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不死亡魂
不死亡魂 連載中

不死亡魂

來源:google 作者:戶胡鎮渣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戶胡鎮渣渣 蘇起

以一人之力報仇,窮其一生,可殺三五百人;傾一國之力,可滅一族你見過屍骨如山嗎?你見過血浸染下的雪嗎?你見過族人如草芥般被隨意砍殺嗎?……如果這些你都見過,你才能更加真實的認識我——蘇起以及我所要做的事情展開

《不死亡魂》章節試讀:

「爹,我還是不明白,國主明明是個女兒身,非要在民間徵召那麼多少女做什麼呢?」慕容欣撅着小嘴不滿的問。

慕容雲海一臉的無奈,這……對於自己的女兒們,他是不便於解釋的。

國中人早就謠傳當今這位女國主有「磨鏡」癖好,所謂磨鏡就是國主雖是女兒身,卻對男人不感興趣,只對女人感興趣。雙方相互廝磨對方的身體,由於有同樣的身體結構,似乎在中間放置了一面鏡子,故稱「磨鏡」。就從剛才婦人所言,民間的謠傳怕是真的。

面對着女兒的質疑,慕容雲海只能尷尬的僵在那裡。一旁的蘇起似乎看出點端倪,他雖然不知道義父為何不直面欣妹的問題,但多少猜出,大概是義父不便於對女孩家直說。

「欣妹,這官道之上也不是個說話的地方。天色漸晚,趕路要緊。」

眾人一行不再耽擱,匆匆上路。

蘇起騎在馬上,看着路上時不時的難民,心中不忍,感同身受。七年前,自己也是這般苟延殘喘,一路乞討,不知生死。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沒想到,強大如明月國的百姓,現如今也陷入了這般田地。

蘇起正在出神時刻,突然被一聲哭喊驚醒。他抬眼望去,看見官道前面有一群官差正在毆打一對夫婦。

他正要打馬前走,卻感覺自己耳旁吹起了一陣急風,原來是慕容欣和慕容妍兩姐妹已經快馬飛奔了過去。

「住手,光天化日下,隨意毆打貧民百姓,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慕容欣飛速地翻身下馬,一腳便踹飛了正在實施暴行的官差。其他官差見憑空出現了位插手之人,並且還是兩位面如冠玉風流倜儻的公子便頓時來了精神。一個個興沖沖的涌了上來,其中一人口出穢言,「哪裡來的俏公子,大爺正覺得無趣呢,過來陪陪大爺過幾招。」說話間,一隻手便伸向了慕容妍的下巴,突然,慕容妍反手就是一聲響亮的巴掌,隨後照着襠下就是一腳。踢的那人嗷嗷大叫,其他人這才發現眼前這兩位俊俏公子不容小覷。尤其是被慕容欣踢飛的那個官差,剛剛爬起身來,衝著這邊走來。嘴裏叫囂着:「弟兄們,給我抓住這兩個小白臉,老子要弄死他們。」

此時,蘇起已趕到。他立即護住兩位妹妹,站在她們前面,拔出寶劍,呵斥道:「不怕死的儘管過來。」

雖然在太白城內,沒有哪個不要命的敢得罪城主的公子小姐們。但自幼,蘇起和兩位妹妹也學過一些武藝,談不上有多出類拔萃,不過對付幾個低等官差還是綽綽有餘的。

蘇起正想施開手腳大幹一場,便聽見後面有人大喊一聲「住手」,原來是慕容雲海帶着兵士趕到。

近前,眾兵士看有人想欺負自家的公子小姐,個個摩拳擦掌,把幾個官差團團圍住,怒眼看着他們。太白城主的護院兵士,都是慕容雲海精心挑選之人,武藝自然不一般。

官差一見這等情形,便知來者不善,早有人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着手裡的兵器,站在那裡瑟瑟發抖。

這邊慕容欣和慕容妍忙扶起被官差毆打的夫婦,同時,蘇起走到一旁被綁着的姑娘,幫她鬆綁。這女孩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的年齡,她鬆開雙手,感激的看了一眼蘇起。忙跑到爹娘面前,三人抱在一起,大哭起來。

慕容雲海對着官差呵斥:「眾目睽睽之下,強搶民女,毆打百姓,簡直豈有此理。你們是哪個衙門的?還不跪下!」

太白城主的威儀嚇得官差們不自覺的丟下手中的兵器,正要屈膝下跪,其中一人反應過來,正色道,「你是何人,我們堂堂官差憑什麼給你下跪。你可知,持刀威脅官差在明月國可是殺頭的大罪。識相的讓出一條道還則罷了,不然,哼,讓你等好看。」

慕容雲海聽完隨即冷笑一聲,「爾等官差,口氣不小,在我慕容雲海面前算個屁。來人啊,給我掌嘴。」

一旁慕容府的家兵早就手癢難耐,聽主人這麼一說,迫不及待的就上前去,對着這人左右開弓便打了起來,不一會,此人臉上嘴裏便已經血流不止。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嚇得噤若寒蟬,惶惶不安。其中一人忙走上前去,跪在慕容雲海面前,顫抖着聲音:「小人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城主大人,罪該萬死。望城主大人看在小人們也是辦差的份上,且饒過小人們這一回。」說完不住的在地上磕頭,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心中已知一二,也都跪在地上求饒。

慕容雲海看着不住叩頭的他,

「你認識我?」

那人停止叩頭,趴在地上,

「小人從上差那裡聽過您的大名,剛才這番威儀,心中猜想,八成您就是太白城主了。」

「好,你站起身來,起來回話。」

這人馬上站起身來,耷拉個腦袋,惶恐不已。

「我問你,這夫婦二人犯了什麼事,你等要捉拿毆打他們。」

「回城主的話,他們並沒有犯事。」

此話剛出,蘇起就是一陣噁心,他近至他面前,攥住他的衣領,破口大罵:「既然沒有犯法,你等何故把她打成這樣,你們這群畜生。」

慕容雲海見他激動如此,大為驚異。自幼,蘇起就對任何事情都比較冷淡,性子涼薄,很少有什麼事情會使他憤怒。

眾人隨着蘇起手指的地方看向那對夫婦的女兒,見這女孩滿臉都是血印,全身的衣服已被撕爛的左一塊右一塊,胸口在流血,左手手指明顯斷裂,右腿大腿根上也露出抓傷的血跡。除非十惡不赦之人,否則任誰看去,也會心疼不止。

慕容姐妹心疼不已,趕緊讓下人送來止血的草藥。

慕容雲海掃眼看了一眼女孩,注意到這女孩右手臂裸露處有一朵黑色的梅花,心中恍然大悟,「起兒如此憤怒就是因為這朵梅花,因為這是獨屬於瓦族人的標識,這女孩是他的族人啊。」

太白城主示意自己的義子放開官差,蘇起惡狠狠地瞪了這人一眼,不情願的放開了他。

「既然他們沒有犯事,你為何要抓他們。說,如有半句假話,我活剝了你。」慕容雲海厲聲呵他。

這人腿上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城主大人,小人與他們無冤無仇,本無意為難他們。只是這女子原是本月要送到京都獻給國主的『儲女』,前日她偷跑出來,小人們追趕至此,不得不動粗。」

所謂「儲女」,其實就是各地給國主儲備的民女,一旦被選上就會被當地官府登記造冊,上報朝廷。時日到了,按照名單送往京都,各地官府若不按照名單如實送往,便是欺君之罪。

此刻,眾人便都明白了,事情緣由依然在於當今國主的昏庸無道。

慕容欣聽完,氣憤不已,正要發作,便見到爹爹給了她一個「閉嘴」的眼神,硬生生把對國主不敬的話語吞進肚裏。

慕容雲海喟然長嘆,心中翻江倒海,「這剛出太白城地界,沒走多遠,所見國中百姓生活如此艱難,國主荒淫一年更勝一年。七年前,師傅說紫微星降落,大治之前必有大亂,想不到亡國之照這麼快就漸生端倪。」

他示意兵士分開一條道,讓這些人離開。

小女兒慕容妍突然躥了出來,攔住這些人,衝著太白城主:「爹爹,就這樣便宜放他們離去嗎?」

「妍兒,不要胡鬧。讓他們滾。」

慕容妍不甘心的讓出了一條道,這些人連滾帶爬、慌不擇路的跑了。

此刻,蘇起的眼睛裏已經沒有了別人,滿眼全是這個女孩。

他細心的查看女孩的傷口,不停的安撫着,以至於慕容姐妹在一旁開始吃醋起來。慕容雲海當然知道,蘇起為何會對這女孩如此熱情。

自七年前子午嶺屠殺,蘇起就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族人。想必,在當年那場屠殺後,絕大部分的瓦族人都被殺戮殆盡。更何況,在這明月國內,當年能翻過危機四伏的麒麟山而活下來瓦族人怕是少之又少。

一番詢問過後,才知這夫婦二人本不是女孩的親生父母,只是路上遇見,比較投緣,認作養父養母,相伴在一塊。經此一劫,夫婦二人驚嚇不已,說什麼也不敢帶女孩一起上路了。加之蘇起那般親人相見不舍的眼神,這女孩就只能暫時跟隨大家一起行動。

天色已晚,眾人趕了一段路,來到一處客棧,今晚就此住下。

店小二一見來了這麼多的客人,喜形於色,滿臉堆着諂媚。

「各位客官,打哪來啊,打尖還是住店?」

蘇起遞給他一些銀兩,

「小二,從哪來跟你沒關係,不該問的不要問。既是打尖也要住店,準備幾間上好的客房,好酒好菜都端上來。」

小二一見銀兩,臉上笑的更開了,忙招呼中答應着。

客棧里,食客們正在吃飯。一見眾人進來,紛紛抬起頭向這邊看,驚詫之色寫滿他們臉上。畢竟蘇起等人穿着官靴,就是女扮男裝的慕容姐妹也是這身裝束。

慕容雲海看見眾人的眼神,才知自己疏忽了,既然是喬裝打扮悄悄去往京都,怎能穿這官靴呢。這荒郊野嶺之地,客棧進來些官府之人,怪不得他們投來異樣眼光。如今在這明月國內,官府之人不會有什麼好名聲,即使不是人人唾之,也是能遠離盡量遠離。

眾人剛剛坐定,鄰桌的幾人見他們離自己太近,忙站起身來,匆匆而去,好似看見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大家面面相覷,慕容妍忍不住了,「爹爹,我們是什麼不幹凈的人嗎?為何一進來,他們就躲着我們。」

慕容雲海不作答覆,只是好言勸慰,「妍兒不必多想,只管吃我們的。今日趕了一天的路,想必大家也累了,吃完了就趕緊休息,養足了精神,明日還要繼續趕路。」

他接着向蘇起說道:「起兒,為父知道你與這位姑娘的淵源。只是我畢竟是官場之人,此次又是進京朝見國主,而這位姑娘還是應徵的『儲女』,每一個』儲女』在朝廷都有記錄。為父進京以後,找找關係把她從『儲女』的名單上勾去倒不是一件難事。只是貿然帶上京都,只會落人口實,此事可大可小,為父不得不謹慎行事。再往前走三百多里有一處歸雲山莊,莊主是我多年老友,為父的意思先把這姑娘放在歸雲山莊,待我等回程再把她一起帶到太白城。」

蘇起明白義父的為難處,聽完,馬上站起身來,俯首回應,「謹遵爹爹的安排。」

慕容姐妹二人當然不知道女孩與蘇起的淵源,尤其是慕容欣,她以為蘇哥哥對女孩別有所圖,心中十分鬱悶。奈何自己穿着一身男兒裝,不能光明正大跟哥哥慪氣。剛聽到爹爹對於這位萍水相逢的女孩如此細心安排,不自覺的醋意涌了上來。見她把碗筷一推,故意弄出聲響,嘴上委屈道:「不吃了,睡覺,越來越沒意思了。」

說完,不等眾人反應,便徑直離去。

《不死亡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