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連載中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方細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玉茗 孟承曄

傳言說昭榮貴妃囂張跋扈,連皇后都不放在眼裡,三更半夜更是大鬧皇貴妃的寢殿,簡直無法無天皇后:放眼裡?本宮是要被茶茶放在心裏的皇貴妃:本宮只是想和玉茗一起談談心而已,誰知道皇上居然想跟本宮搶人皇上:那是朕的寵妃!是朕的!傳言又說,昭榮貴妃喜歡折磨人,不是叫嬪妃親自下廚,就是叫嬪妃給她捶腿賢妃拔刀:來,傳言你再說一次!傳言瑟瑟發抖中……當能聽到別人心裏話的皇上搶人後再...展開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試讀:

  楊福含淚加班去孟承曄的庫房裡找那套點翠首飾去了。

  下午臨近傍晚的時間,楊福才找到一套合適的點翠頭面。

  孟承曄庫房裡東西多,點翠首飾雖然難得卻也有好幾件。

  太華麗的不行,太樸素的也不行,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一套合適的。

  這邊姜玉茗正在跟白選侍聊天,白選侍看起來有些膽小,說話也都細聲細氣的。

  姜玉茗都不敢大聲說話,生怕嚇着了這跟兔子一樣的人兒。

  「小主,楊公公來了。」繪竹在門口輕聲提醒。

  姜玉茗還沒反應過來,白選侍就已經起身:「姐姐…那臣妾就先回去了。」

  姜玉茗起身把白選侍送出去,才迎了楊福進來。

  「姜小主,這是皇上特地吩咐咱家送來的,請小主過目。」

  楊福打了個千,笑呵呵的說道。

  姜玉茗頗為驚訝。

  她還沒侍寢就得了賞賜,只怕後宮有的是要眼紅的人了。

  送了完了東西楊福就回去了。

  姜玉茗看着那一套點翠首飾有些哭笑不得。

  這一手仇恨招的,妥妥拉滿。

  路上,楊福掂量着手裡分量十足的荷包,腳下生風的回了乾元殿。

  哎呦,怪不得那小兔崽子求着要去姜小主底下,這才去一趟就抵得過他一個月的月俸了。

  我現在跳槽還來得及嗎?

  姜玉茗這邊剛把點翠首飾收進妝奩里,那邊就通傳林貴人和張常在來了。

  「妹妹,我可來的不是時候?」

  林貴人一進來就毫不客氣的坐在了主位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姜玉茗欲言又止,那茶是白選侍喝着的,還沒來得及換。

  「瞧妹妹還心疼起這茶來了,這茶也不見得有多難得,妹妹何苦心疼。」

  林貴人拿帕子印了印唇邊的水漬。

  張常在一言不發的坐在一旁。

  「沒有,姐姐哪裡的話,不過兩口茶,還能缺了姐姐的不成。」姜玉茗笑着回到。

  也不曉得白選侍剛剛有沒有把茶吐回去。

  林貴人是林尚書的女兒。

  依着家世林貴人得了新人里最高的一個位分,這會子正春風得意呢。

  張常在與林貴人在閨中關係就頗好,一同入了宮怕也是互相依靠的。

  說起來原主也有個閨中密友,還是溫丞相家的嫡女。

  兩人在一次廟會上偶然認識,便一直書信往來,這事兒倒是鮮少有人知道。

  溫丞相家的女兒這次沒參加選秀,否則後宮定有她的一席之地。

  書信上說是溫嫻有了心悅之人。

  為了心愛的人,溫嫻自然是不願進宮的。

  溫丞相老來得女,對這個小女兒疼愛的緊。

  上了好幾道摺子陳情才免了溫嫻入宮選秀的事兒。

  溫嫻的原話是「我斷不願污了名聲再許李郎,我要去,便要乾乾淨淨的去許他」。

  當時姜玉茗挺驚訝,畢竟在這個皇權至上的世界,有不少秀女進宮哪怕落選了,回去也能得個好名聲。

  而溫嫻卻認為選秀是在玷污她的名聲,嗯,身為一個古代人能有這樣的覺悟,姜玉茗是佩服的。

  「妹妹?妹妹?」

  林貴人叫了好幾聲,姜玉茗才反應過來。

  「姐姐見諒,剛進宮這舟車勞頓的,妹妹還有些許不適應。」

  姜玉茗抱歉的笑了笑,把林貴人杯子里的茶給滿上了。

  張常在見狀已經起身準備好出去了,哪知林貴人不動如山的坐在位置上。

  「無礙,妹妹你打小就不在京中,怕是不知道京中的許多趣事,姐姐便給你說說吧。」

  林貴人一張小嘴嘚吧嘚吧的就開始了她的演講。

  徒留姜玉茗開始懷疑人生。

  不是說好茶滿趕人的嗎?

《陛下,貴妃娘娘又被表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