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病嬌霸總的全能嬌妻
病嬌霸總的全能嬌妻 連載中

病嬌霸總的全能嬌妻

來源:外網 作者:黎笙沈休辭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黎笙沈休辭

名震四方的全能女戰神,一朝身死,重生為軟弱可欺受氣包!前有渣爹,後有渣未婚夫攬着白蓮當眾悔婚!  她聲名狼藉,備受欺凌。  重生而來的黎笙不慌不忙,頂着個廢物頭銜一路開掛,據說她什麼也不會,結果——  無人超越的賽車之神是她,醫術超絕的神醫是她,名動梨園的戲台花旦是她,頂級黑客是她,征服無數強者的戰神大佬還是她!  黎笙只想復個仇,虐個渣,誰知某病嬌體弱太子爺,對她一親二抱三撲倒!  看在他命短可憐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收了他。  可後來的黎笙才發現,這男人身份同樣不簡單!隨便掉的一個馬甲就是讓人望塵莫及的超級大佬!  至於傳說中的短命?呸,分明就是禍害遺千年!展開

《病嬌霸總的全能嬌妻》章節試讀:

黎笙回到黎家別墅的時候,發現裏面格外熱鬧。

檢查完並沒有大礙的江楚楚比她早一步回到了家,此時正在黎佑昌及黎錦陽的陪同下用晚餐。

她還沒進去,就聽裏面傳來黎佑昌關切的聲音:「楚楚,來,你剛剛出院,喝點骨頭湯補補。」

江楚楚乖巧接過,笑容甜美:「謝謝爸爸。」

這種其樂融融的場景,在曾經的黎笙面前上演過無數回。

這裡明明是她的家,卻又好像不是。這裡明明有她的親人,卻又好像沒有。

黎笙深吸一口氣,將那不屬於她的失落情緒一一壓下,然後抬腳踏進了別墅里。

江楚楚眼尖,一眼瞥見黎笙的身影。

她眼眸一閃,衝著黎佑昌撒嬌道:「爸爸,我不過是扭傷個腳而已,醫生也說我沒有大礙了,您不必擔心。倒是阿黎的情況更嚴重些,她昨天還溺了水……」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黎佑昌就一肚子的氣。

「別提這個孽障,我沒有她這樣心術不正的女兒!要不是她下手歹毒,楚楚你也不會摔下樓梯!這樣的孽障還管她做什麼,死在外面最好!」

剛進門的黎笙腳步一頓,心臟如遭鈍擊。

她明顯能夠感覺到,屬於原主那殘存的幾縷意識,在聽到這話時,發出了一聲悲鳴――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就連血脈相連的至親也恨不得她去死?

悲鳴過後,這縷意識消弭無蹤,徹底散盡。

黎笙輕輕一嘆,有些心疼地低語:「傻瓜,你沒錯,是他們不配。」

別墅里,傭人在看見臉色發白的黎笙時,突然揚聲喊道:「呀,五小姐回來啦?」

黎家原本只有三子一女,黎笙排老四,但因江楚楚來了之後,她就變成了黎家五小姐。

傭人這一喊,黎佑昌也聽見了,他將筷子拍在桌上,轉過頭怒道:「混賬東西,回來了也不知道打個招呼,喊人都不會了?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哦。」平復心情的黎笙彈了彈身上不存在的灰,慢悠悠道:「沒有。」

原本這具身體殘存的幾分父女情分,也因為他剛剛的那一番話而消失殆盡。

這樣的爹,她黎笙可高攀不起。

兩個字,差點沒把黎佑昌鼻子氣歪!

「逆女!連我這個父親你都敢衝撞,還有什麼是你不敢做的?」

「那可多了呢。」黎笙轉過頭去,黑白分明的眼眸定定看向黎佑昌,她嘴角一勾,譏誚道:「至少我做不到眼盲心瞎,是非不辨。」

「混賬!」

黎佑昌哪裡聽不出來黎笙的明嘲暗諷?他猛地站起身,怒道:「好,好,你是翅膀硬了膽子也大了,竟敢跟我公然叫板!可別忘了,我是你爹!我有足夠的資格教訓你!」

說完,黎佑昌衝著邊上的傭人吼道:「去把我的鞭子拿來!」

傭人用跑的速度,很快,一個木盒被遞了過來。

盒子打開,裏面是烏黑髮亮的長鞭,上面還掛着尖銳的倒刺。

就是這條鞭子,在曾經的黎笙被江楚楚冤枉偷了別人東西時,黎佑昌不容分說,將她打到足足一個月無法行走!

那一個月里,每個夜晚小姑娘都在哭,哭到最後心灰意冷,對這親情徹底失望。

即便小姑娘已經香消玉殞,意識散盡,可在看見這條鞭子時,身體里殘留的本能反應,依舊泛起惶恐和委屈。

黎佑昌將鞭子重重一甩,打在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響,他看着黎笙,怒目而視:「逆女,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要麼跪下認錯,要麼我打到讓你長記性為止!」

江楚楚可還記恨着在醫院裏被黎笙打的那一巴掌呢,眼見黎佑昌請了家法,她心底得意,面上卻一派焦急地勸道:

「爸爸別生氣,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昨晚我不小心摔下樓梯,導致阿黎生日沒過好還溺了水,她也不會因為心情不好而頂撞您。」

這番話說得漂亮,既彰顯了自己的善良,又讓所有人替她打抱不平。

果然,黎佑昌心疼地摸了摸江楚楚的頭,說道:「你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放心,有爸爸在,今天爸爸一定給你討還個公道!」

公道?

聽見這句話的黎笙輕輕笑了:「公道就是不分青紅皂白,不問緣由,直接定義我是罪人,然後動用武力給我屈打成招?那你要是錯怪我了呢,又拿什麼來補償我?」

這句話,她是替溺水而死的小姑娘問的――

你要是錯怪我了呢,又拿什麼來補償我?

鮮活的生命終止於昨夜,誰又能補償?

這句話很輕,卻猶有千鈞重。

黎佑昌一時頓住,從前的黎笙幾乎不開口說話,透明的像是個隱形人。像現在這樣字字珠璣,問得他啞口無言還是頭一遭。

這時,黎錦陽忍不下去了,哼聲道:「當時在樓梯上,只有你和楚楚兩個人,不是你推的還能是楚楚自己掉下去的不成?」

一聽這話,黎佑昌的火氣又上來了:「逆女,你給我跪下!」

他揮舞着鞭子,大步朝着黎笙靠近。

黎笙眼睛都不曾眨一下,面無表情道:「來,我就站在這裡,你打,最好往死里打。」

她黎笙的父親,是古都戰神,是頂天立地的英雄,是保家護國的忠魂!絕非眼前這個是非不分,豬油蒙心的偏心渣爹!

他、不、配!

被黎笙這一激怒,黎佑昌的鞭子眼看就要揮下去。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一道清冽低沉的嗓音,這嗓音磁性悅耳,卻透透濃濃邪佞――

「威風八面的黎先生正在教訓女兒,看樣子……是我來得不巧啊。」

所有人循聲回頭。

只見大門處,一道修長的身影逆光而來。來人緩緩走近,那稜角分明的臉龐俊美似妖,一雙灼灼桃花眼似笑非笑,一眼望去,傾倒眾生。

黎佑昌怔住,磕磕巴巴道:「五、五爺?」

《病嬌霸總的全能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