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超級賽亞人大鬧木葉忍者村
超級賽亞人大鬧木葉忍者村 連載中

超級賽亞人大鬧木葉忍者村

來源:google 作者:羽道友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布羅利 遊戲動漫 漩渦鳴人

布羅利:我渴望戰鬥,我會一直戰鬥,直到戰死猿飛日斬:小鬼,我們打個賭好不好?志村團藏:有那男孩的消息嗎?去測試下他的戰力卡卡西:嗯,好強!!!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布羅利在火影忍者世界中轉世為嬰兒,且看布羅利轉生為青松白石大鬧木葉村忍者村的風光事迹展開

《超級賽亞人大鬧木葉忍者村》章節試讀:

「如果你足夠努力,當然可以。」

布羅利笑着回應說:

「如果你有足夠的膽量嘗試掌握多個領域,我會喜歡的。」

「青松大人,你認為我也可以嘗試多個領域嗎?」賈比緊張而不確定地問道。

對於這個問題,布羅利只是再次咧嘴一笑。

「在我們步行到44號訓練場之前,告訴我,你們對什麼感興趣。在我為你們兩個制定訓練計劃之前,我需要看看你們的能力。」

「青松君,我想學劍術和忍術。」 江澄請求。

布羅利只是點點頭,看向賈比。

「我不太喜歡打架……但我想學醫療忍術和幻術……」

布羅利聽到這個回答,一把抓住了賈比的肩膀,讓他肩膀上的骨頭嘎吱作響,而賈比疼痛的差點昏倒在地。

「啊哈哈哈,那樣你就變成非常了不起的跟班!醫療忍者的能力特別狡猾,再加上幻術和醫療忍術的配合,甚至可以改變戰場的走向!」

布羅利放開了賈比,同時露出標誌性的笑容,這導致賈比跌倒在了地上的水坑裡。

「哦,不……」賈比茫然而痛苦地回答。

賈比爬起來後,繼續與布羅利和江澄一起向死亡森林走去,他們作為3個甚至還沒有被學院錄取的平民孩子潛入森林,一雙特別的眼睛開始注視着他們。

看着他們的人正要阻止他們,直到一個戴着狗面具的人阻止他,並告訴他們繼續觀看,只有在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時才能干預。

「我要搞清楚,青松為什麼要把這兩個沒有受過訓練的普通孩子,帶到這個連中忍都會感到危險的地方。」

「你是否知道,要不是你長得帥,我才不會聽你的。」 身穿網狀鎧甲大衣的女性說道。

「幫我提防這三個人發生的任何事情。」 狗蒙面忍者不受恭維的繼續說道。

「除非你今晚晚些時候和我約會。否則,我可能會意外地看着那些小子因愚蠢而死。誰知道除了我這個大部分時間,都花在這個森林裏的人之外,還有什麼可能奪走他們生命的存在?」 衣着妖嬈的女忍者緩緩說道。

「可以,但你必須保護好他們的安全。」 狗面忍者微微不情願地回應。

「啊哈,卡卡西老師!」 女人歡呼。

布羅利和他的兩個新朋友來到森林中一片空曠的空地,周圍環繞着大樹。

布羅利對他的兩個新跟班微笑,為他們有可能成為對自己日後的威脅,並在未來與他們戰鬥的可能性感到興奮。

傳說中的賽亞人熱血沸騰,他的笑容在他的兩個新朋友面前顯得格外恐怖,並且由於那不受控制的嗜血和鬥志,讓他​​們雙膝顫抖。

「過來,向我攻擊,努力殺了我,不然就承受你新主人憤怒的後果。」 布羅利要求。

江澄還在發抖,但堅定地看着布羅利,開始直起身子。

賈比看着江澄的決心,同時仍然顫抖着移動着身體。

賈比向布羅利伸出雙臂奔跑,而江澄則跑在他身邊。

布羅利決定正面向賈比接招,伸出雙臂也與賈比的手相遇。

賈比試圖向後推布羅利,但沒有成功,由於向後推沒有用,他決定向前拉和向上舉。

當賈比嘗試這個時,江澄偷偷摸摸並試圖用膝蓋踢布羅利的下巴,布羅利輕鬆地將頭移到一邊。

賈比注意到布羅利的目光移開了,掙脫了他對布羅利的束縛,試圖從他身下鑽到他的身下,把他舉到空中。

江澄注意到賈比的攻擊即將奏效,也從之前失敗的攻擊中恢復過來,並再次嘗試相同的策略。

布羅利絲毫不慌改變了膝蓋的方向,用它狠狠砸向了江澄的心臟,將她撞到了遠處的一棵樹上,昏迷不醒。

賈比的臉變成了恐懼和擔憂,還有一點點憤怒。

「如果我不竭盡全力生存下去,我會像江澄一樣被擊倒!」 他驚慌失措。

布羅利注意到他臉上的這種情緒表現,對他咧嘴一笑,好像在嘲笑他並問他:

「你準備要做什麼?」

賈比用盡全力大喊大叫,手臂向後翹起,將它推向布羅利的臉。

布羅利沒有絲毫躲避的跡象,實際上只是將他惡魔般的笑容變成了興奮的笑容。

賈比的拳頭直接打在布羅利的臉頰上,同時猛烈的撞擊擊中了他的胸膛。

「我要……打倒你……」賈比笑着說,然後就像江澄一樣昏倒了。

布羅利摔倒後才開始大笑,用他的戰鬥精神向附近的任何東西尖叫,恫嚇並警告附近的任何生物。

「很滿意,即使是沒有受過訓練的弱者,你們兩個也展現出了驚人的潛力。那老頭兒明年肯定會讓我入學。」

「不能將我推向極限的戰鬥,無法讓我變得更強,而邁向最強的第一步就是成為一名忍者。」

躲在陰影中的兩個人震驚地看着剛剛發生的一切。

「我必須向火影報告這件事。」

卡卡西對這孩子的實力和戰鬥力有些難以置信。

「哇,這小子好特別啊,一個跟隊練了一年的下忍,都很難有這種本事。」

身穿風衣網狀盔甲的年輕女子讚歎道。

「正是如此,在沒有任何類型訓練的情況下,他是從哪裡學到這些的?紅豆?」 卡卡西疑惑。

「可能是因為他的血脈,也可能是他的本能吧?」 御手洗紅豆猜測。

「你怎麼知道他有血繼界限?」 卡卡西問道。

「不是每個人的臀部上方都有一條該死的尾巴!」 紅豆小姐明顯地大叫了起來。

卡卡西點點頭,看着布羅利扛着賈比和江澄走出森林回到孤兒院。

他們回到孤兒院後,卡卡西前往火影塔向火影報告他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