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凡時代/不凡時代
不凡時代/不凡時代 連載中

不凡時代/不凡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山間老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睿 現代言情 袁晶晶

李睿在單位里被美女上司無情欺壓,家裏面老婆紅杏出牆,陷入了人生最低谷在一次防汛檢查時,他跟上司袁晶晶鬧翻,事後才知她是市裡某領導的兒媳山洪暴發,李睿湊巧救了某位貴人,自此成為了市裡的大紅人……展開

《不凡時代/不凡時代》章節試讀:

李睿苦笑一聲,自己和袁晶晶的那事,他怎麼好說出口。

李玉蘭見狀也沒逼問,只是道:「我才不管他們,他們愛干不幹,難道我幹活還礙着他們了?」

李睿低聲道:「你這樣讓他們難做,他們以後對你……」

李玉蘭冷笑着截口道:「不管他們,我會怕他們?」

她這話落下,李睿也不好再勸,便換了個話題聊了起來。

兩人年紀相差不多,又都算是官場中人,越說越覺得親近,到後來已經有了相見恨晚之意。

一周後,因為水文站勘測水位、水質的工具在洪災中遭到破壞,需要重新採購,李睿便回市裡跑了一趟。

買好東西,已經快要晚上了,他便想着回家睡一晚。

推門進了卧室,正在梳妝台前打扮的劉麗萍聽到聲音,轉頭望來,臉色微變,站起身怒道:「你要死啊你?進門不知道先敲一下啊?你是不是想嚇死我呀?!」

李睿氣得都想笑了,這是自己的卧室,自己想進還要敲門,天下最滑稽的事情也不過如此了吧?

時隔多日再見,本以為妻子對自己會稍微熱絡一點,沒想到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這一刻,他的心徹底寒了。

李睿跟劉麗萍早就有矛盾,如今已經到了無法調和的地步。

結婚後,劉麗萍卸下了溫柔賢惠的偽裝,變成了一個大小姐,家務活從來不做,花錢也大手大腳,貪慕虛榮至極!

李睿曾經不止一次想要跟劉麗萍離婚,但又怕引起家庭災難,讓身體本就不好的父親難受操心,所以才一直忍着。

李睿沒理會劉麗萍瘋狗一樣的叫罵,只冷冷的問:「大半夜化妝,你出門去做什麼,難道明天不上班?」

劉麗萍沒好氣的說:「要你管?我就算沒上班一分錢也不少賺,不像你,天天上班也賺不了幾個錢。」

劉麗萍高中畢業後就在一家房產公司當售樓小姐,這麼多年過去,已是銷售經理,收入三千多,雖然也不算多,但是比李睿的兩千多還是強了很多。

李睿聽了這話,又是氣憤又是心酸,但也無可奈何,問道:「我不在家這幾天,你沒給爸爸做飯吃吧?」

劉麗萍撇嘴道:「我工作那麼忙,哪裡顧得上家裡?你明知我不做飯你還問,缺心眼啊你?」

李睿怒火燒得更旺了,氣得只想跳過去甩上幾個大嘴巴給她,看着她這身打扮,上身小西服裏面低胸穿着黑色抹胸,露着雪白的心口與深邃的溝壑,下身短裙只蓋到臀根部位,修長的大腿幾乎全露在外面。

這他媽哪是銷售經理?簡直比小姐還小姐!

看着劉麗萍還在往嘴上塗抹鮮艷的唇彩,李睿憤怒之餘忽的心裏一動,她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是為了什麼?可能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但絕對不是為了穿給自己看的!

想到這個關鍵,李睿目光從劉麗萍那白皙大腿上移開,瞥見了她放在床上敞着口的坤包。他本來只是隨意一瞥,哪知道目光鑽到裏面,卻看到了一個令他心頭大跳的東西!

李睿瞬間就不能保持冷靜了,大步走過去,左手拎起那個包,右手進去一掏,就把那玩意掏了出來,猛地往梳妝台的鏡子上面一甩,質問道:「這是什麼?」

劉麗萍目光觸及跌落在桌子上那玩意,身子一僵,很快繼續塗抹唇彩,嘴裏淡淡的道:「安全套唄,有什麼大不了的?」

李睿冷冷的問:「你把安全套放包里幹什麼?」

劉麗萍大咧咧的說:「我買的啊。」

李睿咬了咬牙,沉聲道:「家裡的還沒用完,你又買它幹什麼?」

劉麗萍不耐煩道:「打折便宜,我就買了存着唄。」

李睿暗哼一聲,問道:「但我好像還從沒見過安全套可以一個一個買的。」

劉麗萍說:「我買的零售的,散裝的。」

李睿再也忍不住怒火,罵道:「滾你媽的,杜蕾斯有他媽散裝零售的嗎?」

劉麗萍也怒了,拍了下梳妝台罵道:「姓李的,你他媽有病吧,回來什麼也不幹就先折騰我?我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給家裡賺錢我容易嗎我……」

李睿一擺手打斷她道:「你少他媽給我左顧言他。我就問你,杜蕾斯什麼時候有零售的了?」

劉麗萍臉色漲紅,怒睜雙目罵道:「姓李的,你這出差一趟回來是不是吃錯藥了啊?還是讓瘋狗咬了?你跟我發什麼狂犬病啊?我哪又惹着你了?」

李睿說:「你先別給我廢話。今天你先給我把這事交代清楚了。我再問你一遍,既然打折便宜,你幹嘛只買一個?」

劉麗萍氣得口角哆嗦,卻說不出話來,目光還有幾分閃躲,不敢直視李睿的目光。

李睿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陣冰涼,這個賤人,不會是給自己戴帽子了吧?

劉麗萍看到李睿緊緊捏着的拳頭,心頭下意識一顫,果斷把包拎起來,拉上拉鏈,邁步就走,嘴裏嘀咕道:「懶得理你!」

李睿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鬆開拳頭,他沒有動作,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她推門離開,一個念頭在他心底不停浮現,那就是離婚,一定要和這個賤貨離婚!

李睿感覺自己腦袋裡亂糟糟的,躺在床上緩了半響,電話突然響了,是個陌生號碼打來的。

「喂?您是?」

他聲音剛落,話筒里就傳出一個略顯熟悉、同時又非常動聽的聲音:「李睿,是你嗎?我是白冰,前段時間山體滑坡你救了我,我想請你吃飯表達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