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病嬌師兄,小師妹是朵黑心蓮
病嬌師兄,小師妹是朵黑心蓮 連載中

病嬌師兄,小師妹是朵黑心蓮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萌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隻萌崽 古代言情 金明蕊

【甜寵+鎮妖+小白文】小惡魔她太逆天,打不過只能拉攏,什麼「乳釀魚」「雞髓筍」「糖蒸酥酪,統統給我上小丫頭片子,糖衣炮彈,砸也要把你砸死!!!展開

《病嬌師兄,小師妹是朵黑心蓮》章節試讀:

「一人抱一個。」

時間緊迫,為了趕去抓住蛇妖,二人一人抱着一個萌娃往前走。

好在兩個小孩都只有三四歲,抱着他們趕路並不費多大力氣。

傀儡機械速度極快,二人幾乎是貼地飛行。

蛇洞里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二人前行全靠傀儡機械身上的追蹤符牽引。

洞內越來越陰冷,水流聲越來越清晰。

傀儡機械到了一處洞口停了下來,二人停下腳步,用神識查看,發現這裡是一處地下溶洞,洞內有一水潭深不見底,溶洞上掛滿了雪白的鐘乳石。

那蛇怪剛才被金明蕊燒傷,此時正泡在水潭中療傷。

金明蕊是火靈,這裡水汽太重,對自己十分不利,因此只能將重任交給白灼。

白灼將懷裡的小孩交給金明蕊,準備下去看看情況。

金明蕊看着兩個小孩,白灼遮掩住全身的氣息,順着崖壁溜了下去。

白灼一下去,就聞到了一股烤焦的蛇肉味,這丫頭有兩下子,如果下手再重些,這蛇怪八成要完蛋。

白灼掏出符咒,準備設下陣法,先把它困住,免得再逃跑。

那蛇怪警惕性卻極高,再加上這裡本來就是它的領地,現在雖然受傷嚴重,但稍有不慎就會引起它的注意。

白灼不敢有絲毫懈怠,操縱着手上的符咒,不敢泄露一絲靈氣,生怕被蛇怪發現。

兩個小孩在黑暗不敢出聲,緊緊抓住金明蕊的衣服,縮在黑暗中唯一溫暖的地方。

偏偏這個時候,倆小孩無意間撞掉了金明蕊頭上的花鈿。

只聽一聲刺耳的金屬撞擊的聲音。蛇怪扭過頭,看着金明蕊的方向。

慘!

「保護好妹妹。」金明蕊將小女孩推到男孩懷裡,跳出洞穴,製造出噪音吸引蛇怪的注意。

金明蕊看着身後即將追上自己的蛇怪,卻不敢施法,只能逃竄。她明白,只要自己身上的火系法術一出,火焰照亮溶洞,倆小孩還有白灼都會暴露。

蛇怪的速度極快,只聽到簌簌的風聲。

小男孩抹了把眼淚,用細小的胳膊抱着妹妹的身體,又擔心妹妹哭出聲,用手捂着妹妹的嘴巴。

白灼察覺到異樣加快速度布置法陣,金明蕊在黑暗的洞穴里四處躲藏。

該死!

金明蕊拔下頭上的髮釵當作暗器,扔向蛇怪,蛇怪的鱗片異常堅硬,金釵太軟,打在蛇怪身上就像是撓痒痒。

見蛇怪對自己投擲的髮釵不怎麼抵抗,金明蕊拔下頭上點綴的珍珠淬鍊上煉獄中的火毒,夾雜在髮釵中扔向蛇怪。

蛇怪還以為是軟趴趴的金釵,擋也沒擋就想硬抗。

淬過毒火的珍珠砸在蛇怪身上,猶如子彈一般貫穿了蛇怪的身體。

金明蕊不敢讓地獄火毒散落人間,拋出去後,立刻收了回來,毒珍珠再次貫穿蛇怪的身體。

蛇怪痛苦的翻湧,掙扎的身軀撞在溶洞中,大片的鐘乳石被蛇怪撞斷砸在地上。

蛇怪吃痛,正要鑽進水潭逃走,無數金光亮起。

白灼的法陣建成,他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中,掌心金光大作。

看到白灼法陣完成,金明蕊也不用再隱藏,操縱着白色火焰從四面八方吞湧向蛇怪,察覺不對的蛇怪妄想逃脫,猛烈撞擊水潭上的陣法。

眼看蛇怪就要被消滅,水潭底下不知藏了什麼寶貝,突然發出一道藍光衝破了白灼法陣,蛇怪乘機潛入潭底。

金明蕊自然不甘心它就這麼逃走,收起火焰鑽入水中,跟着蛇怪潛了進去。

「你幹什麼!找死啊!」一個火靈,竟然一頭扎進水譚,不要命啦!白灼想拽住金明蕊,可她已經潛入譚中不見蹤影。

白灼本想下去查看,可這邊還有兩個小娃娃,若留在這兒肯定有危險。白灼無可奈何,只好帶着兩個孩子在水潭邊等。

潭水下方寒冷刺骨,數個暗流交錯,蛇怪通過暗河到處流竄。

好在蛇怪中了煉獄火毒,金明蕊感知着火毒的方位追擊蛇怪。

身為火靈,金明蕊自然知道水下交戰對自己百般不利,可她隱隱有種感覺,小毛團的生命正在流逝。

蛇怪看着身後追來的少女,黃色的眼睛露出殺氣。

蛇怪順着暗流進入地下暗河的深處,巨大的裂縫,安靜的令人窒息。

「聖女,救救我。」蛇怪化成半人半妖的樣子,匍匐在黑袍女子的腳下,黑袍女子在水中活動自如,指尖閃爍的點點藍光,慢慢收入掌中。

黑袍女人飄動的髮絲遮住猶如寒潭般的雙眸,「成不了氣候的東西。」

要不是自己現在身體虛弱,只剩下一半縷元神,斷不會用一個廢物為自己所用。

黑袍女人是半縷殞神的元神,她是靠着吸收人類的魂魄支撐到現在。

「下去吧。」黑袍女人冰冷的聲音,讓蛇怪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蛇怪扭動着身體鑽進一旁的岩洞。

黑袍女人看着追過來的身影,看着一旁被自己囚禁的小獸,摸着手裡的藍寶石,小獸身上的靈力被抽干,一絲一絲的進入黑袍女人的體內。

「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要找我的主人。」

眼前的小獸就是小毛團,此時因為身在水下,它髒兮兮的身體被沖洗乾淨,顯露出碧水色的雙角和魚鱗皮。

「我的主人只有我一個人陪她,如果我死了,她會傷心的。」小毛團越想越傷心,黑袍女人看這小東西快死了還想着主人,覺得它蠢。

「難道你受傷了,你的主人難道不會傷心嗎?」

黑袍女人停了一下,想到拋棄自己的男人,冷聲道,「那個男人早就把我遺棄了。」

小毛團不懂遺棄是什麼意思,在她的眼中,主人永遠是最好的。

「你這裡好冷。」小毛團用自己的爪子抱住黑袍女人的手給她取暖,這小傢伙天性善良,雖然生活在煉獄,卻一直被金明蕊保護的很好。

黑袍女人看着面前的小獸,它的眼睛清澈,稚嫩,那股善良就這樣毫無遮掩的展現在自己面前,哪怕自己已經將它折磨的幾度昏厥。

「等我長大了,一定要找個好地方,把你接過去,照顧你一輩子。」

見黑袍女人不說話,小毛球睜着碧水色的眼睛看着她問,「你冷嗎?」

黑袍女人掐住小獸的脖子,眼前的小東西可能只是博取自己的同情心。

眼看小獸快要死在自己手上,黑袍女人慌了,它是要死了嗎?

金明蕊緊接着跟了過來。

黑袍女人看着金明蕊,把手裡的小獸藏在衣服下面,饒有興趣的站起身看着她。

她是誰?金明蕊看着她胸前掛着的藍色寶石,難道剛才讓蛇怪逃脫的藍光就是她弄出來的,如果是這樣,一會兒切不可戀戰,抓緊機會趕緊溜走。

「能追到這兒來,說明你不簡單。」

「姐姐,我並非有意打擾,只是為了尋找摯友,它是一個小毛團,找到它我即刻就走。」

一個戾氣這麼重的惡鬼,居然是這小傢伙的主人。

黑袍女人領出一個半死不活的小獸,小獸被黑袍女人掐着脖子,彷彿下一秒就會掐斷。

是小毛團。

金明蕊調動體內的靈力,隨時做好攻擊的準備,她可不指望眼前的女人大發慈悲。

「它快死了,你要它有什麼用,不如放在這裡當我的玩具。」

眼看女人就要掐死小毛球,金明蕊手中的火焰順着水流燒向女人。

沒錯,金明蕊的火焰是靈氣凝結,法術強橫到在水下依然可以燃燒,只是沒有地面上的威力。

火焰燒的周邊滾燙,一旁的魚蝦瞬間被煮熟。

黑袍女人手中的藍色寶石形成一層保護罩隔絕了金明蕊的火焰。

金明蕊發現,火焰燃燒加熱了湖水,熱的湖水向上翻湧,冷水下沉,形成的環流,攪動着周邊的一切。

「你這麼做不過是白費力氣。」黑袍女人說著,不屑的看向金明蕊。

金明蕊操縱火焰,攪動着湖水形成漩渦。

靈氣凝結的火焰像是不要錢似的瘋狂燃燒,火焰在岩石上燃燒,岩石在火焰和冷水的衝擊下開始碎裂。

紫色的火焰吞噬着黑袍女人的保護層,遮掩了她的視線。

水下的風暴即將形成,金明蕊黑色的頭髮在水與火的交織中飛舞,紅色的眸子帶着視死如歸的氣勢。

翻騰的水流在金明蕊的控制下瘋狂旋轉,周邊的巨石破碎,大塊大塊的開始剝落。

保護層內,黑袍女人看着自己因為運用靈力而破碎的身體,苦笑了一聲,一個火靈能在水下做到這個程度,死在她手下也不虧。

「主人。」小毛團的生命正在流逝,它還分不清什麼是生,什麼是死,只看到不遠處有個火紅的身影,踏水而來。

黑袍女人冰冷的手指摸了摸它嫩芽似的小角,「看在你我都是水系靈獸的份上,我將這件寶物送給你。」

黑袍女人取了小毛團的一點精血注入藍寶石。

層層火焰燒透了保護層,巨大的水流瞬間湧入保護層,衝擊着黑袍女人的身體,她的身體此刻像是用玻璃脆片拼接的,在水流的作用下流散。

金明蕊起身過去搶奪小毛球,黑袍女人手裡的藍寶石發出刺眼的光。

金明蕊覺得眼睛一陣刺痛,慌亂之中抓住小毛團的身體,但在巨大的水流將水底攪的天翻地覆,金明蕊抱着小毛團,將它緊緊的護在懷裡,任憑水流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