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湊合
不湊合 連載中

不湊合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牛奶燕窩的沐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冼 沐筱雅 都市小說

「我只要你伴我左右,其他的我都會幫你分擔替你解決當然前提是你願意」一貫桀驁不馴的公子哥,如今卻如此小心翼翼地詢問着他心裏清楚只要她別人都不行,他不想將就,他在賭賭她跟他一樣不願將就……展開

《不湊合》章節試讀:

晚飯結束,宋冼和明則就回了隔壁,明則向宋冼細細的把沐筱雅在顧家遭遇的一切說了一遍。宋冼的臉黑到了極致,心痛的要命,沐筱雅沒有跟他撒謊只是說的很輕。什麼囚禁在房間、打到重症監護室一度下達病危通知書、心理精神出了問題都沒有說。沐筱雅堅強的讓人心疼,疼的沒有知覺。

「我說那天晚上我為什麼突然心痛的要命,檢查也沒有檢查出結果,原來如此!」宋冼抽了一支煙,沉重的說。

那天晚上,正是沐筱雅被打入重症監護室搶救的時候,沐筱雅搶救了一夜,宋冼疼了一夜。幸好沐筱雅求生欲很強,不然宋冼就徹底地失去她了。

這時門鈴響了,明則去開了門,是沐筱雅。沐筱雅等顧一樂睡着後思前想後的想問個明白,畢竟是稱霸M市一方霸主,她好奇。

「宋總,是夫人!」明則對宋冼說。

宋冼看見沐筱雅一把拉入懷中,緊緊抱住,「我都知道了,你經歷的種種我都知道了!」說著眼淚流了下來,「我差點就失去你了!」

明則識趣地退了出去,雖然對宋冼流淚很震驚,但是也可以理解。這是住進他生命里的女人。

「堂堂大男子漢的哭什麼?」沐筱雅沒料到宋冼會哭,會知道這些事情,出聲安慰道。

「沐沐,你不用在我面前假裝堅強,我可以保護你!」宋冼看着沐筱雅還在安慰自己更崩潰了。

「宋冼,我是走過鬼門關的人,看開了很多事情,這世上唯一值得我留下的人就是顧一樂。」沐筱雅用手輕輕擦去宋冼的眼淚,「我承認,當年我是喜歡你的,但是現在我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還喜歡你,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樣衝動的接受你!我唯一能給你的就是接受你的追求,別的我不敢確定也不敢保證!」

宋冼聽着沐筱雅的話難過的閉上眼睛,好一會兒,「只要讓我在你身邊,其他的都無所謂,我都可以解決!」

「好」沐筱雅認真地回了宋冼,「所以不是慕雅集團的董事長對嗎?」

宋冼一愣,沒想到沐筱雅能猜出來了,「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沐筱雅笑着說。

宋冼也笑了,抱住沐筱雅無奈的說「你啊!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

「哥,我回來了!」宋琪這時大搖大擺的走進來,看見兩個人抱在一起立馬捂上了眼睛,「我什麼也沒看見,你倆繼續!」

「宋琪,幾點了還知道回來啊!」宋冼摟着沐筱雅發怒道。

情況不妙,宋琪連忙向沐筱雅求救,「嫂子救我!」

「好啦宋冼,年輕人愛玩兒很正常啊!是不是?」沐筱雅解圍道。

「既然你嫂子都發話了,就放你一馬,還不滾回去睡覺!」沐筱雅給台階宋冼就下,一秒都不停的連滾帶爬的下。

宋琪給沐筱雅豎起了大拇指,灰溜溜地跑回房間里睡覺去了,宋冼摟着沐筱雅不捨得撒手,沐筱雅也沒反抗,靜靜地任由宋冼摟着。直到沐筱雅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宋冼才把她抱回家。

回到家,宋琪還沒睡,「恭喜啊!老哥抱得美人歸!」宋冼沒說話苦笑了一聲就回了房間,背影略顯落寞。宋琪對宋冼的舉動有些摸不着頭腦,多年愛戀最終得以實現為何苦笑?裏面另有隱情?雖然知道沐筱雅是宋冼心尖尖上的人,但是看見宋冼如此落寞,宋琪心裏非常不爽!越想越生氣,思前想後掏出手機打給了宋叔,「宋叔,能幫我查一個人嗎?我要沐筱雅的全部資料越快越好」

第二天清早,宋冼熟門熟路的走進沐筱雅的家,去看了看熟睡的沐筱雅,親了親她的額頭,就輕輕的退出去做起了早飯,順手把沐筱雅和顧一樂衣服給洗了,還打掃了衛生。沐筱雅這一覺睡得格外的踏實,沐筱雅一看時間,已經來不及做早飯了,就穿戴整齊打算去買早餐。一出門毫無徵兆的撞到了宋冼結實的胸膛上,慣性讓沐筱雅向後仰,就當沐筱雅以為要摔倒的時候,被宋冼攔腰圈入懷裡,沐筱雅抬頭與宋冼四目相對,宋冼慢慢低頭靠近沐筱雅,低沉的嗓音壞壞的說,「就那麼想我?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

暖暖的氣息打在沐筱雅的臉瞬間紅了,宋冼看着沐筱雅害羞的小臉情不自禁的親了親她的臉頰,沐筱雅自然沒有料到宋冼會這樣,臉更紅了,不自然的把頭別了過去,宋冼又親了一下沐筱雅的臉頰,壞壞的說,「我發現你很喜歡害羞,再害羞見一次我親你一次!」

沐筱雅用力地試圖推開宋冼惱羞成怒地說,「流氓!」。可是沐筱雅哪裡是宋冼的對手,對宋冼來說就是撓痒痒,摟着更緊了臉貼的更近了,近的只要沐筱雅稍微一動就能親上的距離壞壞的說,「流氓也只對你流氓!」

沐筱雅緊張的心跳加速,宋冼更是強忍着強吻的衝動,就在這時沐筱雅不知怎麼的跟宋冼對視上了,不看不要緊,一看宋冼瞬間起了反應立馬撒開沐筱雅快步走向廚房。沐筱雅怎麼會感覺不到呢?她已經不是傻白甜的少女了。

顧一樂起床的時候沐筱雅和宋冼已經坐在了餐桌上,「一樂,快來吃飯,宋琪呢?」看見只有顧一樂一個人問。

「宋琪阿姨在我床上睡著了!」顧一樂邊坐下邊說,「媽媽,你的鼻子怎麼回事?」看見沐筱雅紅紅的鼻子緊張的問。

「不小心撞牆上了!」沐筱雅沖宋冼翻了個白眼憤憤地說。

「那這牆一定很有溫度!」宋冼笑着說接話。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沐筱雅生氣的說。

宋冼見她生氣了,也不敢再開玩笑了,老老實實當起夾菜奴。顧一樂聽得雲里霧裡但是,令她驚訝的是一向沒有情緒波動的媽媽居然生氣了!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不然媽媽不會生氣。顧一樂是這麼認為的。

「不對啊!今天是周六,我們起那麼早幹什麼?」顧一樂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問。

氣氛突然變得尷尬,宋冼和沐筱雅心裏都在想,周末起那麼早幹什麼?兩個人不禁互相遞起了眼神,

你說啊!起那麼早幹什麼?

你說啊!

你說

你說

顧一樂眼裡就是眉目傳情,她還在想這倆人什麼時候那麼好了?這時宋琪悄無聲息地來到顧一樂身邊,小聲說,「前天不還在追求中嗎?今天就好上了?」

「誰知道呢?」顧一樂附和着一扭臉嚇一跳,「宋琪阿姨你出來都沒有聲音的嘛!嚇死我了!」

「明明是你自己看的出神,你怪我?」宋琪自然不會慣着,懟道。

明則這時走進來看着氣氛不太對悄悄地走到顧一樂和宋琪身邊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什麼就是討論今天起那麼早幹什麼」顧一樂聳聳肩無奈地說。

「宋總,今天跟白總他們聚餐,還去嗎?」明則聽完立馬說。

宋冼心領神會,「對今天帶你們去聚餐,被你氣的我都給忘了!」

沐筱雅翻了翻白眼冷哼一聲回了房間,宋冼衝著沐筱雅喊道。「今天我要把你介紹給我朋友們!以女朋友的身份!」

沐筱雅關上門,心想,誰是你女朋友!心裏這麼想但是身體很實誠,認認真真的挑起了衣服,但是挑了半天沐筱雅沒一件拿得出手的衣服,都是職業裝。沮喪的坐在床邊,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會那麼在意這頓聚餐。

宋冼突然想起來什麼,帶着明則快速離開了,等再回來的時候身後多了一個女人,來人沐筱雅認識,丹妮。

我哥真是怒髮衝冠為紅顏,烽火戲諸侯啊!kib首席設計師丹妮,從不上門服務,從不接私活,只接受預定這是拿了什麼交易才請來的呀!宋琪邊想邊搖頭。

「你在想什麼?表情那麼豐富?」顧一樂湊近問。

「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遇見那個把我當成心尖尖的人!」宋琪有些羨慕的說。

「什麼跟什麼呀!你都不能說點我聽得懂的?明明比我沒大多少,偏偏裝深沉!」顧一樂嫌棄的說。

宋琪被顧一樂說的無話可說,只好坐在一邊邊吃邊看宋冼和沐筱雅的一舉一動。

「沐沐,知道你沒有合適的衣服,特意找的kib!我見你穿過丹妮的禮服,猜測你應該喜歡她的設計風格!」宋冼狗腿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誰讓你瞎猜了!」沐筱雅不爽的說。

「好啦!別生氣了好不好?看看丹妮帶來的衣服嘛!」宋冼低聲下氣地哄着沐筱雅,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除了顧一樂以外。

我靠,這是我哥嗎?他居然能這麼哄沐筱雅!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我哥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惡魔如此卑微!宋叔這辦事效率也忒差了!宋琪心想。

只是我認識的雷厲風行鐵面無私的宋總嗎?竟然還有溫柔的一面,還那麼卑微!一定是我眼花了!明則心想。

宋總這是跟沐小姐在一起了?沐小姐確實配宋總綽綽有餘,但是這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無法無天的宋總嗎?丹妮心想。

沐筱雅經不起宋冼的軟磨硬泡,給宋冼一記白眼板著臉給他台階下,「廢話那麼多,你倒是拿進來啊!」

「得嘞!」宋冼見台階就下,招招手就有人推來了兩排衣服,「快來看看,有沒有喜歡的,沒有就讓丹妮現做!」

宋總哪有你這樣借花獻佛的啊!要坑你坑關曉旭,別坑我呀!丹妮內心慌了一匹。

「就這套黑的吧!」沐筱雅選來選去最終還是選擇了那套丹妮最不想她穿的衣服。

沐筱雅是行走的衣架,畢竟從小學芭蕾氣質高雅,且身材凹凸有致,但沐筱雅並不適合黑色這種沉重顏色,雖然不會出錯,但不會讓人覺得眼前一亮。她不想讓沐筱雅穿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她想讓沐筱雅從黑暗裡走出。畢竟是自己的恩人,丹妮這些年沒少打聽沐筱雅的事兒,她經歷的種種丹妮都知道。

「我覺得這套暖色調的衣服更適合沐小姐!」丹妮冒死諫言,她知道沐筱雅現在最討厭有人左右她的決定,但還是想試試。

沐筱雅並沒有直接看向那套衣服,而是盯着丹妮看了良久,才緩緩開口,「為什麼這麼說?」

「媽媽,我也想看看你穿這套衣服是什麼樣子!」顧一樂似乎察覺到了不對勁,出聲打斷了她倆緊張的氛圍。

「既然如此,我就試試看吧!」沐筱雅這才移開看丹妮的眼,拿着衣服進屋去換。

丹妮鬆了口氣,沐筱雅剛才的眼神很犀利,尤其是經歷過哪些事情後,陰冷氣場十足,眼神犀利的能刀人。她這次是真的撞到了槍口上,左右了沐筱雅的決定,剛剛若不是顧一樂解圍,她這個首席設計師就再也不會出現在kib了。

沐筱雅換完衣服走出來,宋冼看呆了,這才是他熟悉沐筱雅,溫婉優雅、有生氣。白色毛衣、淡黃色蓬蓬裙,雖然很普通但是卻很適合沐筱雅,只是她現在不喜歡了,甚至很排斥這些亮亮的顏色。

顧一樂也看得入迷,她從來沒有看見過媽媽這麼穿,記事起沐筱雅就是黑白灰三色來回換從來沒有其他顏色的衣服。彷彿看到了少女時的衣服。

宋琪這才知道自己哥哥的眼光有多高,職場黑白灰的沐筱雅雖然美但沒有那麼靈動,現在的沐筱雅才是有靈魂的。

沐筱雅走到鏡子前,看着自己,就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看了一眼就立馬把臉別了過去,痛苦的閉上眼睛,雙手緊握渾身在發抖,宋冼察覺到沐筱雅的異常,一個箭步上前抱住她,輕聲安慰道,「有我在別怕,不會有人傷害你的!」

除了宋琪,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沐筱雅經歷了什麼,都想讓沐筱雅走出來,回到曾經的自己,顯然失敗了!

「不喜歡我們就不穿了,穿我們喜歡的!」宋冼緊緊抱着沐筱雅安慰着。

宋冼的擁抱起了作用,沐筱雅很快就被安撫下來,最終沐筱雅還是穿了一身黑衣服。

出門宋冼就跟白戰松和鄒驍發信息說去慕雅聚餐,順便給他們介紹一下他的老婆。宋冼也只敢私下喊喊了,畢竟沐筱雅沒有完全同意做他女朋友,這次是宋冼先下手為強不然沐筱雅逃避。

白戰松和鄒驍聽說要介紹他老婆,起勁兒了,畢竟這麼多年來,宋冼一直對外宣稱自己有老婆,但是沒有人見過。好不容易有機會見見能不積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