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不死武皇
不死武皇 連載中

不死武皇

來源:外網 作者:xiao少爺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xiao少爺 玄幻魔法

武道之途,乃與天爭命,逆天而行,遭天罰萬劫。世間唯有九脈者,脈與天合,順天而行,身懷天地氣運,迎劫渡身,逢凶化吉。林辰本乃天賦異稟,為天縱驕子,修途一路高歌,遍處風光。因緣偶得奇功妙訣,斷脈重修。從此遭同門羞恥,宗門遺棄,兄弟背叛,處遭唾棄。待我重回巔峰,問鼎蒼穹,勢必一洗前恥,傲世凌天。展開

《不死武皇》章節試讀:

「終於下來了!」林辰腳踏實地,卻是氣喘吁吁,大汗淋漓,俊臉透着虛白,足足萬丈下來,着實損耗不輕。
竟已成功落崖,林辰也不急着探尋,而是先行吞服補氣元丹,打坐閉關,先行恢復氣元,才可有足夠的精神狀態應付不變之變。
數個時辰後,林辰這才蘇醒出關,卻驚喜發現,在恢復元氣之後,不僅精神百倍,自身氣元更是強實精進諸多,氣海更是壯大了半圈,這就是九脈狂訣的妙用。
即後!
林辰眼觀八方,掃視周圍,四周卻是一片昏寂,在地表之下,可以清晰得感受到一絲絲地陰邪氣滲了出來。
定眼一見,在正前方之處,一足殘裂古老的石碑,在黑暗中孤獨佇立。
「這就是鎮魔碑?」林辰暗驚,他可熟讀百書,關於碧雲門的歷史秘聞,也是略有所聞。據說這鎮魔碑,是由碧雲門開宗祖師碧天道人所設。
這鎮魔碑,有鎮邪誅魔之能。
只是眼見,鎮魔碑上布滿殘痕,似乎破敗跡象。怕是封存多年,經過千年萬年的歲月洗禮,鎮魔碑的靈力早已不復當初。
一直以來,在這深崖之下,也被碧雲門化為禁地,誰也不得隨意踏入。而這鎮魔碑本身便是布設具有強大殺傷力的陣法,貿然踏足者,正魔兩道都得遭到鎮魔碑殺陣的攻擊。
「先試試吧!」
林辰自然不敢貿然涉行,而是轉運陰陽武脈,靜心感知八方。想必鎮魔碑封存已久,靈力喪失諸多,定易尋出破綻。
果然!
在林辰超強感知下,發現整個鎮魔碑殺陣之下,流動着一股股強大邪惡的魔氣。在感知魔氣的流動下,發現整個陣法的布置就像是武者的脈絡,如此縱橫交錯,複雜變化,相通為陣。
而武脈,可分生脈與死脈,而這生脈,也便是鎮魔碑殺陣的生門。本來以林辰的能力,是不易找到生門,只是鎮魔碑殺陣經過歲月的侵蝕,早已不復當年,甚至有些陣脈已經有所鬆動。
當然,這鎮魔碑乃是碧雲門鎮邪古器,才能給予碧雲門帶來充沛的靈氣。林辰雖然好奇,但非是為破陣而來。
可不知為何,自塑造了地陰之脈,林辰本身對邪魔之氣竟然產生了難以抑制的誘惑感。就算不是破陣,也想着入陣一探。
終於!
尋得生門,林辰暗呼了口氣,生怕踩着地雷般,沿着所感知的陣脈,一步步翼翼前行。待到生門,鎮魔碑近在眼前。
忽而!
一股強大威嚴的靈力氣息,猶如驚潮般壓蓋而來,險些便讓林辰給跪了。這可是碧雲門開宗古器,確實不是小小氣武境所能觸犯。
可林辰就像是中了魔咒般,腦海里似乎產生某種強烈的呼喚,像是帶毒的罌粟花,極力誘惑着林辰,不可自拔。
情不自禁,林辰竟是控制不住抬手觸向鎮魔碑,而腳下踩着的正是整個陣脈的生門。當林辰恍惚中清醒過來之時,不及後悔,便只覺一股強大神秘的力量,在鎮魔碑中卷出一團詭異的漩渦。
「啊!~」
林辰失聲驚叫,意識瞬間陷入模糊,捲入未知。
良久
「額?我這是」迷迷糊糊中,林辰如夢初醒,腦像生痛。
眼見!
四方一片昏黑,伸手不見五指,像是一片地下洞窟。更為驚訝的是,在這洞窟之中,可以清晰得感受到陣陣強烈的魔氣,而林辰的地陰之脈更是自行運作,異常活躍。
「好濃郁的魔氣!」林辰心下一驚,陰陽武脈,須平衡相合,就是再心動,林辰也不再如此放肆去吸收魔氣,只得竭力剋制住。
即後!
林辰掌生氣焰,照亮黑暗,勘察周方。
驚見!
四周布滿骸骨,七零八落,死狀慘烈,在這瀰漫的魔氣中,亦是蘊含著濃重的死氣。在這滿地的屍骸中,唯獨顯眼的是,便是倒在一座石台上的骸骨。
那具骸骨上,嘴骨與眼眶擴張,可見死前悲憤不甘,兩手竟是握着一柄暗血色的匕首,刺入其胸骨,渾身骨骸早已發黑。
隔着遠遠的,林辰便感覺到那血色匕首中傳來一股極度邪惡的氣息,連着自身氣血也控制不住的躁動起來。
「好邪惡的氣息!」林辰滿色駭然,可不知為何,在林辰盯着這血色匕首的時候,腦海里傳來的魔音更加強烈,極力呼喚着林辰。
林辰意志力雖強,可終歸修為太低,又在這魔氣濃重之地,本身對林辰的地陰之脈帶來了極大的刺激與影響。
一時間,林辰像是着魔了般,雙瞳痴迷般的緊盯着那把血色匕首,竟控制不住自我,抬起腳步,一步步前行過去。
直至!
當林辰握向那血色匕首的時候,一股冰冷邪異的氣息,瞬息漫體而來,狠狠侵蝕着他的血肉,侵蝕着他的靈魂。
「啊!~~」
林辰痛苦驚叫,清醒之時,卻驚恐發現,體內的血液像是被抽幹了般,不斷流向血色匕首。得到林辰武血,血色匕首則被喚活了般,閃爍着邪惡血光。
林辰想要脫手,可掌心像被強力膠黏住了般,無論如何掙扎努力,始終無法擺脫。而體內的血液,卻是瘋狂不絕的流失。
恐懼!絕望!乃至死亡!
各種負面情緒,衝擊着林辰的心神,整張俊逸的面容,痛苦的扭曲,面色蠟白,由於氣血的流失,整個身體呈現乾癟趨勢。
更為恐懼的是,本是一頭茂密烏黑的頭髮,竟是開始不斷脫落,全身像是流失了水分般,肌膚髮裂,猶如枯樹榦皮,一種有生到死的變化。
懊悔!懊悔!
果真是好奇害死貓,好不容易凝聚氣海,以為可以一步登天,重踏巔峰。卻是因為一時好奇,陰溝裡翻船,丟了性命。
不甘!不甘!極度的不甘!
「不!~」
林辰心底怒吼,一股逆天不屈的求生意志,如同噴發的火山般爆發,迸發出無限的潛力。一串串神秘詭異的古紋,卻如螞蟻般鑽入林辰的腦像。
血魔經,第一層心法,以血換血!
以血換血!
血色匕首突然血光爆盛,一股極地邪惡的惡血,竟以迴流的方式,順着林辰的掌心,橫衝直撞的魚貫而入,奔騰在四肢百骸,筋骨脈絡。
頃刻間!
氣血激震,如同脫胎換骨般,生死逆轉,破而後立,涅槃重生。一股股旺盛的氣血,重新激活了林辰的氣血,以一種新生的方式,造化着林辰的血肉。
林辰的肉身,剎那間變得晶瑩剔透,猶如瑰寶。一根根筋脈重新梳理,變得更加強韌,每一寸經脈,每一根骨肉,都在閃閃耀着邪異的光芒。本是脫落的頭髮,重新生長出濃密黑亮的髮絲,富有光澤。外皮脫落,顯露出美玉般的皮膚。
一切一切,宛若破繭重生,全身上下煥發出無限的生機。而林辰的雙瞳,更是閃爍着邪惡的血芒,眼瞳深處竟是那無盡的魔道黑暗。
氣血暴漲,戰體大增,讓林辰有種不吐不快的暢快感,渾身更是充斥着無窮的力量。識感再度增強,眼觀岩紋,耳聞蟻斗,感知幾乎敏銳到了極致。
而這邪惡氣血,恰好適合林辰的狂脈,便將狂暴的氣血,轉入狂脈,融合淬鍊。渾身氣血變得猶如開水般,熱血沸騰。
狂化!
只若狂化氣血,林辰便可直接翻上兩倍的戰力,隨着狂脈與氣血的增強,狂化的戰力也便更加強悍。
「痛快!」
林辰狠狠抽出血色匕首,匕身上流動着詭異的血紋,給他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激化他的邪性。
血弒!
乃為上古邪器,嗜血為生,奪人氣血,為上古邪祖血魔血煉之物。
「武道不分正邪,晚輩謝過前輩了!」林辰道,這九脈狂訣果真承天載運,可逢凶化吉,竟得血煉之物,亦可脫胎換骨,練就狂脈。
可能是感受到林辰的真誠,後繼有人,在血弒拔出之時,眼前那具黑色的骸骨,立馬化作灰灰,雲消雲散。
隨而!
一個血光晶瑩的戒指,隨空落下,林辰一時驚疑,便將那血光戒指握在掌心。
噬血戒!
同是血魔血煉之物,與血弒相鋪相成,只是噬血戒似乎被封印,需要不斷灌入氣血才可激活,現在可當作是個儲物靈戒。
「亦正亦邪,未來之路,該是如何?」林辰暗嘆,在這殘酷的世界,正魔向來兩立,恆古以來難以化解的仇怨。
正想着!
突然整個洞窟魔氣暴動,地層龜裂,狂暴震動起來。
「糟!要塌了!」林辰臉色驚變,只知如何進來,卻不知該如何出去。
忽然!
「嘭」得一聲!
腳下爆震,不及反應,林辰只覺一腳陷空,驚叫着墜落下去。而崩塌的地層之下,竟藏地下暗流,通向未知。
林辰暈頭轉向的在暗涌中打轉,磕磕碰碰,撞得頭冒金星,幾番險些暈闕過去。
終於!
明光豁然,林辰碎亂石一同被暗流衝出,竟是落身於一片深潭中。林辰被暗流嗆得難受,只想透出一口氣,便如同魚兒般,迅速游向水面。
噗!~
水花四濺,林辰一頭衝出水面,見這碧雲藍天,清新空氣襲來,頓時如獲大釋,神清氣爽,暢快而笑:「哈哈!碧天湖!是碧天湖!我出來了!終於出來了!」
這一日!
收穫良多,不僅奪得上古秘寶,更是修為大增,達到一轉氣武境巔峰。如今尚有六日,林辰便決定在這碧天湖修鍊上六日,些許便可提升至三轉氣武境。
【萬域閣www.wanyuge.com】

《不死武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