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靠譜的神明
不靠譜的神明 連載中

不靠譜的神明

來源:google 作者:愛玩電腦的趙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河幽 秦川朗

宇宙重啟之後一個地球人活了下來,在經過第二次爆炸之後身體和宇宙產生了一些奇怪的聯繫,他,成為了這個世界的創世神可是神明也有屬於自己的煩惱,他肩上扛着的是新生代人類的希望,對此他的選擇是,提桶跑路而在五萬年後,他又回來作為神明,他要做的事,肯定是先給自己找點樂子展開

《不靠譜的神明》章節試讀:

在那段時間楚河幽對孩子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楚河幽看着那眼睛都睜不開的小傢伙就感覺很好玩。她的小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小傢伙的臉蛋,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不過孩子還是不能帶太久,不然真的會瘋的,楚河幽幫蘭蒂斯塔帶了這個小傢伙才三四天就快受不了了。楚河幽完全沒有帶孩子的經驗,蘭蒂斯塔也一樣。就連其他界王都看着這兩個小傢伙頭疼不已,他們甚至連這兩個小傢伙為什麼哭都不知道。

至於秦川朗,早就跑回六界之軸了。剛開始蘭蒂斯塔還打算讓他給孩子起個名字來着,但秦川朗表示孩子的名字還是讓父母取比較好。

最後還是皇宮的保姆來照護,這也是極少數界王需要普通生靈來幫助的情況了。

在孩子慢慢長大之後楚河幽又變得無聊了,不得不說,孩子還是一兩歲的時候最可愛,長大之後楚河幽甚至感覺有點煩人。

而秦川朗這個所謂的「外公」也沒來看過,這讓楚河幽到沒有感覺到什麼意外,他對楚河幽他們都這個態度了,對這些外孫這樣也理解。

後來一切又回歸了正軌,楚河幽又不可能一直待在蘭蒂斯塔這裡吧,她是冥王,又不是靈界的王。

之後其他界王也有了後代,不過10年就只有楚河幽一個是單身了。除了秦川朗以外,其他的人都催過她快點找給丈夫生一個,這樣也不至於冥界無人接手。

秦川朗從他們剛誕生的時候告訴他們了壽命極限的事,300年就是他們的極限,而且在此期間他們會像普通的生命一樣衰老。

但是楚河幽對於死亡倒沒什麼恐懼,她就是冥王,她在接管冥王之後第一個接觸的事情就是死亡。

所有生物在死後靈魂都會來到冥界進行新一次輪迴,死亡,只是生命的另一種開始。

而生育,是生命另一種延續。它和輪迴不同,後代的存在,代表的是自己曾經在這個世界上的所作所為,使自己存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過的證明。

感情會因為血脈而聯繫起來,而力量也會因為血脈而延續下去。但這些對於楚河幽而言卻沒有什麼意義,自己的這股力量,她也沒有怎麼使用過。感情,她有自己重視的人,不需要血脈來給予連接。

所謂存在過的證明…楚河幽甚至覺得有沒有她這個世界也差不多一樣。

她這個界王說管事吧,也實在沒管什麼事,真正跟自己聯繫的也就那幾個人。

所以對於生育後代這件事,楚河幽實在沒什麼**。

而且那天蘭蒂斯塔的慘叫聲楚河幽現在想起來都感覺後頸有點發涼。

她實際上挺怕疼的。

但是冥界沒人看管確實是個問題,但她對於這件事,心裏一直有個問題。為了這問題,楚河幽甚至特地的去找了秦川朗。

結婚是要和愛的人一起的,而對於愛,楚河幽只有定義,沒有實際的感受。但她認為,身為創世神的秦川朗一定知道自己愛的人在哪。

但是秦川朗的回答是否定,「這種事情我要清楚的話,我也不會現在孤身一個人了。」

雖然感覺這個回答有點敷衍,但楚河幽沒有辦法否定的回答。

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楚河幽還去問了蘭蒂斯塔他們,不過沒有一個人能回答她這個問題就是了。

連創世神都無法回答的問題,自己要怎麼尋找答案呢?

這個問題困擾着楚河幽,但她又想不明白,如果沒有答案的話,蘭蒂斯塔他們又是怎麼結婚的呢?難不成他們只是單純的不想告訴自己?

疑問,往往只會誕生出更多的疑問。

然而就在楚河幽還在尋找問題的答案的時候,一個讓她不敢相信的消息傳入了她的耳中。

秦川朗離開了六界。

這個消息是蘭蒂斯塔告訴她的,那一天蘭蒂斯塔帶着自己的孩子去探望秦川朗,結果迎接他的只有一個秦川朗留下來的機械智能而已。

秦川朗留下消息說,他要去宇宙中走一走,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

楚河幽不明白秦川朗為什麼會這麼做。

蘭蒂斯塔也沒有說,秦川朗留下的機械智能只是告訴他說,主人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去宇宙中逛一逛,所以不用等他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回來。

當時的楚河幽情緒波動很大,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或許是因為失落,或許是因為害怕。

出乎意料的是楚河幽並沒有去六界之軸問那個機械智能關於秦川朗的事,彷彿自己只要不過去,他就還在那裡一樣。

時間依然在流逝,除了不再去六界之軸喝茶吃點心以外,楚河幽的生活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其他界王的孩子也相繼長大,慢慢的,他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

各個兒孫滿堂,卻只有她一個是吊形弔影。楚河幽經常這樣自己嘲笑自己。

但此時問題也慢慢顯現出來,在蘭蒂斯塔孫子出生的那一天,楚河幽注意到了她眼角的皺紋。她的身體因為時間的流逝而留下了痕迹,她開始仔細觀摩眼前自己的姐姐。

皮膚不再像之前那樣光滑,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紅潤光澤,而是微微泛黃,雖然還是很年輕但是卻是已經老了,就像一個普通的女人一樣。

她忽然然想起來,這段時間自己見到了其他界王,他們也是如此。

隨着時間在他們身上放慢流逝,但並沒有放過他們,他們終究會老去,會化為塵土,會墮入輪迴。

但不知為什麼,楚河幽從心底忽然生出了一種恐懼,不是對於衰老和死亡的恐懼。

這種恐懼源於這個環境的改變,來源於與自己被孤立的心。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生出這樣的恐懼,直到楚河幽望向了鏡子中的自己。

鏡中自己皮膚依舊白嫩,黑色的秀髮柔順的披散下來,一張俏麗的瓜子臉龐,白皙的皮膚,微微翹的鼻子,櫻桃小嘴,就好像一個娃娃一般。

這副模樣和100年前的自己沒有任何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