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不凡仙醫
不凡仙醫 連載中

不凡仙醫

來源:外網 作者:葉不凡秦楚楚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葉不凡秦楚楚

大三學生葉不凡,碰瓷給母親籌集醫藥費,卻遇到不按套路出牌的女司機,被撞後獲得古醫門傳承,從此通醫術、修功法、玩轉都市,贏得無數美女青睞。展開

《不凡仙醫》章節試讀:

「什麼?!」
周永良和馬海東是怒火衝天,這個謝海濤竟然敢冒名頂替,簡直是沒把人命當回事啊!
而且他自己找死不要緊,要是真把人給醫死了,他們兩個也得被拖下水啊!
至於董天達,這時候心急如焚,根本沒心思找謝海濤麻煩。
得知治癒病人的另有其人後,他立刻衝出了急救室,一眼就看到了長凳上的葉不凡母子。
他三步並作兩步,衝到葉不凡面前,急切地說道:「小夥子,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條件隨便你開!」
葉不凡點了點頭,對這個結果他早有預料。
他用的是古醫門的傳承醫術,謝海濤這種庸醫根本不可能學會,如果照着他模仿,只會讓病情更加嚴重。
只不過之前他人微言輕,就算站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現在病人情況緊急,葉不凡讓母親先在這休息,然後就跟着董天達進了急救室。
看到葉不凡進來,馬海東的臉色有些漲紅,剛才就是他讓謝海濤把葉不凡給趕出去的。
「小夥子,剛才我不了解情況,真是對不住,麻煩你快給病人治療吧!」馬海東一臉歉意地說道。
葉不凡瞥了一眼癱軟在地的謝海濤,淡然地點了點頭。
他來到病床前,取出銀針,開始施針治療。
原本床頭的監控儀器不斷發出刺耳的警報聲,但隨着銀針的一根根刺入,儀器立刻停止了鳴叫。
與此同時,小男孩兒也不再抽搐和口吐白沫,臉色慢慢恢復了紅潤,呼吸也平穩下來。
第二次治療這種病例,葉不凡已經輕車熟路,很快便將小男孩的指尖刺破,一股灰濛濛的煞氣從傷口流出,只是其他人都看不到這一幕。
等他收回銀針,床頭的各種監測儀器數據都恢復正常,小男孩兒睜開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
「神醫!真是神醫啊!」董天達拉着葉不凡的手,激動地說道,「小神醫,我們董家三代單傳,你救了我兒子就是救了我們整個董家。
我們董家最不缺的就是酒樓,老哥剛剛新建了一座大酒樓,就當診金送給小兄弟了,回去就給你辦過戶手續。

看到一出手便賺到一棟酒樓,周永良和馬海東眼神中都露出羨慕的神色。
不過葉不凡臉色依舊淡然,他現在得了古醫門傳承,一座酒樓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任你家財萬貫、權柄滔天,也得有命享用才行。
董天達再三表示感謝後帶着孩子離開了,緊接着其他患者也陸續送到江南醫院,都被葉不凡一一救治。
看到最後一個病人也被救治完畢,周永良鬆了口氣,這件事在整個江南市的影響極大,市裡高層都有關注。
現在江南醫院成功救治了所有被感染的孩子,他也算是有了交代。
「小夥子,這次你可是幫了我大忙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周永良興奮地說道。
葉不凡收起銀針,瞥了一眼旁邊的謝海濤,淡淡地說道:「周局長,我還真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你儘管說,只要不違背原則的,我都可以答應你!」周永良笑着說道。
似乎知道葉不凡要說什麼,謝海濤一臉的哀求。
可葉不凡看都不看一眼,摸出那張收費明細說道:「周局長,馬院長,這是剛剛謝醫生給我母親開的收費明細。
我母親昨天晚上入院到這裡,不到一天的功夫就花了三萬九千八。
明明得的是重度腦出血,可這用藥裏面還有抗血栓的藥物,有治療心臟病的藥物,就差沒有壯陽葯了。
還有輸液,這裡足有幾十個吊瓶,就算是給牛打進去恐怕也吃不消吧?
到現在我還欠着醫院三萬多的醫藥費,二位看應該怎麼辦吧?」
周永良和馬海東都是醫療系統出身,一眼就看出了收費明細中的貓膩。
「混蛋,你乾的好事!」
馬海東抓起收費憑證,狠狠的摔在了謝海濤的臉上,憤怒地說道:「剛剛弄虛作假,冒領葉小兄弟的功勞,現在又搞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這種人根本不配做醫生,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
這下謝海濤徹底傻眼了,連忙求饒道:「院長,求求你,再給我一個機會,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葉不凡淡淡地說道:「馬院長,這種亂開藥、亂收費的行為好像已經觸犯了法律吧?我覺得交給警察處理更為合適。

「葉兄弟說的沒錯,這種人就是醫生隊伍里的蛀蟲,醫生的名譽就是被他們敗壞的,必須要讓警方嚴查!」周永良嚴肅地喝道。
「不要,千萬不要啊!我知道錯了,不要讓我進公安局啊!」
謝海濤徹底慌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哀求道:「周局長、馬院長,葉小兄弟,求求你們可憐可憐我吧。

周永良和馬海東一起向葉不凡看去,顯然是要他來決定。
看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謝海濤,葉不凡眼中卻沒有任何憐憫的神色。
想到自己為了給母親湊醫藥費所遭受的冷眼與嘲笑,還有馬文博和朱琳琳對他那狠狠的羞辱,他的心中就不由火氣上涌。
他冷冷地說道:「你說讓我可憐你?那你有沒有可憐過那些無助的病人和病人家屬?
你知道他們這些錢是怎麼湊上來的嗎?那都是賣房子賣地的血汗錢,是拿來給親人救命的錢!
到頭來被你隨便一張單子就給搶走了,你這種行為和強盜有什麼區別?我憑什麼要可憐你?!」
謝海濤被這番話說的啞口無言,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
看到葉不凡的態度,周永良冷聲說道:「把他送去公安局!」
馬海東擺了擺手,叫過來兩個保安將謝海濤拖了出去,然後一臉歉意的說道:「葉小兄弟,實在是對不起,沒想到我們醫院裏會有這種蛀蟲。
為了表示歉意,你母親的醫藥費全部減免,同時醫院再拿出3萬塊作為你這次出手幫忙的感謝費。

葉不凡點了點頭,醫院處理的態度還算有誠意,他也就沒再說什麼。
醫藥費的事情解決了,天色也不早了,葉不凡就準備離開醫院,卻被馬海東給攔住了。
馬海東笑着問道:「葉小兄弟,不知你在哪裡高就啊?怎麼會有如此高超的醫術?」
葉不凡實話實說道:「我還沒有畢業,在江南醫科大學讀大三,我的中醫是跟師父學的。

聞言,馬海東和周永良對視一眼,心想果然。
葉不凡年紀輕輕,醫術就如此了得,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啊。
周永良笑着問道:「不知你師父是哪位中醫國手啊?」
「我師父叫葉逍遙,是隱士高人,知道他老人家名字的並不多。

周永良沒再說話,他在衛生界這麼多年,確實沒聽說過有叫葉逍遙的名醫。
這時,馬海東上前幾步,一臉熱切地說道:「葉小兄弟,有沒有興趣到我們醫院來做醫生?只要你肯過來,我立即讓你做主任醫師,接替謝海濤的位置。

《不凡仙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