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你好蘇啊
病嬌你好蘇啊 連載中

病嬌你好蘇啊

來源:google 作者:海上玻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景諳 現代言情 肖鶴濃

景諳作為肖鶴濃心尖尖上的寶貝,他千算萬算也沒有料想到竟然會被她三振出局……救贖and反救贖刀刀虐戀更健康展開

《病嬌你好蘇啊》章節試讀:

她按了兩下門鈴,門裡邊卻沒什麼動靜。

她脫下了手上的桑蠶絲雙面綉手套,在大衣口袋裡摸出了手機,按着電話單里置頂聯繫人撥了過去。

只聽見門裡一串「鈴鈴鈴」。

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還有一個成熟男性的聲音:「姐,你回來了。」

她耳朵開始嗡鳴,後退了一步,站在離門稍遠的地方,冷眼看向燈光泄出後,倚着門環胸的蘇桐。

幾年不見,少年時的青澀完全褪去,五官輪廓深邃鋒利,稜角分明,一雙利眸里泛起柔柔的漣漪,像是夜空里皎潔的上弦月,溫溫柔柔、清清冷冷的盯着你,像是把你裝進了心底。

洋墨水果然沒白喝,她心裏感慨,蘇桐比以前更能裝了,城府也深不可測。

「濃濃,怎麼不進來?」母上大人聲音從廚房裡穿堂而來,「你蘇叔叔知道你今天回來,早起買了菜,做了你最愛吃的清蒸鱸魚,你今天可要嘗嘗。」

蘇桐挑了挑眉,比了個口型:「姐姐,你怕了。」

肖鶴濃冷笑一聲,越過蘇桐進了室內。

蘇桐接過她胳膊上的小包放在置物架上,回到客廳坐在了她旁邊的沙發上,拋起一個蘋果問她:「吃蘋果嗎?」

肖鶴濃定定看着他,沒有接話。

蘇桐自顧自開始削起蘋果,蘋果皮連成長長的一條線垂落在飯桌上。

電視里正播放着娛樂花邊新聞,蘇桐帶着口罩安檢的側身像出現在主持人背後的新聞版面上。

肖鶴濃嗤笑了一聲:「你能注意一下嗎,下次擦一下尾巴,別這麼招搖,家裡丟不起這個臉面。」

蘇桐把手裡削好的蘋果切成小塊盛到了果盤裡碼好,盤子旁邊擺了一個水果叉,殷勤的有些賢良淑德乖巧模樣:「姐姐,娛樂新聞你也知道,都是些捕風捉影的緋聞,你何必在意?」

「家裡名聲都讓你敗壞了。」

「咱們這樣的家庭名聲早就玩完了,你既不想戀愛,又不想結婚,身外之物有那麼重要麼?」

肖鶴濃見說服不了這個心思九曲十八彎、花花腸子滿腹的繼弟,就不再言語了。

正巧,肖母和蘇叔叔把菜裝好盤準備端出來,她順勢起身去廚房幫忙。

飯桌上,蘇叔叔詢問着她的近況,她老老實實地一一回答。

然後,話題走向逐漸轉移到她的感情生活。

「濃濃,咱們這樣的家庭已經足夠富裕,也不指望着你一個女孩子來辛苦養家。我和你媽媽已經商量好了,公司股份你和小桐都有份額,你出嫁時會依照公司章程轉讓給你,你媽媽還在前灘還給你準備好了婚房。就是想先了解下,你是怎麼想的?」

蘇叔叔拋出的這個問題,肖鶴濃有些滯澀,沉默良久。

這個諾大的客廳里,氣氛漸漸有些凝固。

她額上起了一頭薄汗,抬頭望向蘇叔叔的眼睛,耐着性子回答:「我暫時不想結婚。」

蘇叔叔嘆了口氣:「濃濃,雖然你沒和我們說過,但我們卻知道你是在這段感情中受過傷,分了吧,你們不合適。」

何止受傷,簡直是粉身碎骨,她陷在這段感情中無法脫身,在骯髒發臭的泥濘中苦苦掙扎,不得解脫反而越陷越深。她知道及時止損的道理,可是就是做不到。

求愛者眾多,但是都不及身邊的男友,情人眼裡出西施,但到她這,是地里挑肥,又臭又腥。

肖鶴濃少說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

亞麻色的大、波、浪垂落在胸前,白皙的皮膚上是一汪秋水般清澈迷人,含着盈盈秋波的桃花眼,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動人,風情萬種,正是應了老話:一家有女百家求。

在年紀相仿的女孩兒里,肖鶴濃無疑是最亮眼的那個,勾魂攝魄又讓人刻骨銘心。

「濃濃,叔叔有個朋友,他兒子跟你一般大,家境不錯,人也是極厲害的人物,沒有依賴家族資源,自己創業做到了業內頂尖水平,那天我和老友聚會,正巧聊到了這兒,兒子出息有主見,就是兒媳婦沒有着落。」

「讓我回來問問你的意思,看能不能加個聯繫方式。年輕人么,就算沒有看對眼,多個朋友也是不錯的。」

雖然她對這位滿腹才華的朋友沒什麼興趣,但長輩的關愛和維護,她不好意思直接回絕。

肖鶴濃夾了一筷子菜放進碗里,敷衍應了一聲:「好。」

肖母見女兒鬆口讓步,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始打圓場:「先吃飯,菜快涼了。」

飯畢,肖鶴濃起身準備回到樓上。

被介紹對象這件事她原本沒有放在心上,平常都婉拒了,剛才也只不過是順水推舟,搪塞過去,沒想到她一動身,就被肖母拉過去盯着加了那人的聯繫方式。

肖鶴濃有些無奈,加就加吧,興許對面人還不樂意呢。

過了很久,微信都沒有添加成功的提醒。

她卸了妝,在浴池裡泡了美美的一個澡,準備收拾就寢。

這時,「叮」得一聲,微信添加成功了。

她拿起手機一看,聊天界面顯示「對方正在輸入中」。

她等了一會兒,提示沒有了,頂上有一行字。

「您是?」

「我是蘇叔叔的女兒,Nora.」

景諳看着手機屏幕樂了,這女人真有意思。

他決定入鄉隨俗:「我是你蘇叔叔朋友的兒子,你可以叫我Jerome.」

「好。」肖鶴濃回復完,就暗滅了屏幕。

她帶好眼罩,調整好枕頭高度,點好了床頭柜上安神的熏香,陷入夢鄉。

景諳看着這敷衍至極的回復,回了個ok的手勢,翻看起了這個女人的朋友圈。

Sci,醫學會論壇的轉發,嗯......高知分子,有可能是個獃頭獃腦,醉心於學術的老學究。

景諳打了個哈欠,無趣的退出了女人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