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太凶!嬌軟知青被氣哭
糙漢太凶!嬌軟知青被氣哭 連載中

糙漢太凶!嬌軟知青被氣哭

來源:google 作者:允一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忍 沈希 現代言情

【糙漢】【甜寵】【治癒】【莊園空間】末世大佬沈希一朝穿書,卻被偏心眼的父母和被異世魂霸佔着的『妹妹』逼着下鄉,更是被『妹妹』安排被渣男陷害先是栽贓她是為了和男人私奔才下鄉的,又讓渣男把她在鄉下的名聲也搞臭,漂亮的臉蛋也被毀容想讓我下鄉是嗎?那就如你們所願吧!在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沈希爽快的下了鄉在這裡,她虐渣男,手撕白蓮花,備戰高考,終於以全市狀元的身份重新回城『妹妹』和全家都傻眼了!不成想,她後面竟然跟着那個一開始說絕對不會喜歡上她的糙漢,她被抵在牆上,困在男人雙臂間,「沈希!招惹了我還想跑?這輩子你都別想甩掉老子!」展開

《糙漢太凶!嬌軟知青被氣哭》章節試讀:

薑母得知沈希要去鎮上後,立刻道,「你初來乍到不認識路,讓阿忍陪你一起去吧!剛好他能幫你提東西!反正他也就這點用了。」

正在劈柴的姜忍:「……」

來自老母親的嫌棄讓他一向冰冷的臉上也帶上了一絲不服氣,但是在老母親強勢的目光下,他還是屈服了。

算了,剛好他到鎮上也有事,就當帶個路吧!

本來沈希是想拒絕的,不過她看到姜甜甜在一旁興奮的直蹦,「媽!我也要去!上次去鎮上還是兩年前呢!」

薑母正想呵斥這沒眼力勁的女兒,就聽沈希答應,「好!甜甜一起去吧!到鎮上姐姐辦完事給你買糖吃!」

有了姜甜甜至少氣氛不會冷場,而且也不會有人多想。

就這樣,三個人一路到了村頭,石橋上坐了兩排閑聊的大爺大娘。

姜忍壓根沒有和他們打招呼的意思,倒是姜甜甜很出乎沈希的意料是個八面玲瓏的姑娘,「大爺們好!大娘們好!」

沈希也跟着問了好。

當大爺大娘們得知他們要去鎮上時,略帶惋惜的說:「你們晚了會,小姚村的拖拉機剛經過,拉着個腳脖子流血的笨知青走了。」

「小姚村的,願意送咱村的知青去鎮上?」姜甜甜有些驚訝,她記得小姚村的村長可是出了名的小氣鬼。

「哈哈哈!」大爺爽朗一笑,隨地吐了口老痰,「那可要提一嘴咱們村新來的那個,不知道叫啥的女知青,直接躺在了拖拉機的輪子前面,說要是不拉就從她身上碾過去,可把那小老頭嚇壞了,哈哈哈!不愧是大城市來的娃娃,彪的很!」

沈希一聽就知道這是柳小蘭干出來的事,柳母在他們那一片就是出了名的潑婦,柳小蘭耳濡目染,也算學有所成。

趁不成拖拉機,走到半路倒是讓他們乘上了一輛牛車。

趕牛的大爺在前面吸着旱煙,沈希三人坐在牛車裡呼吸着二手煙,不時被嗆的咳嗽出聲,逆風飄過來的時候煙甚至把姜甜甜給熏哭了。

姜忍忍無可忍,「大爺,您能先別抽了嗎?」

大爺嘴巴一歪,「我老伴活了六十多年都沒能管住我,現在她死了,你一個瓜娃子想管我?跟你講,大爺年輕的時候可是當過兵的,當年要不是這口煙,沒準早就上西天了,這輩子離不 了這玩意兒!」

沈希把姜甜甜拉過來趴到自己的腿上,自己也閉着眼睛,揚聲道,「大爺!我覺得您最好克制一下,我爺爺當年也是煙不離手,後來得了肺癌,現在墳頭草都三尺高了!」

她知道老一輩的脾氣生活習性已經有了固定模式,根本就不會聽勸,如今他們人在牛車上,不得不低頭,所以她聲調放軟了些,「大爺,您年輕時一定很英勇吧?能給我們講講嗎?」

老大爺果然把煙斗放到了一邊,繪聲繪色的講起了自己那些崢嶸歲月,從自己上戰殺敵,和隊友們在雪地里怎樣艱難萬分的存活下來,到他和愛人的相愛。

講到他們生了第三個兒子時,他們終於到鎮上了,但是老大爺還意猶未盡,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遇到對他的歷史聽的這麼如痴如醉的年輕人了。

沈希不止是安靜的聽着,還會在合適的時機捧哏,『真的?』『不會吧?』『然後呢?』『您可真棒!』

走的時候,老大爺直拉着她的手,「沈知青,一會我就在前面的路口等着你,你辦完事我還拉你回去,給你接着講!」

沈希盛情難卻,只得答應。

姜忍面無表情,「好了,我們也在這裡分開,回去的時候在路口集合。」

「好。」

此話正得沈希之心,她還在想着找個什麼理由呢!畢竟她還想買點女孩用的貼身的東西。

她向南,姜忍帶着姜甜甜向北。

此時的鎮上,除了供銷社就只有國營飯店這種地方能正大光明的營業。

想買點緊俏的東西都得到黑市上。

沈希看了看日頭,決定先去垃圾站轉一圈。

與此同時——

沈印剛回到家,就看見家裡人都在,不止家裡人,就連街道主任和幾個常和家裡來往的婦女同志都在。

「哥,你可回來了!」沈玉快跑幾步,迎住了他。

沈印看了看她臉上急切的表情,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是,」沈玉大聲道,「哥,就等你了。」

等到眾人都把目光放在她身上時,沈玉有一種自己萬眾矚目的感覺,從前這種目光都是屬於沈希的,從今以後,就都是她沈玉一個人的了。

「今天在場的都不是外人,我有話就直說了,是關於沈希的。」沈玉拿出了被沈希藏在床底下厚厚的一疊信紙。

「沈希是我的姐姐,本來這話不應該由我來說的,可是,不說的話就是害了她!你們知道沈希為什麼下鄉嗎?」

沈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着急的搶過了信紙,「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希希她怎麼了?她下鄉自然是響應國家號召建設新農村的!」

信紙被沈母展開來,幾個愛湊熱鬧的婦女也都湊了過來看。

沈玉滿意的勾起唇,在屋子裡胸有成竹的踱步,「沈希她其實是和那個男人私奔到鄉下的!就是家裡特別窮,一個寡婦拉扯大三個孩子的何家!」

「姐姐她從高中起就喜歡上了何雨文,為了這個男人,她把爸媽省吃儉用給她的零花錢都給了那個何雨文,而那個何雨文根本就不喜歡她!姐姐這樣是不對的,我們要及時糾正姐姐的錯誤呀!」

說完後沈玉覺得沈母的表情有些不對,還有哥哥的表情,滿屋子裡的人看她的表情就像在看耍猴的一樣。

她覺得很奇怪,摸了摸自己塌癟的一張臉,「媽,怎麼了?」

「啪!」響亮的一巴掌乾脆利落的甩到了她臉上,沈印同樣萬分失望的看着自己這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