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長生位
長生位 連載中

長生位

來源:google 作者:沈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謙 沈錢

【單女主+成長流+全新修鍊體系】傳說中天地間有一造化,得之則可永生,名之長生位太古年間,萬族林立,諸雄並起皇朝爭鋒,大帝隕落,天地寂滅,卻無人窺得造化十萬年余年,天地從寂滅中復蘇,有宗門傳道,聖賢立言然正在這人族勢起之時,造化再現,動亂再起,誰又能在這場動亂中得造化,證永生?沈謙出生於萬古說書世家,只是一個熱衷為天驕、大賢、大帝寫書成籍,傳唱後世的青衣說書人而千百年後,沈謙依舊還是那個說書人,只不過,曾經是替別人說書傳唱,而現在,書中留下的全是關於他的傳說!這是一個說書人成長的故事,有家族情懷,有愛恨有情仇,也有修行的真諦!本書又名:大夏說書人!開篇可能不是很好,希望大家能讀下去!展開

《長生位》章節試讀:

「月前,體藏榜第三,太劍宗弟子蕭晨,在天妖山脈鏖戰一魔頭三天三夜,眼見大敗在即,只聽其大喝一聲……」

酒舍邊,草棚台上。

一少年身着灰色衣衫,手持一頂梅花扇,眉清目秀,雙目炯炯有神。

只聽他大聲道來:「宛如蟻穴之潰堤,地漿之噴發,力量不斷湧來,天邊霎時間有紫氣東來,紫氣中有一劍從中孕育,異象撼天動地。」

「是他突破了嗎?」台下有人問。

「沒錯!傳說中,一旦有天之驕子從體藏秘境突破到雲霞秘境,就會迎來天地異象,受天地庇護洗禮。」

「這位在體藏榜僅停留一年的天驕,即刻就領悟雲霞秘境的奧妙,成為雲霞境強者。隨後,大展神威,將魔頭斬殺於天妖山脈。」少年聲情並茂,彷彿曾身臨其境。

「不愧是體藏榜前三的天驕,竟然能在戰鬥中突破至雲霞秘境,太可怕了。」有人聞聲感嘆。

少年手中梅花扇一開,大為贊同,陳詞激昂:「那可不。據說此人在體藏秘境就領悟了六重秘術,曾在生死谷大戰雲霞境強者而不敗……」

「此番突破體藏,迎來異象,怕是不久之後,就要強勢登上雲霞榜。」

眾人感慨不已,有的人已經勘破凡塵,踏足仙道,傲視眾生,而他們卻在此閑談,聽他們人族天驕的傳奇故事。

講台上的少年名叫沈謙,現今十八歲,成為說書人有了兩年。

所謂說書人,聽沈謙的父親說,就是傳頌人族天驕、大能事迹,為後世流傳,凝人族人心。

「胡說八道,蕭晨不過是個陰險小人!若不是見你們口中的魔頭,與一大妖大戰三天,受了重傷,他怎敢現身,又怎會得逞?」

人群中,傳出一聲冷哼,十分突兀,轉移眾人目光。

說話的人穿着一身黑衣,矇著面。

「你是誰,竟然敢污衊體藏榜上的天驕?那等人物,又豈會做此等卑劣之事?」

沈謙收起手中摺扇,黑衣人打斷他說書,令他不喜。

冰冷的寒氣驟然從黑衣人身上,迸發而出,他撕開面具,冷厲道:「我是誰,我就是你們口中那個魔頭的弟弟!若非我哥與一大妖大戰,又要保護我,又怎會被那卑劣小人偷襲成功!」

聽見黑衣人的來歷,眾人議論紛紛。

「我道是誰,原來是魔頭的弟弟!」

「魔頭的弟弟,自然也是魔頭!」

「可惡的魔頭,竟然壞我人族天驕聲譽,應該把他抓起來,送到太劍宗,梟首示眾。」

沈謙也對黑衣人的話,不以為意,魔頭的話,沒有人會相信。

「大家出手,我們把他抓起來。」

但是,沈謙低估了這個黑衣人的實力。

黑衣人面對蜂擁而來的人群,雙拳打出,幾乎是一拳就解決了一個人,很快場中的幾十人都倒了下去。

他的目光像刀片一樣,掃向沈謙,冷聲道:「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正道,是非不分!今天,我就要殺掉你們,為我哥正名。」

沈謙寒毛倒豎,緊握摺扇,道:「魔頭就是魔頭,若真是我族天驕殺了你哥,你為何不去找我族天驕報仇,反而來找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泄恨?」

「手無縛雞之力?當你們聽見我是魔頭的弟弟就要把我斬首示眾時,有沒有想過我可能也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魔頭?」黑衣人呵呵冷笑。

「你是魔頭,而我們是人族。」沈謙一邊回應,一邊向黑衣人沖了過去。

說書人並不一定都是凡人。

沈謙,在十二歲時就踏入了體藏秘境,如今已領悟三重秘術,不算弱。

但,黑衣人卻輕而易舉接下了沈謙的攻擊,並且十分迅速地反攻。

沈謙明顯不敵。

「區區三重秘術的境界,不過才實現築基,開始強體,且不說我已經實現氣運聚頂,哪怕我還是築基的境界,你也未必是我一拳之敵。」

體藏九境,又稱神藏九境,分別是拓源,築基,強體,通靈,聚頂,賢運,神道,真命,輪迴。

一重一秘術,三重可踏雲霞,五重可稱天驕。

黑衣人已算得上領悟五重秘境的天驕,可怕至極。

沈謙瞳孔緊縮,震驚無比,沒想到,第一次遇見魔頭,就是一個堪比天驕的大魔頭。

黑衣人陡然出現在沈謙的眼前,把他抓了起來。

「你們說書人一天到晚傳揚人族事迹,分正道和魔道,你們知道什麼是正道,什麼是魔道嗎?」黑衣人冷聲質問。

「……」沈謙沒有回應。

「真可憐!我不會輕易殺你,這樣太便宜你了!我會讓你親眼目睹,你眼中的天驕都是些什麼樣的人。」黑衣人嘆了一口氣、眼神中帶有一絲憐憫。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思慮了片刻,沒有動手,卻抓着沈謙離開了。

「放開我!魔頭,你抓我要做什麼?」沈謙大聲咆哮,但黑衣人力量強大,他始終無法從黑衣人的手中掙脫出來。

「當然是要讓你看一看這個世界的真相,免得讓你以為,死在我手上,很無辜。」

黑衣人頓了頓,又道,「你說,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你抓走,會不會有人救你呢?」

沈謙沉默片刻,然後瞪着他,咬牙切齒:「肯定會有人救我的,你等着吧,到時候就是你這個魔頭的死期!」

「呵呵,我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黑衣人淡淡一笑,不把沈謙的話放在心上。

沈謙作為說書人,對大夏王朝的地理環境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看着魔頭的行徑方向,似乎要去生死谷。

生死谷,一入谷必分生死,經常有天驕和魔頭大戰。

由於生死谷特殊的地形,往往只允許一對一的戰鬥,因而有時也會有不少人族的天驕在此進行生死決鬥。

「說書人,明日在生死谷就有一場大戰,其中就有你口中那個什麼狗屁天驕蕭晨,是不是很激動?放心,會給你機會的。」

「我不叫說書人,我叫沈謙!」

「螻蟻沒資格被人記住!」

「蕭晨見過你,他殺了你哥,見到你,一定會殺了你。」

「是嗎,那可不一定。說不定是我殺了他。」黑衣人不以為意。

沈謙不由得鄙視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哥都死在他手下了,你不過領悟五重秘術,想要跟雲霞秘境的天驕爭雄,還差得遠呢。」

黑衣人搖了搖頭,懶得再解釋。

沈謙強裝鎮定,內心卻慌亂如麻。

黑衣人似乎是有意鬆開了些對他的束縛,讓他能夠掙脫出一隻手來。

沈謙沒有做無謂的掙扎,而是迅速把腰間的一塊銅色令牌收了起來,上面刻着「沈」字。

面具下,黑衣人臉上露出一絲驚異,之前他還沒注意到這塊令牌。

萬古說書世家,沈家!

他聽說過這個世家的名頭,他的祖上也似乎跟這個家族有過淵源。

沈家,早在太古之前就已經存在。

在太古時期,大陸萬族林立,人族孱弱,但天地不仁,人族中有人領悟無上秘術,成就大帝,引領人族與萬族抗爭。

而沈家在太古時期就已經是說書世家,傳頌大帝的威名,讓人族大帝的事迹傳播開來,振奮人心。

自此,無數大帝從人族中誕生。

難怪對方肯定會有人來救!

很快黑衣人就冷靜下來,寒眸望向沈謙,道:「時隨境遷,如今沈家人卻是這番太真模樣,簡直墮了萬古說書世家的威名。」

沈謙攥緊了拳頭,沈家的身份是他的保命符,據沈謙父親所說,在關鍵時刻,有可能保住他的命。

「我只是沈家的旁系子弟,代表不了沈家!」哪怕是被抓住,沈謙也要保住沈家的名聲。

沈家自太古時期就已經傳承下來,薪火相接,脈系眾多,散布在大陸各地,傳唱人族天驕、大能的功績。

據說,沈家內部嫡系也十分強大,有機會親眼見證人族大賢立言佈道,傳唱他們的功績。

如能親眼見證大賢這般來無影去無蹤的傳奇人物,這是說書人天大的驕傲,令人心馳神往。

「果子皮都壞了,果肉能好到哪裡去。」

黑衣人的速度很快。

體藏三境是基礎秘術,一旦領悟第四重秘術通靈,便可超脫體藏,通天地靈氣于丹田之中,衍生法力,御空而行。

因此,體藏秘境又被稱作神藏秘境。

據傳,太古年間,大道完整,秘術修鍊比之現在十分容易,基本上大多數修鍊者都可領悟四重秘境,神藏秘境之說廣為流傳。

但太古之後,大道殘缺,秘術極難修鍊,踏入神藏秘境者,都可被稱作天驕,大多數修鍊者只能領悟三重秘術,停留體藏。

由此,體藏秘境更為現在的人所接受。

黑衣人已領悟五重秘術聚頂,能夠聚天地氣運於身,一旦邁入雲霞秘境,便有了踏上大賢之路的資格。

他的御空速度非一般雲霞秘境的強者可比肩。

生死谷兩岸山野叢生,山勢陡峭,周圍有神秘符文,偶有出現。

在兩千年前,這裡曾出現過大賢級別的強者大戰,一戰過後,生死谷便形成。

兩位賢者大戰,昏天黑地,日月無光,最後同歸於盡,埋葬於此。

這裡似乎有兩位賢者的傳承,引來各方覬覦,探索,最終卻無人有緣得到。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這是一位超級大能探查過生死谷後留下的話。

自此以後,這裡變成了人族年輕一輩逐鹿爭雄的地方。

若是有天驕在此大展風采,說不定被隕落賢者看上,予以傳承。

可惜的是,整整兩千年,無人獲得傳承,久而久之,就被人淡忘了。

在生死谷入口的一棵巨大古樹下,有兩個青年盤地而坐,見沈謙兩人到來,卻無動於衷。

「這兩位就是太劍宗內門弟子,左邊那個穿藍色衣服叫方興,右邊那個叫陳風。」黑衣人似乎做了調查,對這裡的人都很熟悉。

沈謙此時已被封住了手腳和嘴,無法求援。

《長生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