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仙尊混花都(書號:5099)
超級仙尊混花都(書號:5099) 連載中

超級仙尊混花都(書號:5099)

來源:google 作者:小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柔 糖糖

簡介:雷鳴,身為靈界巔峰高手,重生到一名被迫害致死的家族棄少身上!上一世一心修鍊,這一世玩轉都市……雷鳴:「我真的沒想那麼多,天曉得為什麼最後好處全被我一個人佔了!怎麼滴,你們自己不爭氣,怪我嘍?」展開

《超級仙尊混花都(書號:5099)》章節試讀:

天空漸漸被黑幕籠罩,整棟KTV大樓燈火通明,九月月底的夜晚,涼風瑟瑟。

KTV大樓內,歡聲笑語。

樓頂,卻瀰漫著悲涼和絕望,幾個女孩被捆成粽子扔在頂樓。

「給老子叫得再響一點!」

「賤人,再哭一聲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媽個比的,你再敢不出聲音,老子就把你舌頭給割掉!」

一個赤着身子的刀疤臉壯漢一陣暴力輸出後,用力揪住身下的女孩的頭髮,把她半個身子拽到大樓圍欄外。

剛才慘叫的女孩,頓時嚇得沒了聲音。

再往前一點,就要墜樓了。

「臭婊子!你要是敢往後退一步,老子就送你下地獄去。」陰測測的威脅了一句後,看見女孩彷徨無助的凄慘面容後,壯漢發出得意的狂笑聲。

他就是黑衣男子提到的灰熊,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玩弄女人。

灰熊轉過身,看了一下剛剛抓來的三個女孩。

目光瞥到葉小柔時,灰熊那張刀疤臉驚咦了一下,用手一把將毫無反抗能力的女孩抓到了面前。

「不,不要……」葉小柔小臉煞白,一副驚恐的樣子。

「給老子安靜點!」

灰熊一吼,嚇得葉小柔不敢再支聲。

她俏臉嚇得面無血色,尤其是目光瞥見身邊一道已經徹底沒了聲息的女孩的屍體,眼淚嘩嘩直流。

就在剛才,有一個女孩想要反抗,竟然被壯漢生生把脖子給扭斷了!

葉小柔獃獃望着天空。

她一直把自己當成是雷鳴的私有物品,自從年幼被救回雷家,她就打心底把自己交給了那位雷家紈絝少爺。

即便他與世為敵,葉小柔也想報答恩情。

少爺,對不起。

葉小柔心裏充滿了愧疚,如果被這個壞蛋奪走身子,她就再也沒有臉去見少爺了。

這一刻,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膽想法出現在她腦子裡。

她想到了跳樓自殺。

……

黑衣男子不敢隱瞞,把灰熊的變態事迹告訴了雷鳴。

雷鳴臉色愈加陰沉。

不僅是他心情不好,而且他能感受到身體里的那道殘魂情緒波動尤其強烈。

既然承載了殘魂的身體,雷鳴很清楚,從那一刻起殘魂的執念也會影響到自己,一旦葉小柔出事,日後必定成為他渡劫時的心魔。

這個結果,是雷鳴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看見的。

一股壓抑了許久的殺意,再也無法控制的爆涌而出,雷鳴眼神冰寒:「殘魂,你放心吧,如果小柔出了事,我會讓整個西海宋家付出血的代價!」

聽到這話,殘魂果然安分了許多。

雷鳴的殺意,讓身邊的黑衣男子靈魂都彷彿要凍結一般,他不覺間加快了腳步,不敢在雷鳴身邊多停留。

……

「小賤人,你盯着哪裡看呢!」灰熊抓住葉小柔的纖細胳膊,用力往前一拽,她整個身子就被迫拉到了壯漢的眼前。

灰熊舔了舔嘴唇,像是食客盯着餐盤裡的美味一樣。

他玩過各種形形**的女人,但是像葉小柔這樣清純的還未發育的雛兒,他以前還從來都不感興趣。

灰熊今天一時興起,想要嘗嘗鮮。

「嘖嘖,真是香啊,果然還沒有開發過的女人還是別有一番滋味的。」灰熊貪婪的聞了聞葉小柔的體香,而後拔出了刀。

「嘖嘖,別怕小娘皮兒,老子這一刀下去,只有衣服會爛而已,不會傷到你的。」灰熊很享受這段品嘗美味前的時光,他每次玩弄一個女人,都要將她衣服一件一件砍成碎片,一層一層撥開對方的心理防線。

……

雖然時間很快,但對方故意戲弄的過程卻給葉小柔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

轉眼她只剩下了一件貼身小背心,和海綿寶寶的安全褲。

葉小柔心想,再不跳下去就來不及了。

別看葉小柔是個文弱弱的女孩子,但是從小流浪在外讓她有了堅強的內心,她深吸一口氣用力往外一跳。

隨後,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拽了回來。

同時一聲狂笑響起。

「嘎嘎,小娘皮,我早就猜到你會自殺了,真是想不到啊,這裏面最小的一個妞卻是膽子最大的一個!」

「不,怎麼會……」葉小柔被摔在地上,小臉上完全沒有撿回一命的喜悅。

她那靈巧的大眼裡閃過複雜的驚怒,隨後目光停在了不遠處的矮牆上,對了,只要撞死就可以解脫了。

葉小柔剛要嘗試,就再次被阻止了。

「嘎嘎嘎……你越是想死,老子就越不想讓你死。老子要把你關在小黑屋裡,一天一天的折磨你,老子要玩死你為止!」

見到死不了,葉小柔徹底絕望了。

「壞蛋,少爺一定會為我報仇的,嗚嗚嗚……」葉小柔咬着嘴唇,閉上眼睛不去看壯漢那猙獰的面孔。

「報仇?你太天真了!」

刀疤臉壯漢愣了一下,隨後爆發出狂笑:「好啊,老子以後天天玩你,等着你少爺來報仇的那一天,至於現在嘛……」

刀疤臉淫笑了幾聲,正要有所行動突然一道響聲打破了他的興緻。

不爽的轉過身,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黑狼,老子說了多少遍了,在老子玩女人的時候不要來煩我!」刀疤臉不爽的盯着黑衣男子,眼神不滿。

黑衣男子完全沒在意他的話,而是目光看向了前面的女孩。

不好,要出事!

黑衣男子剛要阻止,就感覺身邊一陣風刮過,涼颼颼的。

他轉過身,看見雷鳴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喋喋,誰都阻止不了,我今天就要玩死你,以後等你少爺來救你的時候,我可不介意當著你的面殺掉他!」

剛要用刀撕碎女孩最後一件衣服,刀疤臉的灰熊突然臉色一沉。

他感覺到背後有殺氣襲來。

轉過身,他剛要有所行動就感覺小腹一痛,手裡的刀不知何時,插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鮮血汩汩流淌。

「該死,你是誰!」

「呵呵,我就是你剛才嘴裏說的那個少爺啊。」雷鳴冰冷的聲音,聽得刀疤臉心裏一驚。

他想要拔出刀,卻發現手臂被對方死死按住,根本移不開,而且後者抓住他的手,控制着刀刃往丹田位置攪動。

啊啊啊——

刀疤臉發出凄烈的慘叫,他這一刻終於明白自己遇到的是惡魔。

在他絕望的眼神下,丹田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