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良產物
不良產物 連載中

不良產物

來源:google 作者:南悠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承澤 林睿 現代言情

[高能預警]李承澤×林睿1、一個不羈渣渣迷途知返追妻的故事2、兩人都不弱、只是對感情不自知圓滿之後互相治癒的故事展開

《不良產物》章節試讀:

林睿大四的時候保送了T大的企業管理碩士研究生,提前和自己的導師聯繫後,開學林睿就拖着行李箱從M市坐車去了T大。剛出車站,林睿就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林睿是吧?我是周徽老師老師叫來接你的,出車站了嗎?我在停車場。」

「哎?同學你好,我已經出了,那我這會就過來。你把車牌號告訴我」。林睿一手接着電話,一手拖着行李箱,快速走向停車場。

第一次見到李承澤就是在這個停車場,李承澤穿着一身黑色運動服,靠着一輛黑色的車站着,單手玩着手機,一隻手揣在褲兜,個子又高又壯,袖口擼到手肘,露出了小麥色結實的手臂。拉鏈拉到一半,裏面是結實的胸肌和灰色背心。整個人背光站着,投下一大片陰影。

林睿看了看車牌,主動走上前向李承澤打招呼:「你好,我是林睿」。

李承澤轉過身子,不動聲色的打量着第一次見面的林睿,:「我是李承澤。」

不是說這是保送過來的研究生嗎?怎麼看起來比他還小。長的人畜無害,配着這一頭自然卷,說他剛剛大二也有人信。李承澤簡單的打了招呼,幫林睿把行李箱放到了後備箱,開車回往學校。

車子一路開的飛快,李承澤一直沒說話,林睿看着方向盤上標着四個圈的車子,最終還是受不了這尷尬主動開了口:「謝謝你啊同學,今天麻煩你了,你也是周徽老師的學生嗎?」。

李承澤斜眼瞟了林睿一眼輕笑:「不謝,大家以後都是同學,學霸來了嘛,那肯定是要重視的。」一路上,兩人簡單聊了T大的近況,還有他們專業的情況。

T大在郊區,距離動車站還是很遠,李承澤開了快50分鐘的車才到了學校,停好車,就拉着行李箱帶着林睿去了宿舍。

宿舍是兩人間,進了門,李承澤把林睿的行李箱放到了左邊的一張空床上,轉身看着林睿「你住這間宿舍,右邊那張床是我的,我平時走讀不怎麼回來住。」

林睿看了看右邊的床鋪,連床單都沒鋪,一看就是長時間沒人住。心想這樣挺好的,一個人住也是清凈。「謝謝,今天麻煩你了,我請你吃飯吧」林睿今天很不好意思,學校這麼遠,如果不是李承澤來接,自己到了估計就晚上了。

李承澤看了看手機,想了想「今天有約了,改天吧,學校東門有挺多吃飯的地方,你可以先去吃點。」然後拿着車鑰匙走出了宿舍。李承澤今天確實是有約了,中午鄭二就發了消息,約了晚上酒吧見。

今天是鄭二的生日,到的時候包房已經坐滿了人,門口的禮物堆成小山。李承澤走進來的時候,一群人默契的自動讓出主位和李承澤打招呼。他們這群人是同一個圈子裡的二代少爺,以家裡從政的黎岳、從商的李承澤和鄭二為首形成的一個小圈子,平時也是沒少在一起胡鬧,今天鄭二生日,上趕着巴結的人更是不少。

李承澤到晚了,一群人立刻開始起鬨,今天壽星最大的鄭二看着李承澤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幹嘛去了你?我生日也能遲到,一會兒自罰三杯。」

李承澤朝着鄭二丟過去了一把全新的車鑰匙「送你的,今天剛到,已經叫人開你家去了」。然後爽快的喝了三杯酒。一群人喝酒胡鬧了整個通宵。離開酒吧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李承澤剛走,林睿這邊就開始收拾房間,宿舍雖然新,但是長時間沒有住人,裏面的灰塵確實不少。林睿是單親家庭,從小和母親一起生活,不像一般的男孩子大大咧咧,反而有點小潔癖,這寢室到處都矇著一層灰,林睿實在是待不習慣。林睿拿着毛巾、拖把,把寢室的里里外外都收拾整理了一遍,才洗澡躺回了床上。

林睿讀研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方,保送了研究生才來了T大。剛到一個新的城市,這邊的天氣相比南方適宜的溫度更加乾燥,林睿在宿舍打掃完衛生明顯感覺自己的鼻腔和喉嚨很不舒服,看來得去買個加濕器。

第二天一早林睿就去見了周徽老師,周徽老師喜歡一心做科研,林睿本就是全額獎學金保送過來的,人長的又乖巧,性格也謙和,自然是得到老師和不少同學的喜歡,很快就和組內的同學打成一片。他的課程排的很滿,每天都很忙碌充實。再見到李承澤已經是1個月以後的事情了。

李承澤和鄭二一起回學校準備畢業資料,已經是最後一學期了,兩人也不好一直不露面,影響之後的畢業成績。

這段時間的天氣都不穩定,回到學校,下午突然下起了暴雨,天氣陰沉的連帶着小顆粒的冰雹全都砸在了地上,李承澤和鄭二也沒帶傘,中途還被雨淋了,乾脆一起回了宿舍避雨。

站在鄭二宿舍門口,李承澤皺眉猶豫了許久還是沒有踏進去,男生宿舍的汗臭味混合著外賣味道讓李承澤沒法下腳。最終,李承澤打了招呼,轉身回了306自己宿舍。

進了宿舍門,李承澤發現自己的宿舍變了樣,地板一塵不染,房間里的東西擺放整整齊齊,左邊的書桌上放着一摞整齊的專業書和電腦,還有一個淺藍色的正在運行的小型加濕器。相比今天壓抑燥熱的天氣,整個寢室顯得乾淨而溫暖,甚至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就連自己從來沒住過的那張床上也是乾淨的沒有一點灰塵。

李承澤直接坐在了床上給鄭二發微信,今天只能等雨小一點了才能走,微信還沒發完,林睿就回來了。

林睿推門進來的時候沒想到李承澤會在,畢竟他們從第一天來學校過後就沒有再見過面。李承澤一直沒回來過,林睿一個人也住的習慣。看到李承澤,林睿有點驚訝:「你怎麼來了?」話說出口,才覺得自己有些唐突,這本來就是他們兩個人的宿舍。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李承澤倒是不介意林睿說話,沒什麼表情,簡單回了幾個字「來躲雨」。

「哦哦,對,今天雨是挺大的,也挺突然的。那你坐一會兒,我先去洗個澡」林睿邊說邊放下手裡的包開始脫衣服,李承澤來的時候只淋了幾顆雨就到了宿舍,相比林睿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剛走出教學樓就下了暴雨,教學樓距離寢室還有1公里,這一公里林睿是把包頂在頭上全程跑着回來的,暴雨加上冰雹,直接讓林睿全身濕透了。

林睿背對着李承澤脫下外套,拿出包里的書快速的放在床架上準備晾着,還好他的背包是防水的,要不今天包里的東西都得報廢。

李承澤第一次見林睿的時候,對他的印象並不深,如果不是周徽老師臨時托他幫忙,一個研究生他自然不會幫忙去接的。

林睿回來的這一系列的動作吸引了李承澤的注意力,他饒有興趣的觀察着林睿,脫了外套的林睿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在裏面,身材很勻稱,打**的褲子貼在腿上,兩條腿看起來又長又直。一頭頭髮凌亂的貼在臉上,拿着包里的書忙上忙下,突然覺得很有意思。

林睿似乎是感覺到了身後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轉過頭,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那你坐一會兒,我先去收拾一下。」

林睿晾完包里的書和李承澤聊了幾句就直接進了浴室洗澡,李承澤坐在寢室繼續玩手機等雨停。

林睿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李承澤已經把手機放在一旁充電了,他繼續看着林睿快速的把被雨淋濕的臟衣服泡進盆子里,然後用拖把地面的水漬全部拖了一次,再開始擦頭髮。李承澤忍不住好奇開口:「你的頭髮是燙過的嗎?」

林睿轉身不好抬手抓了抓頭髮微笑:「沒有,是自然卷,我這是家族遺傳」。林睿轉頭這一笑很甜,混合空氣中剛洗完澡的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和窗戶外滴滴答答的雨聲,這氛圍尤其的好,李承澤看着林睿覺的自己的心脹好像突然漏了一拍。

林睿的小表情配上他的小捲髮,看起來還真是有點可愛?李承澤被自己的想法驚到了,立刻輕咳了一下來掩飾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