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兵王都市逍遙行
兵王都市逍遙行 連載中

兵王都市逍遙行

來源:google 作者:兵王都市逍遙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盈盈 林焱

身負血海深仇的少年被送往兵營,成長為特種兵王,當他執行任務之名回到成長的土地,將十八年前的黑幕全部揪出,暴露在陽光之下可是讓他意外的是此事牽扯出來的並不僅僅是當年的真相,真相背後的各種勢力也都浮出水面……展開

《兵王都市逍遙行》章節試讀:

酒吧里的音樂幾乎要震破人的耳膜,男男女女在這裡盡情的放縱着自己。在最角落裡,林焱手裡搖晃着酒杯,看着舞池裡那扭動着身體的男男女女們,眼睛裏是毫不掩飾的欣賞。

在特種兵訓練營八年的封閉訓練,他用血和汗水拿下了無數個第一,才獲得這次外出的機會。也只有他知道自己這八年來不惜透支生命的訓練究竟是為了什麼!

京華市,我林焱回來了!

一仰頭一杯酒下肚,火辣辣的感覺從胃裡蔓延開來。

「帥哥,想欲仙欲死嗎?跟我來呀!」一位穿着低胸弔帶、豹紋熱褲的美女端着酒杯坐到林焱旁邊的沙發上,她嫵媚的撩了撩發梢,朝着男人拋了個媚眼而,身體伏了過去,露出女人最鮮明的特徵。

「好!」一杯烈酒經喉嚨下肚,林焱抱着女人扔到了二樓的床上。

林焱的手在她的身上遊走着,女人埋在林焱身上的唇角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她飛快的從熱褲後掏出一把手槍,可是她快,林焱的動作更快,一個漂亮的翻身,他反扣着女人的胳膊,已經反手將她手裡的武器奪了過來,扔到門邊,另一隻手將她鉗制着,動彈不得。

「說,你是什麼人?誰派你來的?」林焱冷酷地問道,那陰冷的目光讓高露有些發怵。

看着林焱堅毅的臉龐,她真的相信如果自己再不說話林焱一定不會憐香惜玉的。

「我是高露,特種兵三連的,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女人抿着唇,說著。

林焱想了想,搖了搖頭。

「喂,林焱,八年來我的排名一直都在你後面啊,你第一,我第二!」高露一直可是驕傲的,冷不丁的被人忽視,俏臉微紅,胸口起伏,明顯的憋了氣。

這其實真的不怪林焱,自從八年前他棄掉從小學習的醫學,義無返顧的參加了特種兵的訓練以後,看的從來都是第一名的排位,跟學醫一樣,他絕對不當第二!

「你為什麼要殺我?」林焱懶得跟她糾纏,一字一字的問道。

高露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願意啊,上面說了這是對你最後的考驗!現在你可以放開我了吧!」

林焱冷冷的盯着對方,女人卸下偽裝,恢復高傲的眼神,不似撒謊。上面的人?哼,還真的以為自己出了那地方會回去嗎?

「你回去幫我告訴上面的人,如果真的不能信任我,就不要派我去。如果他們指定要我去就別弄這麼多動作,否則我真的不會保證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就將他們的人給弄死了!」

高露看着林焱那毫不掩飾的野心,懵懵的點了點頭。

走到門口,她才突然反應過來,眼眸里顯出一抹狡黠的光芒,她突然轉身,朗聲說道,「林焱,我看上你了。」

林焱強行被表白,怔了怔,不過很快就釋然了!他的身上背負着的是八年的惡夢,感情……他攥了攥拳頭,在八年前就已經與他無緣了!

坐在飛機上,俯瞰着城市的上空,林焱的心裏卻十分的不平靜,他執行任務的地方是京華市,沒有人知道那裡對他的意義!

八年前那一場大火彷彿是煞氣一般在他的記憶里久久不能退散,他最親近的人變成了森森白骨,而他也莫名的成了另外一人,改頭換面,那神秘人甚至連「他的屍體」都做了假,他原來的身份怕是成了一場夢。

父親、母親,兒子這一次回來一定要為你們報仇!哪怕是京華市的天,我也會將那天給扯下來,不管白晝還是黑暗!

「先生,您好,請問需要些什麼嗎?」

林焱猛然間回神,看到漂亮的空姐一臉的溫柔,旁邊坐的西裝男人卻是一臉的不耐煩,可想而知,她已經問了自己幾遍了。

「不好意思,給我杯紅酒!」林焱道。

空姐禮貌的將紅酒端給林焱,就在放到桌上的時候,旁邊的西裝男人故意的用胳膊撞了她一下,卻沒有想到角度失誤,紅酒灑在了自己昂貴的西裝上。

空姐覺得自己不可能會失誤,可事情已經發生,她慌亂的抽出紙巾幫男人擦掉污漬,「對不起,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的!」

「你知道我的衣服是什麼牌子嗎?你知道多少錢嗎?去,把你們機長叫來,我要好好地批評你!」中年男人悄悄地湊到夏盈盈耳邊,笑的油膩猥瑣,「如果你願意陪我一天,我就算了。」

「啊?先生,請您注意自己的言辭。」夏盈盈後退了一步,眼裡都是膽怯。

「哼,這衣服可不廉價,你必須賠!」

夏盈盈剛上班,哪裡有那麼多的存款啊,父母都在老家,弟弟還在念初中,每個月還指望着她的那點兒工資呢!

「明明是你自己灑了紅酒,惱羞成怒想要誣陷人家姑娘的嗎?」林焱突然說道。

林焱一出聲那中年男人更憤怒了,偏偏林焱就坐在他裏面,他說的話讓乘客們議論紛紛,眼見着輿論要偏向空姐,中年男人猛地起身,「你這個窮小子活得不耐煩了吧!你知道老子是誰嗎,敢管老子的事情?」

「反正你不是天王老子!你敢在這裡跟所有人保證這位空姐的失誤不是因為你動了手腳的緣故嗎?」林焱故意大聲說著,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飛機上有監控,問問安保人員不就知道了啊?」

「是啊是啊,可不能讓人家小姑娘被人給誣陷了!」

飛機上你一言我一語的,中年男人灰溜溜的借口去了衛生間,事情是怎麼樣的他心裏清楚,真調查起來他討不了好!不過,哼,那壞事兒的小子他記下了!等到了京華市他一定弄死他!

機艙里,夏盈盈感激的看着林焱,「大哥,謝謝你!」

「沒事,我不過就是說了實話。」

安慰了夏盈盈,林焱看着中年男人離開的背影,攥了攥拳頭。這人看上去睚眥必報,他不得不防啊!

「林焱哥!」一下飛機,夏盈盈鼓足勇氣,臉頰通紅終於喊出了那個他在飛機上已經記得爛熟的名字。

林焱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頭就看到夏盈盈一張期待的臉,她已經換上了日常的衣服,長發披肩,臉頰圓圓的看起來十分的清純可愛。

「你好,小姐!」林焱笑道。

「林焱哥,你剛剛幫助了我,就叫我盈盈吧!林焱哥,你是有急事嗎?」夏盈盈問道,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林焱。

「哦,我第一次來京華市,想趁天黑前去租個房子。」林焱笑了笑,事實上,他是迫不及待的想去他生活的地方看看,可那些過往是一團迷霧,他是萬萬不能說的。

「你可以先住我那裡!」夏盈盈道,「林焱哥,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我反正整天要飛來飛去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房租還是要照常付的,不如你先住那裡好了!林焱哥,我帶你過去看看啊!」

看着女子期待的臉龐,林焱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夏盈盈激動的拉住林焱的手,「太好了,林焱哥,走,我帶你去看看!」

夏盈盈租的房子是一套複式的單身公寓,上下兩層,每層都有單獨的廚衛和卧室,雖然地方不大卻十分整潔,林焱滿意的點了點頭。

見到他並不嫌棄自己的房間,夏盈盈才放下心來,笑的很燦爛,將鑰匙交給林焱,格外放心的朝他鞠了一躬,「林焱哥,那就拜託你幫我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