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眀所以
不眀所以 連載中

不眀所以

來源:google 作者:西門吹雪狗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逸 林疏雨 都市小說

林疏雨因失戀夜宿酒吧,沒想到來了場艷遇邂逅因為失戀林疏雨並不打算,進去一段新感情,面對酒吧老闆安逸的追求,林疏雨漸漸被打動林疏雨偶然發現,安逸無名指上帶來戒指,兩人年齡差距十歲,這不經讓林疏雨懷疑是不是成了小三展開

《不眀所以》章節試讀:

凌晨四點

001酒吧酒吧內已經空無一人了。

調酒師小六簡單的整理下調酒工具,準備下班回家!

突然,他發現酒台上,竟然還有一位女人趴着。

小六好走過去開始,叫醒這位顧客,他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嘗試叫醒道,「小姐姐,小姐姐醒醒,我們下班了!。」

每天基本都有幾個這樣的客人,作為酒吧工作人員的小六,也習慣了。

「不要吵我,我要睡覺。」趴在桌子上林疏雨,喃呢了兩句,又換個方向,趴着繼續睡了下去。

「還沒叫醒嗎?」

安逸見狀走了過來,看着還趴在吧台昏昏欲睡女孩。

湊近試探性的叫了幾聲,「你好,美女,我們要打烊了。」

林疏雨被安逸聲音喚醒,坐了起來。

酒精刺激着她大腦十分混亂,身體也不舒服,再加上表白的失敗,委屈的大哭了起來,「好煩呀,我出來喝個酒,還要被你們欺負。」

安逸見是個年輕女孩,身上的學生氣很重,應該是附近的大學生,一定是失戀了,聲音也就放溫柔了些,「小美女,我們真的是要下班了,你有什麼朋友嗎,讓他們來接你一下,要不然你喝這麼醉,你自己回去我們也不放心。」

林疏雨整個人暈乎乎的,卻緊握着手機,不讓小六拿過去。

被這麼折騰,林疏雨站起身,看向面前的安逸,因為喝醉了,重心有些不穩,朝着安逸直接就撲了過去。

安逸一個踉蹌,算接住了這個,迎面撲過來的姑娘。

林疏雨指着安逸,神志不清的問道,「你,一夜多少錢?」

「小姐,這是我們老闆。」

小六趕緊把這個喝醉的女人,從老闆安逸身上拉開。

「不行,我就這個。」林疏雨撒着嬌,聲音還帶些許哭腔,甩開小六,又朝着安逸撲了過去。

這回變本加厲,雙手捧住安逸的臉龐開始傻笑,「干你們這行,顏值就是高啊,你可比丁禹那個壞男人,帥多了。」

安逸一臉寫滿了無語,嘆了口氣,看着眼前女孩年紀不大一副色相。

不禁感嘆都說男人酒後亂性,原來這女人也不例外。

安逸趁機抽出女孩手裡的手機,遞給了旁邊的小六道,「快給他朋友打電話。」

小六接過手機,翻了翻通訊記錄,給一個經常聯繫人,備註丁禹的人,撥了過去。

嘟了許久,對面才接通了電話。

「喂,怎麼了,小雨。」

電話另一端傳來了,溫柔的男人聲音,鼻音有些重,顯然已經睡了,被這個電話吵醒了。

「你好,先生,電話的主人,在我們酒吧喝醉了,您方便過來接她一下嗎?」小六如實說著,好在撲在老闆懷裡女孩,沒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安靜了下來。

「把你地址給我,我這就過去。」電話里的男人一聽喝醉了,聲音很變得焦急。

「我給您發過去。」

「我馬上就到。」接到這個電話,丁禹困意全無,穿上衣服,便趕去了地址上酒吧。

林疏雨坐在沙發上,看着旁邊的安逸,開始哭訴了起來,「老天真是不公平,你一個男人都能長的這麼好看,而我呢,不但長的丑,腦子也不好使。」

安逸聽了女人的話,不禁笑了笑,多搭了幾句話道,「你這小丫頭人還挺有趣的,叫什麼名字啊?」

「林疏雨。」

林疏雨抽泣中說出的名字,現在的模樣,就像是被人拋棄的流浪貓。

人如其名,像是個乖寶寶,不像是會來酒吧買醉的人。

看着女孩哭泣着,時不時的用手抹去臉上淚痕,嘴上不斷重複着,「他為什麼不喜歡我啊,可我真的好喜歡他呀!」

梨花帶雨,安逸看看小女孩這個模樣,心生出了憐憫,善良的提醒着,「小姑娘,以後不要一個人來酒吧,喝這麼多酒,不安全的。」

林疏雨點頭應了應,靠在軟軟沙發上,就睡了過去。

安逸也沒再叫她,想讓這女孩多睡一會兒,失戀心情一定不好

安逸再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一個小時過去,女孩的朋友還是沒有趕過來,不免等到有些着急了,便問嘗試問了聲睡着的女孩道,「你朋友怎麼還沒有來?」

「什麼朋友?」

林疏雨這次一叫,竟然立馬醒了過來,看了看面前的男人,顯然嚇了一跳,又看了看四周酒吧,已經空無一人了,「我怎麼還在這?」

頭部傳來陣陣劇痛,她這是喝了多少啊。

腦海里也一片空白,根本什麼都想不起,又看看面前的男人,模樣有些俊俏,是個帥哥,腦海傳出一個不好想法道,「是我沒付錢嗎?」

還沒等林疏雨搞明白狀況,就被一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

滿臉怒氣的丁禹出現在了她面前,表情嚴肅,對她吼道,「小雨,你現在都敢來酒吧了,喝成不醒人事樣子,你知道有多危險嗎?」

「你怎麼來了?」

林疏雨看着丁禹出現,震驚的問着。

什麼人間疾苦,剛睜開眼睛就着受,丁禹嚴厲批評教育。

「我是來接你回家的。」

說著丁禹拉起沙發上林疏雨,準備把女孩送回學校。

林疏雨一把甩開丁禹手,故意置氣拒絕男人道,「外邊天亮了,我自己可以回家了,你陪你女朋友去吧,別讓你女朋友知道,你來接我再誤會了!」

說完扭頭朝大門走去,頭也不回出了酒吧。

「多謝你了,先生。」

丁禹簡單道謝了一句,就趕緊跑酒吧去追上林疏雨。

林疏雨知道丁禹一定會追上來,就找了角落裡,躲了起來,不讓丁禹發現自己。

看丁禹離開背影,林疏雨才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你還沒走啊?」

安逸鎖完門,發現門口的林疏雨身影,不免有些吃驚。

「我正要走呢,今天謝謝你了!」林疏雨表示感謝微微鞠了一個小躬,朝男人揮了揮手,說了句,「再見」。

這突然安靜下來的女孩,讓安逸詫異一下。

林疏雨好久沒有這麼早,走在大街上溜達,享受早晨的陽光,路過了包子鋪,打包了幾個包子,準備再回去路上吃。

林疏雨看了一眼手機地圖,從這裡坐公交車,回學校最起碼得一個小時。

要碰上堵車的話,時間就會更久了,先填飽肚子再說。

安逸回家的路上,看着包子鋪里,有一熟悉的身影,肚子也有些餓了,便走了進來,「我們又遇見了,林疏雨!」

「嗨!」

林疏雨簡單回應了下,讓她意外的是,這個男人竟然還會跟她打招呼。

林疏雨知道,面前男人雖然很帥,但是酒吧工作的男人,一般都很花心,自己駕馭不住的。

「你要去哪啊,要是順路的話,我送你一程吧。」安逸摁了下手中車鑰匙,路的一輛黑色路虎的車燈閃了閃。

「不用了,都已經很麻煩你了。」

林疏雨趕緊拒絕了,還是有一絲防備心理。

因為她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

一面之緣,這個男人沒必要,對她這麼好,自己這副模樣,不會上就車就把她迷暈,然後去賣器官,想到這裡。

林疏雨臉色被嚇的慘白,拿起包子就快步離開了。

「那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安逸也就是客氣一下,他就住在這附近,不管林疏雨去哪,他都不會順路的。

林疏雨來到人多的地方才鬆了口氣,想着應該不會追過來了吧。

回到學校林疏雨在寢室里睡了一天,她這副鬼樣子,要去上課,肯定會被老師罵的半死。

睜開眼睛,打開手機,都是丁禹未接來電,她是故意不接的,睡覺前靜了音。

想了想下了狠心,把丁禹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拉黑掉了,準備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林疏雨渾渾噩噩的過着,又到去醫院觀察實習的日子。

醫院林疏雨早早的就到了醫院,開始實習值班,說白了就是站在護士台,給找不到路的人,指指路。

一天也沒什麼工作量,趴在護士台上昏昏欲睡。

「還沒從失戀的陰影,走出來呢?」護士喬巧下完手術台,回來見林疏雨,還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經調侃着。

「我是在懷疑人生。」

林疏雨趴在台上,一副暗自神傷的樣子。

「我推薦你去酒吧,是讓你尋找艷遇,結果你喝一個爛醉。」

喬巧想起林疏雨在酒吧喝了爛醉,就覺得好笑,難免不調侃幾句。

可看林疏雨這副頹廢的樣子,作為多年的朋友,真是看不下去,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今晚我再帶你去酒吧,你看到好看的帥哥,一定要主動,不要一直喝酒!」

「算了,我可不想再被你丟下了。」林疏雨趕緊拒絕,然後不再理會喬巧。

因為爛醉那次,就是喬巧帶她去的。

喬巧半路跟男人跑了,把她自己丟在了酒吧,喝到個爛醉,沒人管,丟死人了。

「我錯了雨雨,下回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了,下班我請你吃飯,給你賠罪。」喬巧內心有些過意不去,所以這回,也是想好好補償,一次林疏雨。

就這樣,林疏雨又被喬巧,連哄帶騙的來了001。

林疏雨回想起,在這喝酒的事情,心裏不禁犯餘悸,「你就不能換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