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可一世的青春
不可一世的青春 連載中

不可一世的青春

來源:google 作者:王曉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曄 王曉雨 都市小說

王曉雨,跨世紀小伙一枚這個故事是從他剛剛到HL縣四中開始,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稚嫩到單純就是一張白紙的孩子……到後來他只為一人終其一生,天涯海角唯願她安……展開

《不可一世的青春》章節試讀:

「我要扛整個初中,大家有沒有意見,咱們這一票人基本大家都了解了,也沒有隔閡,以後大家在一起,以前怎麼樣就怎麼樣,但是對於欺負咱們的,不管是咱們上屆還是某一天和中專的發生了矛盾,咱們要一起上,今天把大家聚到一起就是問問大家的意見,可以得話,以後咱們就一起扛初中,不可以的原來怎麼樣還是怎麼樣。」
楊晨說完之後一杯酒就下了肚子,接着看着飯店裏面的人。

「老楊,沒問題,叫你聲哥都沒有問題,就是不能完全聽你的,那樣成了啥了,你是大哥,我們是小弟了?
咱們還按着原來的來,該怎麼樣怎麼樣,有事了就招呼,沒有阮包,今天來的都是爺們。」
105班的比樂站起來看着楊晨說道。

「就是,以前怎麼著還怎麼著吧,弄得太那啥了,大夥心裏多少有點彆扭,咱們這樣不挺好的嘛。」
邊上的人也可是你一句我一句開始議論。

楊晨坐了下來思考了一會兒:「行,那就這麼著,還按着原來的辦,有事了就招呼,今天大家就一塊聚聚,吃個飯啥的,互相認識下。」

我坐在邊上看着這幫人開始吃吃喝喝,從下面拽了一把楊晨:「楊晨,你看現在怎麼著呢,他們是明擺的都想爭一爭這個初中扛把子。」

「沒事,喝酒吧,就這麼著,咱們玩咱們的,以後該怎麼著怎麼著,既然都愛玩,肯定也不樂意在誰下面,聽誰的話不是,這樣也好,自在。」

我們一幫人在飯店整整喝了三個小時,走的時候大家也是互相客氣了客氣,沒有說太多,好多都搖搖晃晃的喝多了,我和楊晨,靳文江,趙晨光,宋凱,彭輝,還有阿黃我們幾個人從飯店結了帳就直接去教學樓那邊了,想着上去肯定讓老師發現酒味,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從超市買了一瓶香水,買了好多的綠箭,使勁往每個人身上都噴了一點,吃了點口香糖。

聞着對方身上的香水味感覺那哪都彆扭,不過也是為了應付老師嘛,大家笑呵呵的從超市回了班裡,都很統一一進班,我們幾個人趴在桌子上就開始睡覺,我這本來今天就是超量了,原來一瓶倒的酒量,今天愣是喝了三瓶,肚子裏面特別難受,想吐吐不出來,班主任來了之後看見我們幾個睡覺也沒有管我們,我是第一節課下課醒了的,看見桌子上面擺着一瓶水,咕咚咕咚個就喝了下去,看了看楊晨他們還在睡,班裡學生今天都很開心,三兩個坐在一起開始說假期裏面那些事,我回頭看了一眼李曄,在桌子上面趴着發獃呢,我也沒有去找她,畢竟人家都說了分手了,雖然心裏還有些不甘心,但是也不至於不要臉在去糾纏人家。

我回過頭看着門口站着的我們班的一對兒情侶,笑了笑,心裏想着我也要開始尋找我的真愛了,聽他們說新生明天就要來了,一定要拉着他們去幫我找個漂亮的姑娘。

時間過的很快,三節課一覺醒來就下了,叫醒還在睡覺的楊晨他們,我們幾個收拾收拾就回了宿舍,哥幾個在宿舍裏面一頓聊天,阿黃充分利用他手裡的所有資源開始探測明天新生來的姑娘,趙晨光又在唱他的花殘,滿腚傷。
楊晨來的時候從家裡拿了一個山寨手機,那個時候學校裏面手機還不是特別多,我們宿舍就他有一部,還是山寨的,聲音特別大,他不知道從哪裡下了有聲版的張震講鬼故事,開始捂着被子聽,整個宿舍都是花殘和『廁所里的燈』的調調,恐怖裏面透雜着一絲搞笑,一幫人嘻嘻哈哈的睡了覺,為了明天迎接新生養好精神。

我們都樂滋滋的享受着這樣的生活,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懵懂的年紀,發生了太多太多讓我們都無法去想像的事情,第二天我們很早就起來了,新生是八點半報道,我們幾個下了早讀之後從外面買了幾個煎餅,就坐在樓門口等新生,當時我們那個樓是挨着場的,坐着沒一會兒,一個籃球就從場上飛了出來,正好砸在了宋凱的頭上。

「哎呦,我誰啊這麼沒有長眼睛。」
宋凱嘴裏的煎餅還沒有咽下去,往邊上一吐看着場大罵道。

我們幾個也順着宋凱罵的方向看了過去,這個時候幾個中專的學生跑了過來,從地上撿起來球,看着宋凱:「你他啊呀罵誰呢?」

我們幾個站起來往前走了幾步,大家都知道這個時候三句兩句不對頭沒準就要開仗了,楊晨拿着煎餅一下就扔到了剛剛罵宋凱的人身上「你嘴乾淨點,剛吃了大便啊,你玩球砸到我哥們身上,你還有理了不是。」

對面幾個人一聽當下就不幹了,二話沒說就朝楊晨踹了過去,我們幾個一看這樣了,都開始動手,剛剛罵宋凱那個小子一拳打到楊晨身上,宋凱個子比較高,本身他也是經常鍛煉,所以挺壯的,跳起來一腳就把那個小子踹倒了,我趁機過去騎到他身上,舉着拳頭就往上砸,剛砸了一拳第二拳還沒有下去,感覺背後有股子力我一下就趴地上了,回頭一看,另外一個中專生朝我踹了過來,我一激靈兒往邊上一閃,趙晨光一把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我剛準備說話,就看見一個中專生朝趙晨光腦袋砸了過來,我大吼了一聲「老趙,後面!」
老趙儘管躲了,但是還是被打到了肩膀處,我當下就急眼了,把趙晨光往邊上一拉,一腳就踹了過去,那個學生硬生生挨了一腳。

這個時候不知道誰喊了一句老師來了,周圍的人就開始跑,那幾個中專生看着我們罵道:「孩子給我們等着,放學在收拾你們。」
楊晨看着我們「趕緊走,回班,放學找人弄他們。」

我們幾個看見跑過來的老師,從另一邊悄悄溜回來班裡,楊晨一回班就開始打電話打聽那邊人的情況,我們挨班去叫人,一天所有的課程都過得無比平淡,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想着要好好學習的心慢慢的變得開始很排斥學習,覺得上課那麼索然無味,開始選擇性聽課,就是碰到喜歡聽的了就聽一下,碰到數學物理化學乾脆就直接睡覺,一天的時間恍然而過,心裏全是放學後要去和中專打架的事情,滿心的激情澎湃,就連新生的歡迎會都沒有過去,下了晚自習之後,我們幾個就跑回住宿區了,楊晨打聽出來那幾個中專生都是住宿的,他們的宿舍樓在我們宿舍的對面,中間夾了一個很大的院子,他們的旁邊是廁所在往旁邊是一個超市i。

我們和別的班的人約定好在3號樓,也就是我們宿舍樓前集合,因為新生來,我們都換了平常穿的衣服,把校服脫了,一大幫人站在宿舍樓前面,浩浩蕩蕩的,特彆氣派,還有好幾個人手裡拎着桌子腿,墩布把之類的東西,等着我們回去之後,準備好了,楊晨站在前面大手一揮,異常囂張,我們一行好幾十號人就奔着中專的宿舍樓去了,一進樓門,宿管老師也沒有再,我們直接奔着二樓就去了,樓道裏面有很多過往的人,一層是新生在地方,我們那個樓已經住不下了,二樓和三樓都是中專的,一上去之後,楊晨左右看了看,一眼就瞅見了罵宋凱的那個人,在抽着煙從廁所裏面剛剛出來,楊晨在前面率先就跑了過去「給我干他們。」

我們跟在後面就往過跑,好幾十號人在樓道裏面噻的滿滿的,好多人都出來圍觀,那個中專生一看我們來了把煙扔了就跑,跑到他們宿舍一下子門就關上了,我站在楊晨旁邊,使勁踹了幾腳門沒有踹開回頭看着楊晨:「怎麼弄,這躲裏面了。」

楊晨一看我簡單思考了一會兒,從身後人群里拿了一根桌子腿一下子就砸到了玻璃上,「咔嚓」的一聲玻璃就碎了,聽到裏面傳來一聲「啊呀,弄他們!
都砸到門口了,再不出去咱們以後怎麼混。」

楊晨吼了一聲「往後退!」
我們後面的人一聽往後退了兩步,門一下子就開了,五六個學生站了出來看着我們:「你們想怎麼著。」

「怎麼著你啊呢,怎麼著,打我兄弟你還問怎麼著!
別他動不動就碰我的人,聽見沒有!」
楊晨話音剛落靳文江和趙晨光倆人就沖了過去,一腳踹了過去,當時那個門口聚集都是人,他們在宿舍裏面,我們在外面,地方很小,我們這邊雖然人很多,但是那麼點兒地方還真的都上不了手,我站在最前面的地方,看見趙晨光已經打了進去,楊晨就揪着一個男的打,靳文江也在前面,我一咬牙拿起剛剛楊晨拿的桌子腿就朝一個中專生的背上砸了過去,那個男的沒有防備,硬生生挨了一下子,往後一退,我跟着一腳就踹了過去,我們開始往裡沖,很快他們已經到了宿舍最裏面,外面滿滿全是我們的人,特別亂,整個屋子裏面都是叫罵聲和打鬥聲,那幾個中專生很被動,畢竟被這麼多人圍在裏面打,又沒有準備所以一邊倒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