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財閥大佬:你的小嬌妻又掉馬了
財閥大佬:你的小嬌妻又掉馬了 連載中

財閥大佬:你的小嬌妻又掉馬了

來源:google 作者: 一尾錦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孟琬 霍寒霆 霸道總裁

【甜寵+馬甲+暴爽+女強】被繼母陷害的孟琬莫名其妙睡了一隻不要報酬只要負責的鴨,孟女神表示只是一夜情緣,不願捆綁沒想到回家後就遭遇了渣男退婚,被親爹趕出家門的悲慘經歷孟琬帶着幾個億的身家跑了……某一天孟琬赫然發現鴨少爺竟然和八大世家之首的頂流同名同姓還撞臉!霍總裁也發現,身為淘寶小店主的嬌妻居然有無數個馬甲「老實交代,你的億萬家財是睡出來的嗎?」「我給你睡,錢也都給你」某總裁纏着她不放「霍爺,節操呢!!」孟琬暴怒「夫人馬甲都掉光了,要節操有何用」展開

《財閥大佬:你的小嬌妻又掉馬了》章節試讀:

霍寒霆漆黑的眸子深了深。

「六個億。」

「叔……咱們有錢也不是這麼造的啊!」聽到男人再次開口後,霍月媛驚的手裡的酒杯差點掉了。

「加!」

女人咬牙,按住話筒擴音:「我出六個億。」

一棟別墅拍出六個億,全場都在震驚,拍賣行的估價也就兩個億左右。

主持人激動的大聲喊:「六個億,一次。」

孟琬咬着牙,握着杯子的手,青筋暴起,扭頭望向一旁的秦羽。

秦羽撫着額頭,「你也知道我的,我根本存不下來錢。」

「六個億,三次。」

月景灣最後以六億價格成交。

孟琬一口悶下杯中的紅酒,將放在桌子上的面具拿了起來。

霍寒霆要是在她面前,她能把他一刀砍了。

「琬琬啊,別衝動。」秦羽有些擔心的看着她,「你如果真的想要月景灣,咱們日後再想想別的辦法。」

孟琬攥着拳頭,狠狠地道:「秦羽,你幫我好好查查那個霍月媛。」

如果霍月媛是個男人的話,孟琬早就已經把她賬戶里的錢全都黑掉了,只是因為她是個女的,還在隱忍的邊緣遊走。

望着快要暴走的孟琬,秦羽隱約感覺智齒有點疼,生怕孟琬因為太激動做出違背道德意願的事。

真的是不能得罪女人,而且還是這種有能力的女人。

「琬琬,你也別發愁。」秦羽摟着孟琬的肩膀,「姐姐帶你去浪一下,放鬆一下。」

孟琬沒拒絕,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她真的很少吃虧,還在一天之內吃了兩個虧。

這個仇,她是真的記住了。

夜色酒吧

高級VIP包廂里,為了哄孟琬高興,秦羽一口氣找了十個少爺,各個都是膚白貌美氣質出眾。

「你們今天的首要目的,就是把我姐妹伺候好了,她高興的話,好處少不了你們的。」秦羽一隻手環着孟琬的腰,相當霸氣的開口。

「琬琬,你啥也別想,把腦子放空來玩,明天醒來又是一條好漢。」

少爺們爭先恐後的坐到孟琬的身旁,倒酒的倒酒,聊天的聊天,還有兩個想要給孟琬捶背按摩。

還沒碰到她肩膀,孟琬就迅速避開,眸色森冷地說道:「滾。」

她現在心煩意亂,滿腦子想的都是月景灣那套房子,板上釘釘的事,就這樣從指縫間溜走,她又如何能甘心?

「這些小哥哥你都看不上嗎?」見孟琬不喜歡,秦羽也頗為不耐的擺手,把那十幾個男人都給轟了出去。

「我早上剛栽在鴨子的手上,你還來這招?」孟琬眯起眼瞳。

不知道怎麼的,在那一瞬間,腦海中居然浮現出那張猶如經過上帝之手精心雕琢的臉龐。

「我這不是看你不高興想要讓你分散下注意力嘛。」秦羽也很委屈,她這個小姐妹要錢有錢要顏有顏,圈子裡喜歡她的都能從這裡排到酒吧門外去了,這麼多優秀的好男人她一個都沒瞧上,非要和蕭家那小子捆綁在一起,現在好了,直接被渣妹給綠了。

「對了琬琬,洛傾傾還有那個蕭渣男需不需要我派人去教訓一下?好歹給你出口氣。」想到孟琬被退婚的事,秦羽氣的咬緊雙唇。

「暫時不用。」孟琬忽然把酒杯放在桌上,緩緩起身,「有點悶,我先出去透會氣。」

孟琬剛從包廂里走出來,就被好幾個男人輪着搭訕。

「美麗的小姐,請問可以請你喝一杯嗎?」

「小姐,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那些男人衣着考究說話也很得體,問題是,孟琬眼光很高,一個都沒看上。

「讓開。」

她今天完全沒心情和這些人搭話。

酒吧里的音樂聽着也讓人心煩意亂,如果他們再糾纏,孟琬肯定要忍不住動手。

「是不是碰上什麼煩心事,哥哥幫你解解悶。」一位長相的油膩男人走過來,輕浮地把手伸過去想要摸她的臉。

孟琬眸中閃過一抹冷芒,拳頭握緊。

就在她正準備動手的時候,只見一道高瘦挺拔的身影擋在她面前,緊接着油膩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後,直接被撂倒在地上。

「敢在小爺的地盤鬧事?活的不耐煩了。」男人鬆了鬆手指骨,語氣格外囂張,「滾!」

油膩男人艱難從地上爬起來,也不敢再說話,踉踉蹌蹌的逃走了。

原本想要動手的孟琬見已經有人替她,緊握的雙拳一點點鬆開。

男人轉過身,迷離的燈光打在他那張俊美的臉龐上,他微微一笑,語氣輕鬆但不輕浮:「小美女,一個人喝酒可要注意安全哦,不是每個男人都像我這麼善良的。」

孟琬眯起眼瞳,看着替她出頭的男人。

男人身高約莫一米八,穿着一身酒紅色的西裝,一雙狹長的丹鳳眼,鼻樑高挺,看上去有些邪魅。

而在男人身旁還站着一人,個子居然比他還要高,一襲高定的黑色西裝讓他看上去和酒吧的氛圍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方才孟琬覺得邪魅的男人長得挺帥,可是和身邊這位一比,簡直就是黯然失色。

那雙黑眸中透着孤傲和冷冽,削薄的雙唇微微上翹,顯得禁慾又霸氣。

這張臉越看,孟琬越覺得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你?」她瞳孔猛然緊縮,面露驚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