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主人的甜寵小女傭又香又甜
病嬌主人的甜寵小女傭又香又甜 連載中

病嬌主人的甜寵小女傭又香又甜

來源:google 作者:曲有誤,願聽者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小 現代言情 顧城

甜美可愛的蘿莉少女,因為失憶,誤入霸道總裁家工作小女傭覺得這個要靠輪椅的主人不行某主人把他抵在牆角,好好的告訴她,他到底行不行……小女傭美味可口,主人表示很上癮!第一次,她的一聲「老爺爺」,差點沒把他送走第二次,她的一聲dad,差點沒讓他吐血而亡展開

《病嬌主人的甜寵小女傭又香又甜》章節試讀:

一間房間的床上,躺着一個女子,女孩子閉着眼,安靜的如同一幅唯美的畫卷。

突然,女子睜開了眼睛,清澈的目光打量着四周。

這是一個有些簡單的房間,說是簡單,是因為沒有傢具,除了一張床,再也沒有別的。

「我在哪?我是誰?」女子自言自語的說,有些稚嫩的臉上一臉的迷茫

「哎呀,你醒了?」房間的門被推開,進來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微胖的身材,個子不高,一臉的慈祥。

「阿姨。」女子叫着進來的人,聲音柔柔弱弱的,像受到驚嚇的小兔子。

「是我家主人發現了你,並救了你。」女人來到床邊,邊伸手摸上女子的額頭邊說道。

「可是我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她的腦中一片空白,她是誰?叫什麼名字,她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醫生說你腦袋受到了創傷,會有失憶的可能,還說機緣巧合下也是有可能恢復的。」

「失憶?」她失憶了?這不是只有電視劇里才有的嗎?

「是啊,不過你可以在這裡養好傷。」

「謝謝阿姨,請問這裡是哪裡?」好吧,既來之則安之。

她失憶了,她竟然失憶了,她從沒想過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這是海邊的房子里,我家主人在海邊發現了你。」

「謝謝你們救了我。」

「小姑娘,你要是謝就謝我家主人吧。」

「你家主人?」

「就是這個房子的主人,我只是這裡打掃的。」

「那我去謝謝他。」

「不急不急,我家主人這會在忙着。」

「好的,他有空的時候,麻煩阿姨告訴我一下。」

「放心吧。不過你這小姑娘看着十幾歲的樣子,不會還是個未成年吧?」

「阿姨,雖然我都不記得了,但我絕對不是未成年的,可能是因為個子小吧。」

「不是個子小,是你這張臉怎麼看怎麼像個未成年的小姑娘。」這小丫頭長得倒是可愛,五官端正,眼神清澈,應該……

「阿姨,我可以暫時留在這裡嗎?我可以幫你們打掃衛生,我還會做很多事情。我只要有個住的地方,有飯吃,我不要工資的。」女子趕緊說道。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不知道自己是誰,可以去哪裡,只能先留在這裡,看能不能恢復記憶。

「這個嗎?我無法做主,不如等主人空了,你去謝主人的時候,問問主人。」

「好。」也不知道阿姨口中的主人是什麼人?但願是個好說話的人。

不過既然救了她,應該是個好心的人。

「我做了些吃的,我去拿過來。」

「謝謝阿姨。」

「小姑娘,你就叫我蘇姨吧。」要是她的小小還活着,也和小姑娘這般大了吧。

「蘇姨。」

「啊?」蘇姨從愣神中恢復了過來,走了出去。

女子從床上起來,腿能走,胳膊什麼都好好的,身上也沒有疼痛的地方,應該也沒有什麼地方受傷。

想來她應該是被淹暈了,被海水衝到岸邊,可任憑她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一點點。

不行,一定能想起來,女子閉着眼睛,讓自己想了再想。

後來還是蘇姨進來,女子才沒有再想下去,一頓飯菜下肚,女子頓時感覺精神十足。

「果然是年輕,要是我們這個年紀,怕是都去見閻王了。」蘇姨感慨。

當初主人在海邊發現這個小姑娘的時候,這小姑娘已經沒有氣息,卻是沒想到這小姑娘還能活過來,真是命大。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想來這小姑娘應該是個有福氣的人。

「蘇姨也很年輕,我剛見到蘇姨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叫錯了。」

「小姑娘真會說話。」

「我說的都是真的,蘇姨不信去問問別人。」

「好好好。」這小姑娘雖然能說會道,卻是不惹人討厭。要不就……「小姑娘,留在這裡,其實挺好的,我們這裡工資高,福利待遇好,關鍵是就伺候主人一個人,一點都不累。」蘇姨拉着女子的手說。

「那要是這就主人不同意我留下工作怎麼辦?」

「我覺得你一定能行。」

「???」

「我的意思是說,你這小姑娘看着就是勤快的人。」

「可不可以麻煩蘇姨幫我說說好話?」

「當然可以,放心吧,我絕對支持你。」

「謝謝蘇姨,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不如現在就去,正好主人這會沒事。」

「好。」

「可是你……」

蘇姨看着女子身上的衣服欲言又止。

「謝謝蘇姨的衣服。」

「我的意思是我的衣服你穿不合適,你先別去,等我一下。」

蘇姨說了這句話後,就風風火火的走了。

女子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除了有些胖外,看着挺好的啊。

不過,她是誰?她甚至連她自己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了。

這房間里也沒有個鏡子。

女子走出房間,在走廊里,就看到不遠處走的盡頭的一間房間,門口有三個大字「浴室」。

說不定哪裡有鏡子,女子有了過去。

鏡中的這是自己?難怪蘇姨懷疑自己未成年。

有些蒼白的的鵝蛋臉上嵌着一雙水汪汪的黑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挺挺的鼻子,粉粉的小嘴兒,黑色的長髮披在肩膀上。

這就是她?

不知怎的,對於自己她竟然也這麼陌生。

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恢復記憶。

女子皺着眉頭出了浴室,蘇姨也返了回來。

「快過來試試。」蘇姨叫着女子。

原來蘇姨給女子拿了套衣服回來,是一件白色的長裙子。

蘇姨讓女子換上,裙子的大小很適合女子。

「真好看,就像是畫中走出來的人兒。」蘇姨讚歎。

其實也不是蘇姨誇張,她自己也有這樣感覺。

剛才她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感覺好不真實,就像那不是她,而是被畫工人兒附身了一樣。

好吧,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真真假假的,她也分不清楚了。

「蘇姨,這衣服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女子問蘇姨。

這白色長裙真的很好看,穿着也很合身,可她總覺得這麼穿去,不像是去面試工作,而是……

「這麼漂亮,再合適不過了。」蘇姨拉着女子朝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