來公司一趟!」

沐筱然嘆息一聲,臉上閃過失落之色,把電話掛掉了。

李清風在旁緊跟着,注意到她黯然的表情,「你應該也挺看重這一次的機會吧?」

「關你屁事!李清風,你不要這麼自作多情好嗎?我不想看到你,你給我滾——」

沐筱然發脾氣,踢了兩腳旁邊的牆,而後消停下來,俏臉上滿是黯然。

沉默少許,她才道,「你知道我為這劇本花了多少心思嗎!整整花了一個多月琢磨角色!現在,說沒就沒了……哎!」

「說不定事情會有轉機呢?」李清風道。

「這不可能!」

「我都已經把他給徹底得罪了……而且那狗東西太噁心了,打死我也不會跟他合作!哎,不說了,就當這件事情過去了吧。」

沐筱然對章琅怨念很大,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非得把對方的頭敲爆不可。

「我可以幫你解決。」李清風眼神堅定,直視着她。

「就你?」沐筱然冷笑,「李清風,你覺得我很好忽悠是吧?滿嘴跑火車,呵呵!」

「懶得理你,我去接女兒了,別跟狗皮膏藥一樣粘着我!」

李清風被質疑,也不惱,繼續跟在她身旁。

在沐筱然開車時,率先一步鑽了進去。

「下去!」沐筱然俏臉清冷。

「餓得動不了了。」李清風直接擺爛,「你就讓我一起過去嘛。」

「你——」

沐筱然看了一下時間,實在沒辦法,只能踩下油門。

不管李清風怎麼跟她搭話,都沒有理會,紅唇緊咬,眼眶泛紅,胸中情緒激蕩!

——

瑞英幼兒園。

教室。

老師坐在講台上,二三十個小朋友端坐在自己位置上,等待家長來接。

朵朵拿出一個小罐罐。

罐子里裝着很多糖果,包裝很是精緻。

她牙齒不好,但又喜歡吃糖果,所以沐筱然只能自己買了一些特殊材料,自己親自給她做糖果、做包裝的。

媽媽太忙了,所以這罐糖果朵朵都不敢吃完,平時一天也就吃一兩顆。

她看了一下周圍的小朋友,猶豫了一下,拿着罐子從椅子上蹦下來。

「給你!」

「給你!」

她張開小手,把糖果放在其他小朋友的桌面上。

「這是我媽媽給我做的糖果哦,很好吃,你們也試一下。」

其他小朋友眼中都露出羨慕之色,「朵朵,你媽媽對你真好。」

「當然,我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

坐在講台上的李璇見狀,面含微笑,微微點頭。

她很喜歡朵朵,畢竟這個女孩子長得可愛,平時又乖巧,還是個小網紅,被一些網友親切地稱為「國民女兒」。

她做夢都想要一個這樣的小棉襖!

朵朵蹦着來到一個小女孩桌子旁,「小蝶,喏,給你。」

朵朵剛將糖果遞上去,女孩抬了抬頭,一手拍掉在地上,「我才不要你的糖果!」

朵朵將糖果撿起,再度遞上去,甜甜一笑,「你試一下嘛,真的很好吃的,不騙你。」

小蝶不耐煩,又是將糖果拍落在地上,「說了不要!你這個野丫頭怎麼這麼討厭,煩死人了!」

小蝶一邊厭惡地開口,又連續踩了幾腳。

其他小朋友眼睛瞪大,看着這突如其來的一幕。

「不要踩了、不要踩了,你不要,我就不給你了!」

朵朵推開小蝶,有些心疼地從地面上撿起。

這可是媽媽給她做的糖果。

她自己都捨不得多吃。

小蝶小臉滿是嫌惡,「野丫頭,不要把這些髒東西拿到我面前來,真是噁心死了!」

「我才不是野丫頭!」

「你連爸爸都沒有,不是野丫頭是什麼,我爸爸媽媽都說你這種就是野丫頭,說不準連自己爸爸是誰都不知道!」

「我不許你胡說,我爸爸只是外出工作而已。」

朵朵感到委屈,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李璇連忙走過來安慰朵朵,又教育道:「小蝶,我們不可以這樣說話,要尊重其他小朋友。」

朵朵急忙蹲下,想要將那已經被踩扁的糖果撿起來,她捨不得媽媽的心意被人糟蹋。

小蝶見狀,哼了一聲,直接將朵朵推開。

朵朵一個踉蹌,不小心倒在地上。

她一連踩了幾腳,「我讓你撿,我讓你撿!」

朵朵的眼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紅了起來。

「朵朵,你有沒有受傷?」

李璇連忙扶起朵朵,臉色沉下來,肅然道:「小蝶,你要給朵朵道歉,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噢。」

「我才不管那麼多,反正就是看她不爽。」

小蝶不覺得有錯,還一臉委屈,撒起潑來,「我要告訴爸爸媽媽,你們跟着這個野丫頭一起欺負我。」

就在這個時候,一對中年男女走了進來,他們正是小蝶的父母,鍾天波,賴敏。

「誰敢欺負我女兒?」

見到父母出現,小蝶撲入懷裡告狀,哇哇大哭,「他們全都欺負我,尤其是這個野丫頭!」

鍾天波夫婦聞言,眉頭緊皺起來質問:「老師,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

李璇連忙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遍,「鍾先生,希望你們在日常中也能教育一下孩子。」

鍾天波一臉理所當然,「我的女兒沒有說錯啊,她就是個野丫頭,說事實有錯?」

「勇於指出對方的缺點,我女兒的表現不錯啊,這一般人可做不到。」

「野丫頭,從小拋頭露面,能是什麼好東西?」

說著,他一臉笑意地輕撫小女孩的額頭,很是寵溺。

李璇一時語塞。

朵朵委屈得淚珠直打轉。

李清風大步邁進,劍眉一蹙,「誰說我女兒是野丫頭!?」

話落,教室門外,一對青年佳女並肩走了進來。

男子身材高挺,劍眉星目,氣宇非凡!

而那個年輕女子雖然戴着口罩,卻也是身材窈窕,眉眼如畫,一舉一動間彰顯不俗氣質。

教室里的孩子頓時投去羨慕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