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財富系統,從物價貶值百萬開局
財富系統,從物價貶值百萬開局 連載中

財富系統,從物價貶值百萬開局

來源:google 作者:明月幾時有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明月幾時有病 程斯哲 都市小說

程斯哲挺倒霉的,被准丈母娘因為彩禮打出了家門,被未婚妻分手,準備很久的面試也黃了……程斯哲看着手機上面房東的催房租信息,只覺得作為一個社畜,前途一片黑暗……正當他想要了此殘生的時候,意外卻發生了「叮,恭喜宿主倒霉值爆滿,正在為您激活財富系統」「激活系統成功,當前世界物價貶值100萬,宿主存款不變」從此,法拉利隨便開,十幾塊錢隨便買大別野一百多,買個十棟先玩玩賭石鑒寶,玩名畫豪車手錶,這玩意幾塊錢一個啊拉菲就是葡萄汁,就得對瓶吹踩箱喝主食可以不吃,吃龍蝦一樣能吃飽誰有夢想,我可以幫你實現!帶着好友提車,結識名門總裁,這才是有錢人的標配一個字,爽!展開

《財富系統,從物價貶值百萬開局》章節試讀:

「你到底要找一個什麼漏啊,我也幫你看着點。」

程斯哲沒說話,走到一個小攤子前,拿起一件東西看了一眼,然後又放下了,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位小兄弟,我看你是個行家,怎麼,我攤位上的東西都沒有長眼的?」

程斯哲搖搖頭,道:「說是現代工藝品,都抬舉您了。」

老人面子上實在是有些掛不住,現代工藝品這樣的事情,直接被點出來,也是不好看。

「誰說的,我這是正經的古董,你看這三彩馬。」

程斯哲拎起一個來,看了看,道:「應該沒燒兩年,連表面的彩釉顏色都是光滑的。」

陸銘聲沒忍住笑出聲來。

「還有這個青花瓷,還有這個徽宗汝窯……」

程斯哲一樣一樣的點出毛病,周圍的人圍得越來越多,都在看他。

但是評價卻褒貶不一,但是主要說的還是沒有這麼砸攤子的。

「小兄弟,差不多就得了,在這裡的不過都是混口飯吃。」

陸銘聲也覺得程斯哲有點過了,但是程斯哲說完,指着一張仕女圖,道:「但是這個不錯,你開個價吧。」

老闆也懵了,沒見過這樣的人,砸完攤子還來送生意的。

但是程斯哲就是這樣的。

也不知道老闆是不是被程斯哲挑毛病給挑的心虛了,直接道:「這個仕女圖是民國的仿品,不值什麼價錢。」

程斯哲被這個反應給逗笑了。

「沒事,你出吧,我不還價就是了。」

老闆斟酌了片刻道:「你要是真的誠心要,我是一毛收來的,你給個一分二就行了。」

程斯哲反應了幾秒鐘,拿出錢來,不多不少正好就是一分二。

此時,系統提示音響起。

【潘家園撿漏任務完成,獎勵財富值三十,原始財產積累增加一萬元。】

正在大家疑惑程斯哲為什麼買了一個仿品的時候,程斯哲和陸銘聲已經悄然離開了現場。

「我剛才聽他們說,不知道你是真懂還是假懂。說你不懂吧,你還點出了這麼多的錯誤,說你真懂吧,你還買了一個仿品。」

程斯哲看着手裡的畫,手指摩擦着捲軸,沉默片刻道:「這不是仿品。」

陸銘聲掃了一眼展開的一小節畫,笑了一聲道:「這要不是仿品,我把這幅仕女圖吃下去,一毛二買唐寅的真跡,開玩笑吧。」

程斯哲不說話,回到了家,他就把自己關在了屋子裡,嚇得陸銘聲差點以為程斯哲是覺得自己看走眼想不開了。

結果不到一個小時,人就出來了。

「哥,你這是幹什麼啊,一言不合就自閉?你是要嚇死我還是要嚇死我?」

程斯哲揭了半天的畫有點累,沒說話只是指了指屋內。

陸銘聲若有所思的走進屋內,然後就傳來了一聲:「我草!」【一種植物】

程斯哲勾唇。

「不是哥,你這是怎麼做到的,你怎麼知道這是兩幅畫?眼力這麼牛嗎?」

「你看這個畫的裝裱不對,要是這幅畫是假的,根本沒必要用這樣的裝裱方式。」

陸銘聲這才發現了問題。

這幅畫上面的畫確實是假的,但是下面卻藏了一副真的,這樣的裝裱,一般情況下是戰亂的時候,人們為了保存真畫才會在上面放一張假畫。

「兄弟,別的不說了,只能說你真的牛逼!拍賣場上面好多年沒有拍唐寅的仕女圖了,這樣的一幅畫最起碼要十元起跳吧。」

程斯哲緩了一下才點頭,要知道貶值前唐寅的一幅畫在拍賣場上面最起碼要千萬起跳,現在起跳價格成了十塊錢,讓他有點接受不良。

【宿主,你要學着接受,不然萬一有一天交易的時候說漏嘴怎麼辦?】

程斯哲也覺得自己是應該趕快接受了,而且自己的生活品質也應該提高上來了。

「走吧,帶你去買車。」

陸銘聲沒反應過來:「你今天已經花了一分二了,還要去買車?」

「嗯,沒車不方便。」

他的話音一落,就聽見系統說道【檢測到宿主需求,下面發佈任務,買車任務,限時十二小時,獎勵財富值30。】

這個系統還真的會看需求下任務。

不過倒是挺好玩的。

不顧陸銘聲的嘮叨,直接把人帶去了4s店。

實在是沒想到一進去就碰見了上次的那個銷售經理。

程斯哲都有些意外。

「趙經理?」

趙經理一見是程斯哲,跟看見自己家的**爺一樣,小跑着就過來了。身上的肉都隨着他的動作,一顫一顫的。

「程先生,您這是缺車開了?」

上次程斯哲沒開車,趙經理以為他是沒開,但是實際上程斯哲是沒有車。

在帝都就他之前打零工的那些個錢,還需要攢彩禮,根本就空不出錢來養車。

「嗯,你也是這邊的銷售經理?」

這年頭賣房賣車還互通有無了?

「不是,但是這家4s店,和我們盛軒一樣,都屬於季氏集團名下,我今天是來探討點業務。」

和趙經理說話的,自然就是這家4s店的銷售經理了,一見自己老夥計這麼捧着這個年輕人,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不簡單。

「程先生是吧,我是這裡的負責人,請問您需要什麼樣的車子呢?」

程斯哲想了想,道:「價格不是問題,外形……」

「外形最炫酷的,就是那種跑車,馬力最足的那種。」

趙經理看向自己的老夥計道:「這位程先生是高端人士,只是平時有點低調。」

言下之意,你可要把人伺候好了。

劉經理當然明白這裏面的暗示。

「您看看這兩款,一個是您喜歡的,高端大氣,但是透着點低調。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店裡新到的一個新款的跑車,大紅色,火紅張揚。」

程斯哲點點頭,很是喜歡,看向陸銘聲:「喜歡嗎?」

陸銘聲當然喜歡,但還是低聲道:「喜歡是真的喜歡,但是太貴了,最起碼要十五塊錢。」

陸銘聲說的還是其中一輛的價錢。

兩輛車算上全辦下來,最起碼要四十塊。

程斯哲扯了扯嘴角,沒理他的話,只是問道:「你就跟我說你喜歡還是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陸銘聲不假思索道。

「我的兄弟,喜歡就可以直接擁有。這是你站在我這邊的好處。」

憑什麼蔣游就可以用錢來買通他身邊的人,他為什麼不能給真心對待自己的人一點好處呢?

雖然說患難見真情,但是有誰喜歡真的只和你共患難呢?

「刷卡。」

程斯哲剛把卡遞出去,就聽見一道聲音,是十分可愛的聲音,聽起來如玉珠落盤,只聽聲音就知道一定是個美人。

「哥哥哥哥,這個我喜歡,我要這輛車。」

「好,給你買。」

車子的價格不低,只是聽見就定下來了,可見來人非富即貴。

程斯哲看了過去,就發現剛才對自己還是比較殷勤的劉經理,已經小跑着過去了。

「季先生,您大駕光臨,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啊,我好清場啊。」

程斯哲挑眉,季先生……哪裡的季先生這麼大的派頭?

也許是程斯哲的目光如有實質,季清臨望了過來。

「這裡有顧客在,怎麼能讓人清場呢,顧客就是上帝,你這樣豈不是違背我們的宗旨?」

季清臨說話的時候,聲音也是清朗的,如果說真的要比喻,那就是一個人中君子雅正端方得讓人挑不出錯來。

「是這個理由。」

程斯哲見到這麼一個人,一點都不怯場,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身份而變換一點表情。

更加沒有銷售經理那樣的諂媚。

哪怕他已經猜出來了這個人的身份。

「哥,我想要這個跑車,這個大紅色的,好看極了。」

旁邊的女孩叫哥,應該就是季家的千金,季清婉。

「這個……」

銷售經理表情有點難看。

「怎麼,你還怕我在這裡買車不給你錢嗎?」

「當然不是,」劉經理連忙解釋,「只是有些不巧,這個車已經被這位先生給定下了。就在小姐來的前一秒,這卡已經給我了。」

劉經理有些為難的晃了晃手裡的卡。

「我不管,我就要這個車,我可以付多些價錢。」

集團的小公主看中的車,別說是自己付錢,就算是不付錢,也有的是要攀高枝送車過去的。

更別說季清臨就這麼一個妹妹。

程斯哲表情有些嚴肅,冷冷的看了眼季清婉的方向。

陸銘聲十分了解他,一看就知道這位祖宗這是生氣了。

連忙把人拽到一邊道:「我也不是非要不可,你不是買了一個了嘛,我完全可以直接開你的啊。」

其實程斯哲很喜歡季家的房子,還決定以後買東西都在這裡了。

但是如果今天季家要把那輛車拿走的話……

「不許,這是顧客先看上的,你不能要。」

季清臨說的十分冷靜,一點私情都沒有。

但是小公主不樂意了。

「憑什麼啊,我在自己家的車行里看上輛車,我又沒有不給錢,為什麼非得我讓出去啊。」

「因為這是顧客先看上的。」

季清臨一錘定音,隨後看向程斯哲。

「這位先生,舍妹嬌縱,讓你見笑了,劉經理,這位先生買的這兩輛車,都按八折出售,算是我給這位先生賠禮道歉了。」

程斯哲挑眉,沒想到季清臨這樣大公無私。

「季總倒是實誠人,我不貪季總的便宜,這輛車就讓給季小姐了。」

程斯哲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看了一眼陸銘聲,因為是程斯哲出錢,陸銘聲自無不可。

「這個……」

季清臨看出來了程斯哲結交之意,觀眼前的青年人,年齡不大,但是周身的氣質卻是難得不浮躁,還算是沉穩。

「季清臨。」

「程斯哲。」

二人一同勾唇,雙手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