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連載中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來源:google 作者:恩格貝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時韞 沈穗 現代言情

[溫柔明媚音樂少女Vs偏執霸總]少年曾經有個皎月在心底,他默默的等待她長大,最後小月亮成了他的救贖……在沒遇到周時韞前,沈穗的生活一直都是按部就班遇到周時韞後,沈穗從對他的剛開始的厭惡到喜歡……小劇場沈穗正坐在沙發前吃巧克力,兩個小傢伙看見了硬要她喂,周時韞回來後看到她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委屈巴巴的抱着沈穗周:「穗穗,我也要吃」沈:「給你」周:「喂我」沈穗給他餵了一塊,看他笑的一臉滿足,忍不住親了他一下沈穗笑着看他,軟聲道:「周先生,好甜啊」周時韞眸色一暗,摟着她,低啞道:「什麼好甜,嗯?」沈:「周先生最甜了」展開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章節試讀:

「乖,跟我回去。」

周時韞長臂一撈,把她橫抱起來,輕蹭她微涼的臉頰,把她抱上車,「以前是不想讓你出去拋頭露面,從現在起,你連別墅的門都別想踏出去一步。」

「你總是不乖。」

周時韞溫柔的吻着她的唇角,呼吸間全是他y迫的氣息,她從未有過像現在這樣排斥他的親近。

她下意識的側臉,他的吻便落在她的g間,沈穗顫着眸子說道:「你憑什麼關着我。」

「我是你的丈夫,是你現在唯一能依靠的人。」

「可我現在和你養的寵物有什麼區別。」

沈穗向來性子溫和,在遇到周時韞後,性子愈發的乖順。

然而周時韞才會處處制約她,限制她的自由。

她也是第一次說這麼重的話,有些緊張,心跳砰砰跳的很快。

她抓着胸前的衣襟,口不擇言道,「我或許連情婦都不如,情婦至少還有自由。」

「情婦,寵物」周時韞語氣玩味,細細的咀嚼這兩個詞。

他無奈的撫摸她的臉頰,「穗穗,你怎麼能把自己和情婦和寵物比呢。」

周時韞墨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薄唇微勾,聲音有些涼薄,「寵物和情婦至少會哄我開心,穗穗只會和我鬧脾氣以外,還會幹什麼。」

兩人已經到了別墅,周時韞下車把她抱入懷中,也不管薛姨滿臉㤞異的神色。

周時韞幾步上了樓,推開卧室的門,關門把人抵在門上,薄唇壓下。

周時韞不滿的掐她腰間軟肉,沈穗疼的痛呼出聲,細膩的吻着她的嬌嫩的唇瓣,然後更深入的探索。

此時沈穗臉色蒼白,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冷,瘦弱的身體微微抖動,看起來極為j弱。

「穗穗,平時再怎麼鬧我都縱着你,但是今天我很生氣。」

周時韞把她攔腰抱到床上,手抓着她的兩隻手腕y制不能動彈。

「穗穗,本來我以為你會乖乖的,打算不用在你身上了。」

「既然你不乖,那就只能懲罰你一下。」

沈穗被y制住,掙脫不開,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眼睛紅紅的,縮在床角,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她聲音哽咽,軟聲道,「周先生,我錯了。」

「既然害怕當初又何必惹我生氣呢。」

周時韞勾唇,慢慢的脫下外套,接着解開襯衫扣子。

「時韞……」周時韞這個樣子讓她害怕,她無措的搖頭,如小獸一般嗚咽着。

長時間,周時韞都是披着溫和柔軟的外表去z有她,b迫她,這是她一直在心底揮之不去的陰影。

「周先生,求求你不要這樣。」內心不好的回憶浮現,沈穗瞳孔渙散。

在周時韞欺身而下時,她慌慌張張的往床下跑去,卻被他一把抓住她手腕。

「又想逃?」

周時韞聲音在背後響起,臉上溫潤也褪去,聲音低啞覆上一層薄冰。

他寬大的手掌握着她的手腕,稍微用力一拉,沈穗便被扯了回來。

「穗穗,你真是讓我很失望」他把她擁入懷中,指腹狠狠碾y過她嬌嫩的唇瓣,帶着怒意狠狠的吻了上去。

霸道q勢的讓她喘不過氣,周時韞肆意吻着她,而後是進一步的探索。

「乖,主動點。」

周時韞半躺在床上,眸子微眯。

周時韞不是第一次對沈穗這樣了,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對過她很多次。

她神色迷茫,白皙的小手慢慢撫上他的xiong膛。

儘管已經做過很多次了,但每次還是有羞澀的感覺。

熟悉的場景在眼前浮現。

「穗穗乖,以後就呆在我身邊。」

「穗穗,以後要什麼都可以給你。」

「穗穗……」

淚水不知何時從眼角滑落,滴落在他的xion膛。

周時韞無奈的摸了摸她的臉,聲音染上一絲情y,翻身把她y在身下,「穗穗怎麼哭了。」

他憐愛的x允她的耳垂,聲色有些低啞。

密密麻麻的吻順着向下蔓延……

沈穗向來受不住他的t逗,兩頰立馬布上紅霞。

周時韞最喜歡她這個樣子,每當這時候她總愛緊緊抱住他,這讓他感覺到她的依賴。

這樣的她讓他y罷不能,怎麼可能允許她離開他。

想起最近對她的縱容,這次他一定得好好懲罰她。

沈穗一向體力很差,被折騰了幾個來回,她無力的躺在他的懷裡,氣喘吁吁的,整個人軟成一灘水,卷翹的睫毛還掛着淚珠。

周時韞輕撫着她的墨發,在她耳邊柔聲問道:「穗穗知道錯了嗎?」

「知道了,我以後會呆在你身邊」直到你厭煩,放我離開為止。

「乖,不要再逃跑了。」

他修長的指尖撫摸她的後背,靠在她的耳邊纏綿悱惻,喃喃道「我會讓你永遠留在我身邊,只能是我一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