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病嬌小魔王靠貼貼來續命
病嬌小魔王靠貼貼來續命 連載中

病嬌小魔王靠貼貼來續命

來源:google 作者:蕉上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姚子衿 邢君野

【病嬌/偏執/妖孽王】【雙潔/甜/甜/甜/不甜不要錢】姚子衿穿書了穿來的第一天,那個病嬌妖孽王正趴在她的身上嗷嗷吐血,眼見着要一命嗚呼的時候,她救了他嗯,不發病的滋味實在是太舒服了上頭上頭,不能讓她跑了是以,這病/妖/王直接將人給圈養在了府里憨批姚子衿的生活日常:吃飯、睡覺、氣王爺、妖孽王爺的生活日常:吃藥、受氣、睡子衿、有一天被睡惱了的小子衿不幹了!這個見色起意的膚淺小色魔,只看到她誘人的皮囊,居然看不見她有趣的靈魂!哼,不幹了,說什麼也不幹了!!【簡介無能,恭請諸位小主移步正文噠,么么~】展開

《病嬌小魔王靠貼貼來續命》章節試讀:

想到這兒她又心軟了。

「沒有,我沒有不願意照顧你,既然你要,我給你就是了,只是你不要嫌棄我照顧的不好就是...」

他趴在床沿邊上,這個姿勢,她看不見他笑。

計謀得逞的那種笑。。。

「嗯、」

他輕輕的嗯了一聲,而後就很自然的將腦袋枕到了她的腿上去,手臂也很順勢的圈上了她的腰肢、、、

嗯。

是細。

又軟。

比他想像的滋味要好些。。

她好暖。

比熾熱的炭火。

比冬日的驕陽。

比滾燙的熱水。

都要暖。。

他貪婪的抱着。

邢君野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不用喝葯就能感覺到溫暖。

「可葯不能不喝,馬上中午了,我讓子林再去煎一些,怎麼樣?」

他身子動了動,將臉埋在她的肚子處,悶悶開口:「不想喝、」

有了嬌香軟嫩的她,他真的不想喝葯了。

好苦。

好難喝。

真的是一口都不想再喝。

他怪會鬧脾氣的,怪不得那府醫會說王爺喝葯其實需要哄。

「那我也不能成天到晚就這樣給你抱着吧、」

他眉頭一蹙,看着她,語氣很是焦急:「不給我抱我就砍了你!」

「好好好,給你抱給你抱就是。」

「只是王爺,咱不能一天到晚都擱這兒躺着吧,王爺,難道您不想出去走走嗎?」

是他不想走嗎?

呵。

實在是他扛不住屋外呼嘯的寒風。

有一年他也心有不甘,在冬日踏出了房門,他的腳踩在積雪之上,咯吱咯吱的細微聲響從腳底傳來,他當時怪高興的,雀躍至極,他以為自己與正常人一樣了。

可沒過多久寒毒就發作了,被抬回來的時候發了高熱,差點沒救回來。

那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後來,他就沒勇氣了。

他沉默着沒說話。

姚子衿瞧着他。

聲線溫潤如水。

「你牽着我,穿暖和些,咱出去走走,怎麼樣?」

他看着大開的房門,入目是院前那一片火紅的楓葉和各色深色灌木,朱漆的亭台閣樓,他靜耳傾聽,還能聽的見小渠的涓涓流水,以及水柱衝擊圓滑鵝卵石的細微聲響。

「好。」

「嗯,我給你穿衣服。」

姚子衿其實不太會穿這古代的衣服,看到她把扣子都系歪了,至此他才真的相信她是不會伺候人的,方才的那句沒經驗應該不假、

「這都不會,那你這一年多都在那邢沖身邊學些什麼啊?」

「插花啊,烹茶啊,還有琴棋書畫啦,他說你是王爺,身份尊貴,我被送來這王府之後不能跟您說不上話,所以要培養我的見識啊,提高我的眼界啊,可不是你想的那種**....」

說老實話,在聽到她說不是想的那種**之時,邢君野的心莫名寬了寬。

「哼...」

他輕輕的哼唧一聲,不說話。

但心裏是舒服了些的。

「好了,王爺,咱吃完再出去吧,咋樣?」

「嗯。」

邢君野牽着她的手,率先坐在了桌子邊上。

兩個人吃完了早膳,姚子衿滿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嗯,飽了。

屋外。。

霜霧雖已散,但太陽公公也不知道躲一片雲後面去了。

沒有陽光,寒風還在呼嘯着,瞧着陰霾的很。

他站在門口,門檻不高,但是他不敢抬腳走出去。

他將她的小手牢牢的牽在手心。

力道有點大。

都給她抓疼了。

姚子衿忍着疼沒說話。

須臾她率先走了出去,鼓勵他。

「沒事的,王爺,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着你,不讓你發病的。」

她說沒事的、

她說她不會讓自己發病的、

她說她會一直在身邊陪着自己的、

不知道為何,他看着她,莫名相信她、

「兩隻手都牽、」

他怕一隻手不夠。

「好。」

她抬起另外一隻手,在半空中以一種迎接他的姿態等着他將另外一隻手覆上來。

他的手掌其實極其的寬闊,手指也十分修長白皙,骨節分明,手界天花板,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冷了。

他牽着她的雙手,跨出房門。。

當他的雙腳結結實實的踩在地上之時,他莫名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上一次這麼冷的天出門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啊,他自嘲一笑,好像久遠的都不記得了啊....

這一幕,站在牆頭上面的飛鷹和飛舞看着,心都糾了起來。

飛鷹怕王爺出事,要過去勸。

飛舞一把把人扯住。

她盯着那方牽在一起的兩個人,搖了搖頭:「王爺好容易鼓起勇氣,不要打擾!」

「可是,若是寒毒發作的話?」

「這也是王爺的選擇!」

聽了這話,飛鷹也不動了。

他邢君野難道不知道走出這房門,或許沒有走上兩步路寒毒就會發作嗎?

但是他選擇出門。

說明他還願意嘗試。

這可不是出門,而是在捕捉希望、

台階上。

姚子衿看着自己的兩個爪子都被他緊緊的牽着,有些為難的開口:「王爺,咱這兩隻手都牽,怎麼走啊?」

他抿着唇,眼眸一轉又在耍心機。

「你攙着我,我靠你身上、」

這樣一來,接觸的面積就更大了。

可既然都已經給他鼓勵出門了,總不能再讓他回去。

「好。」

他的手臂幾乎是在她點頭的瞬間就圈上了她的腰肢兒,這速度快的讓姚子衿甚至都要懷疑他就在等着這一刻。

而後整個人順勢就半靠到了她的肩膀上去。

不僅如此,大掌還抓着她的手不撒手。

實在是她單弱了些,否則邢君野恨不能像個八爪魚似的纏到她的身上去。

畢竟寒毒發作的滋味實是太疼了。

若是願意,他願意用自己的所有換一個健健康康的身體。

庭院之內,深秋的寒風呼嘯着,將他寬闊的袖袍吹的獵獵作響。

可他並沒有發病。

「怎麼樣?還行吧?」

她怕他累着了,撿了最近的一處暖亭坐了下來。

問話的同時她瞧見他的眼睛裏面閃閃爍爍的都是不可置信的顫意,像是怎麼都不敢相信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