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長生境
長生境 連載中

長生境

來源:google 作者:明日的嗯咯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丁婉君 奇幻玄幻 鄧景

天才鄧景,意氣風發不料,間接害死全族從此,有人恨他,有人懼他,亦有人愛他但,沒有人懂他因為,真正的高手,都是寂寞如雪正如這無盡的星空,永遠那麼的高處不勝寒展開

《長生境》章節試讀:

夜已深。

「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來!」婦人看着跪在地上的鄧景,責問道。

鄧景筆直跪着,明明跪着,臉上卻沒有一絲悔過之意。

「怎麼不說話!」

鄧景嘆息道:「這是我的終身大事,我為自己做主有什麼錯,那個丁婉君就是個廢物女人,她和我差不多大,可卻連地靈境都沒有,這種未婚妻?不要也罷!」

「胡說什麼!」鄧母怒極,轉手就是一巴掌,空中留下清脆的響聲。

鄧景依然目視前方,並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懲罰而變化情緒,他既淡定又從容。

「你知不知道,你爹和他爹,可是生死兄弟啊!如果當年不是他爹捨命相救,今日焉還有你?」

「他女兒就算做不成你的妻子,你最起碼也得把她當成妹妹看待吧,怎麼可以去做這種沒有禮數的事情。這個婚約,當初是我們做父母的定下來的,你如果覺得不好,不妨把她母親和她一起邀見過來,把這個事情商量一下,這樣才能對得起我們長輩,不是么?」

鄧景答道:「她母親今天已經過世。」

「什麼?唉,也是個苦命孩子啊。」

「所以,我後來也沒提這個婚約的事情,提前回來了。」

「你提前回來幹嘛?她母親走了,現在她就是孤苦無依的人,你應該把她接回來,我們來照顧她。」

「我沒想那麼多。」

「你沒心沒肺的,也不指望你,還是我自己去把她接過來吧。」

這時,一個男侍衛走進來。

「報夫人,有個叫丁婉君的女人求見。」

鄧景眉毛緊皺,這女人,怎麼不請自來?方才白天,她還說沒心情見客,現在主動來訪是為何故?

「婉君來了?快快快,快讓她進來。小丫頭肯定受委屈了。」

鄧母看了一眼鄧景,說道:「你快回房吧,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了,你們白天發生這樣的事,見面多少也有些尷尬。」

「好,母親告辭。」

次日。

鄧景便看到,丁婉君待在母親身邊,兩人有說有笑的,看得出,母親很喜歡丁婉君這丫頭。

他刻意迴避二人,向著另一邊走去。

鄧母叫道:「你去哪?吃完早餐再走啊!毛毛躁躁的。」

鄧景回了句:「我要去打坐修鍊,就不吃了。」

丁婉君嘴角上揚,也不知心裏在想些什麼。

他依然來到老地方,躺在那裡,舒服曬着太陽。

突然不遠處傳來魔獸的嘶吼聲,隨後便是一個女生驚恐的尖叫聲。

嗯?

這聲音有點熟悉。

雖然他並不想多管閑事,但如果是認識的人,出手相救還是有必要的。

很快,他趕到現場。

只見一個女生,驚慌失措坐在地下。而她的前方,是一隻二階赤虎獸,獸背上還站在一個男生。

這兩個人他都認識。

男的秦玉龍,女的鄧之欣。女的是他的本家堂妹,但卻比他小一個月而已。

秦玉龍帶着威脅的語氣說道:「你要是不想挨揍,就老老實實把你手上的蘭馨草交出來。」

「憑什麼,這是我花了一天時間才採到的,你……你居然想不勞而獲。」

「是你的?誰可以證明,我也看到了,難道不也是我的么,哈哈哈。」

這小子是秦家人,仗着自己可以驅使魔獸,在這一帶,對着同齡人作威作福,經常幹着欺男霸女明搶豪奪的勾當。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誰不知道秦家可是玉凌城第一世家。

「秦家的小孽畜!」鄧景的聲音飄來。

「什麼!」

秦玉龍正想發怒,鄧景已經快步來到了魔獸的背上,速度快到秦玉龍來不及反應。

砰!

一拳打出,後者直接飛出,重重砸在了十米開外的一個歪脖子樹上,樹也應聲而斷。

呃啊!秦玉龍被揍的直吐血。

隨後,鄧景跳在後者面前,俯視着他。

這時魔獸反應過來,發出一聲怒吼,朝着鄧景撲去。

鄧景一個後蹬,彈射而起,左腿一記鞭腿狠狠擊出,正好踢中赤虎迎面而來的頭部。

咚!被擊中的赤虎,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個圈,這才停下了。

「嗷嗷嗷,嗷嗷嗷……」赤虎在地上發出慘叫聲,滿眼驚恐之色看着鄧景。

秦玉龍痛苦地摸着胸膛,對鄧景罵道:「鄧景,你可知道惹怒我們秦家,會有什麼後果么?」

鄧景完全沒有興緻搭理他,而是轉身詢問鄧之欣:「你還好吧?」

「謝謝景哥哥,我沒什麼事。」這時,鄧之欣才從地上起身。鄧之欣看向鄧景的眼神里,滿滿的都是崇拜和感激。

「那送你回家吧。」

「好。」

「喂!可惡可惡可惡,你有沒有聽我說話!」被忽視的秦玉龍在一旁怒吼。

可是,兩人很快走遠了,徒留他在這裡無能狂怒。

秦家。

「哥,你要給我報仇啊!」

他哥叫秦玉明,無奈嘆氣道:「你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惹玉凌城第一天才鄧景?這個忙我也幫不了你,你就長點心吧。」

「可是,我們可是玉凌城第一世家,難道還怕他一個小小的鄧家不成?」

「閉嘴!以前你就愛惹事生非,我也就不說你什麼了,今天你惹到了硬茬,還不知悔改,這樣下去,恐怕哪天我得替你收屍!」

「可是……」

秦玉明把手一揮:「別說了,長點記性,這種事情不要再說了。」

秦玉明走後,秦玉龍重重捶了一下桌子,此仇不報非君子,他可不打算放過鄧景。

「哎喲,你在這裡搞什麼動靜啊!誒,哥哥,你的臉怎麼了,誰揍你了?」

秦玉龍冷哼:「哼!別提了,我被姓鄧的揍了,哥哥他還不打算給我報仇,真是氣死我了。」

妹妹秦玉婷捂嘴笑道:「你說的這個姓鄧的,難道是鄧景?」

秦玉龍把頭一轉:「不是他還能是誰,可惡,可惡。」

「哈哈,說來很巧,我昨天下午還見到鄧景的未婚妻了呢。」

「未婚妻?」

「對啊,是無影城的人,叫什麼丁婉君,我和她玩的挺開心的,哈哈。」

「丁婉君?未婚妻?」秦玉龍陷入沉思。

「怎麼了?呃……你不會是想報復他的未婚妻吧?我勸你趕緊打消這個念頭。這個丁婉君和鄧景雖然有婚約,而且還是指腹為婚的那種,太老土了。但是!鄧景其實一點也不喜歡丁婉君。」

秦玉龍好奇地問:「你怎麼知道鄧景一點也不喜歡丁婉君?」

「這還用問,鄧景昨天就是找丁婉君解除婚約的。 」

「哦,原來是這樣。」

「哥啊,我也勸你打消報仇的念頭,像鄧景這種天才,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想收納為關門弟子,你要是真弄傷了他,可不就是與這些高手為敵么。然後高手來把你揍一頓,順便收鄧景為徒弟,這樣你就滿意了?」

「哦,聽妹妹一席話,讓我撥雲見日茅塞頓開。我不想報仇的事情了,只是……」

「只是?」

「只是我對這個被鄧景拋棄的女人感興趣,不妨有時間讓我見一見?」

「怎麼?我都說了你找丁婉君是沒有用的,她制約不了鄧景,啥用沒有。」

秦玉龍抿着嘴笑了笑:「知道知道,我這不是好奇么,放心放心啦,我不會傷害她一根毫毛。」

「行吧。」

走時秦玉婷嘟囔了一句:「能讓你好奇,准沒什麼好事兒。」

玉凌城外,小樹林。

鄧景一手撐着樹,一手勾着眼前女子的下巴,默默注視她的眼睛,優雅地說道:「努力的女人最美,我還是比較喜歡你這種有實力的女人,而不是花瓶。」

被樹咚的不是別人,正是鄧榮榮,她可是鄧景的鐵杆粉妹,她本來只是打算過來和鄧景寒暄幾句,卻沒有想到被鄧景強勢樹咚了。

如果是被自己崇拜的人做出這種行為,無疑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情。

正如鄧榮榮,此時一動也不敢動,說話也極其磕巴:「沒……哥,我們是本家,不能……不能談戀愛。」

鄧景淡淡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不如,假裝做我女朋友,幫我氣走那個礙眼的未婚妻。」

鄧榮榮如遭雷擊,訥訥地說道:「不……不」

鄧景眉頭一皺:「不?」

後者連忙慌亂地擺手解釋道:「不是不是,我意思是……不是真的吧,你居然有未婚妻!」

他掐了一把女生的臉蛋後,調皮地問道:「幫不幫我?」

鄧榮榮點了點頭。

隨後,鄧景就把鄧榮榮帶回了家中。

母親見到了,臉上明顯寫着憤怒,質問道:「你摟着榮兒幹嘛?」

鄧榮榮驚慌失措,連忙走到一旁,不敢直視鄧景的母親。

「她是我女朋友,我不把她帶回來,還帶到哪裡去?」

「胡鬧!她是你本家堂妹。」

「得了吧,什麼堂妹,她的曾爺爺和我的曾爺爺都不是兄弟,早就散了血親,只是同在一個家族而已!這本來就是可以被允許的,不是么?」

「你不怕別人亂嚼舌根?」

「本來就是合理之事,還怕別人什麼,人活一世,總是在意別人的看法,有什麼出息?」

其實,鄧景並不喜歡鄧榮榮,他只是故意做給母親看的,他本來也可以不找鄧榮榮,而去找其他優秀的女生。只是現在丁婉君來了,他覺得事不宜遲,還是趕緊拿鄧榮榮過來湊合一下。

「那丁婉君你不管了?」

「管啊,怎麼不管,她是我妹妹啊。」

「你……算了,我不想管你了,不過你要記住,現在丁婉君我是當作親生女兒對待,你可不能對她有半點不敬。」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