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可能喜歡
不可能喜歡 連載中

不可能喜歡

來源:google 作者:衍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亦卿 林念初 現代言情

周亦卿:結婚之後,各過各的,互不干擾,重點是不能愛上我!林念初:喜歡是不可能喜歡的,誰喜歡對方了是狗!……後來林念初:我們已經達成共識,誰喜歡對方了就是……周亦卿:老婆,這大庭廣眾之下,給點面子湊近自家老婆的耳朵,聲音小小地旺旺兩聲!展開

《不可能喜歡》章節試讀:

砰的一聲,蕭明睿掉下床了!

起來第一反應是踢了幾下窗,煩躁。

「那個你沒事吧」?一個裸着的男的,身上還有掛着泡沫的男人,聽着聲音出來,就看到她因為踢床而腳疼的慫樣。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房裡?啊啊啊啊啊啊」。蕭明睿手指着對方,嘴裏說著話,見着對方看自己的眼神不對,低頭一看全光着,咻的一下鑽進被窩裡。

「首先,我是誰不重要,其次,是你自己跑進我房間的,最後,也是你爬上我的床,吃虧的是我好吧」。

「你~你~你~吃什麼虧了,是我好吧」蕭明睿結巴了,吃虧的難道不是自己嗎?

「你先等等,我先進去沖一下,等我回來再商量怎麼辦」。男人摸了一把身上的泡沫,嫌棄的要死,說著也不管對方同意與否,自顧自的進浴室了。

對方進去了之後,蕭明睿思考了一會兒,直接撿起自己那皺巴巴的衣服,穿起來,躡手躡腳地出了門之後,腳底抹油直接開溜了。

……

「哥,你再說一遍,在哪」?蕭明睿在的士上接到了她哥的電話,有些震驚,她哥在機場。

「楓山機場,你忙不忙?不忙來一下」。蕭明宇無奈,這震驚有些過了吧,晨晨幫着爸爸拿着開了擴音的手機,蕭明宇則是蹲着給曦曦整理頭髮,這一路時間有些長了,孩子頭髮亂糟糟的,只好在等託運的過程,給她重新綁一下,典型的一心二用。

一會兒給孩子喂水,一會兒帶着孩子上廁所,蕭明宇根本顧不上旁人在幹嘛,也不知道好多人拿着手機拍他們,也不知道他一會兒就上到熱搜第一。

蕭明宇兩隻手都推着行李箱,兩孩子坐行李箱上面,在人群中太扎眼了,蕭明睿一眼就看到了,朝人揮了揮手。

兩個孩子抱着蕭明睿,對着臉就是一個響亮的親親。

蕭明睿搞不懂她哥為什麼不住家裡,雖然爺爺有可能生氣,但是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年紀也大了,不至於不認孩子們啊,更何況哥哥還是跟着他長大的。自己爸媽很早就表明過立場,不管什麼原因,她哥永遠是她哥,也永遠是他們的孩子。

回去的路上,蕭明睿還是忍不住問了自己想不通的問題:「楚楚,你說為什麼呢」?

「瞎想什麼呢,你想想我們為什麼出來住,再看看哥這兒離家裡有多遠」。林念初是誰啊,一下子就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只好點一下,不然這傢伙回去指定好幾天睡不好,直到想通才行。

「我們當然是因為有自己考慮啦,這離家那麼近,散個步就到了,哥這裡回去嘛,三~百~米」她在地圖裡再搜了一下她兩個家的位置也是差不多的距離:「這位置誰選的,厲害」。

「當然是我啦,你以為哥在國外能坐個火箭飛回來看啊」。林念初指着自己,眼睛都笑彎了,迷人的很。

蕭明睿撅着嘴巴,忿忿不平,自己到了今天才知道哥哥回來且不回去了,哼,過分!

「楚楚,你看我」。蕭明睿心裏藏不住事兒,到了兩人的住所後,她忍不住了,她扯開衣服領口,露出歡愛後的痕迹。

「他~媽~誰幹的,看我不廢了他」。林念初很是生氣,她知道蕭明睿不是隨便的人,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她想知道是誰:「是不是昨天那幫人里的誰」。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好像是我的錯,為什麼會進錯房間呢」?蕭明睿生意上的事情可以處理的很好,但是生活上特別依賴林念初,這會兒邊說著,眼淚跟斷了線的珍珠一樣。

林念初哄着她,有些事情也不是着急這一刻,比如知道地方是誰,但是一件事,她得早點做,避孕藥。

哄好了人,給她調好洗澡水,給她拿了睡衣,推着她去浴室,等人進去了後,林念初拿了自己的手機出了門,直奔藥店。

買好了葯,她去了旁邊的便利店,又買了兩盒酸奶和兩隻巧克力。葯不管苦不苦,蕭明睿都習慣的吃兩塊甜的巧克力,再來一盒酸奶,她會更滿足。

她剛進門,鞋子還沒脫呢,就聽到對方在叫她,沒辦法,鞋子都沒換就進卧室去了。

「怎麼啦,我在這兒呢」。林念初聲音溫溫柔柔的,生怕她難過。

「下雨了,有點害怕」。蕭明睿怕下雨天,更怕打雷,總是得有人陪着一起,也是因為這樣兩人搬到外面了,也是一起住着。

「不怕哈,我就在家裡」。林念初把葯打開,巧克力剝去包裝袋,酸奶也開了,放在床頭櫃里。把葯放到她的手上,叫她吃了:「吃了就好了,只是預防」。

見着對方把葯吃了,林念初把水給她漱口,收拾好了之後,也上床了,兩人抱着睡了。

第二天,兩人都沒提昨天的事情,一切像往常一樣。

蕭明睿去了公司,工作的事情很多,馬上要到爺爺的生日了,她得提前把工作處理好。

林念初知道昨天蕭明睿去了哪裡,但是哪個酒店她不知道,只好從助理那裡打聽,得到了消息她就立馬出去了,走之前叮囑小助理不要跟對方說。

銘城8888號房間和8886確實很近,只是一牆之隔,門和門之間挨着的,那麼進錯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酒店負責人明確表示過,酒店裡的房卡互不相同的,拿着不一樣的卡,門是不可能打開的,然後監控里蕭明睿很輕易的就開了,不是裏面的人開的,那就說明只有一個問題,房卡。

她想到了大廳的監控,當然她也要求把監控調出來了。監控里顯示,辦理過程沒有任何問題,全程只有兩個人 沒有其他人的介入。

她在思考到底是哪個環節有問題,為什麼房卡會變?跟她們有沒有關係?究竟是什麼人?

「我想起來了,那天我送蕭小姐上去的時候,碰到了人,卡掉地上了」。工作人員雙手拍了一聲,說了那天的情形。

把監控調出來果真有問題,那是個女的,蕭明睿走了之後她嘴角上揚了。

蕭明睿保存了圖片,知道了對方的名字,她寫過備註之後,寫過酒店經理,然後走了,再待下去也找不到真相,只能先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