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修真保鏢
超級修真保鏢 連載中

超級修真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葉乘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乘風 奇幻玄幻 林紫薇

十年前,他是家族的廢柴少爺,被天才美少女退婚,被家族無情拋棄十年後,他已是身經百戰的隱龍上將,同時更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修真高手古醫術,煉丹配藥、煉器制符、風水算命、奇門遁甲、古武法術,統統不在話下為了修鍊資源,他奉命去保護一個極品美女總裁,豈料十年前退他婚的天才美少女,竟是美女總裁的超級閨蜜,而且還無可救藥地愛上他了!這下頭疼了,前任未婚妻長得那麼禍國殃民,他是該不計前嫌地把前任收了呢?還是該狠心地將她拒絕,讓她後悔一輩子?展開

《超級修真保鏢》章節試讀:

他將火焰,移到青銅煉丹爐底,待丹爐被燒紅後,才加入了少許的水,投入陽元草和其他數十種珍貴藥材,緩緩地熬煮。 不知過了多久,陽元草和其他珍貴藥材的藥力,全都被燒煮出來,化成了棕紅的藥水。 於是,葉乘風一邊加大火力,一邊不斷地結印,數道赤紅印記被他極速拍入煉丹爐。 約莫半個小時左右,葉乘風已累得滿頭大汗,同時那青銅煉丹爐中,也乍現出刺目的紅光,葯香撲鼻。 「成了!」 葉乘風驚喜地打開煉丹爐,赫然發現八枚棕紅色的陽元丹,靜靜地躺在那裡。 入手間,還是熱乎乎的。 於是,他趕忙用玉瓶裝好,單獨只拿了一顆服下,繼而用靈力化開藥力。 轟! 剎那間,滾滾靈氣如洪流般在他體內滋生,令他迅速運起修鍊功法,將那靈氣全數煉化成了靈力,存於丹田。 「呼,總算增加了不少靈力。」 葉乘風緩緩吐出一口體內濁氣,這才有時間處理煉丹爐里的藥渣。 不過這時候,時間已經到了第二天的早晨七點。 於是一看時間,葉乘風直接掀開房門沖了出去,飛快叫了一輛出租便往林氏生物科技集團趕去。 雖然是趕的,但葉乘風頭一天上班,還是遲到了。 居然保安部點名之後,他才心急火燎地出現。 「你就是新來的葉乘風?」 保安隊長一看他那姿態,頓時沒好氣道:「我不管你是通過關係進入集團的,還是靠自己的真本事進來的!總之,上班遲到這種事情,不允許在我們保安部出現!今天念在你是初次報道,便不予追究,若有下次,嚴懲不貸!」 「謝……謝謝。」 葉乘風笑着點頭,心下卻暗暗腹誹了起來:「這林氏生物科技集團的保安,也真奇葩了。其他員工八點上班,可保安卻無論如何都得提前半個小時開工。」 「都到各自崗位去吧,有情況隨時彙報。」 保安隊長揮了揮手,遣散了眾人。 「報告隊長,我去哪裡?」 葉乘風有些迷糊地問道。 聞言,保安隊長的臉上,很快乍現出一抹壞笑,對着南面方向努了努嘴:「大門口看門吧。」 「尼瑪!」 葉乘風一聽,頓時臉都綠了,差點就想把這保安隊長抓過來打一頓。 這丫的,明顯是在自己這新來的面前秀優越。 不過,想想也是,哪有新來的保安不看門? 想通之後,葉乘風也就釋然,於是在保安隊長的帶領下,抵達了林氏生物科技集團的大門口。 「好好乾哈,有什麼事兒用對講機。」 保安隊長拍了拍葉乘風的肩膀,就叼着香煙拽拽地走了。 「我去年買了個表!」 葉乘風沖他背影比了個中指,倒也只能在門衛室里找了個座位坐下。 然後,葉乘風便看着那不斷從門衛室前小過道經過的林氏集團員工,發起了呆,竟是連那電動伸縮門前,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一輛紅色寶馬X6,都不知道。 「叭!」 「叭叭!」 眼見不開門,寶馬X6似乎很生氣,連續按着喇叭。 不過,葉乘風發起呆的時候,可不是一般的遲鈍,哪怕他的雙眼已經看到,有一輛寶馬X6停在電動伸縮門前等他放行,也還是無動於衷。 或者說,葉乘風的潛意識裡,壓根兒就沒有那為別人開門的概念。 說白了,他根本不在看門保安的狀態。 「怎麼搞的?還不開門?」 寶馬X6的車門打開,一條修長的**探出,下來一位戴着墨鏡,身穿白色小西裝的性感美女。 她秀髮披肩,肌膚勝雪,不施粉黛的傾城容顏上,掛着淡淡又自信的微笑。 而在她那高聳的胸前,則別著一張工作牌。 上書:林氏生物科技集團總裁,林紫薇。 眼見她下車了,自動伸縮門卻依然沒有打開,於是她前快步走到門衛室,也不摘下墨鏡,便在葉乘風發獃的桌子輕輕拍了拍,微微不悅道:「你是怎麼值班的?我喇叭按了那麼久都不開門?」 「別吵,正想事兒呢!」 葉乘風也很不悅,想也不想地頂了一句。 「你說什麼?」 小西裝美女差點以為聽錯。 「我說,為什麼要給你開門!」 葉乘風很不爽,兀自嘀咕了一句:「誰知道是不是外來不法分子?」 「你……」 林紫薇險些岔氣,不禁指着胸前喝道:「看清楚,我是誰!」 「管你是誰!沒有自報家門的,一律不開。」 話雖這麼說,但葉乘風下意識地,卻瞟了瞟她那已經急劇起伏的高聳胸脯。 跟着下一瞬,他就嘴巴大張,感覺如被雷劈了一般。 我勒個乖乖! 還沒當上林紫薇的貼身保鏢,就把她給得罪了!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 林紫薇見他目光瞟了自己胸前工作牌一眼,可謂心下瞭然,於是誘人紅唇邊上,忽然多出了幾分戲謔。 「林……林總。」 葉乘風只能硬着頭皮說道。 「今天第一天來上班嗎?」 出乎葉乘風的意料之外,林紫薇並未發飆,反而有些心平氣和地問道。 「是的。」 「把你們保安隊長叫來。」 林紫薇摘下墨鏡,乍現出一張傾城般的絕世容顏,彷彿天地都失色了。 「好的。」 葉乘風一時間,雖然猜不出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但還是抓起對講機,把那保安隊長叫了過來。 短短兩分鐘時間,保安隊長便叼着香煙,猶如一陣旋風地沖了過來。 人還沒到門衛室內,他就很不爽地叫道:「葉乘風,你搞毛啊?什麼事兒不能對講機里說,非要老子……」 話到這裡,戛然而止。 保安隊長這時候才注意到,葉乘風的身邊站着林紫薇! 而且,林紫薇那看向他的目光,還是那麼的不善。 「完了。」 保安隊長心下哀嚎。 「你這個保安隊長,是怎麼當的?」 林紫薇重新戴上墨鏡,十分不悅道:「新人來了也不做好交代,連我的車都進不來!要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前來,是不是還得拿電棍往外趕?」 「林……林總!我……我有交代啊。」 保安隊長叫苦不迭。 「沒有,他什麼也沒交代。」 葉乘風連忙辯解,很是沒心沒肺。 「你……」 「是沒有交代啊!」 葉乘風無辜地攤手,直接擺出一副老實巴交的姿態道:「我只是一名退伍軍人,根本連那電動伸縮門怎麼開啟關閉都不知道。可能是我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了一小會兒,隊長他似乎對我很有成見,把我派來看門後,人就走了,什麼也不教。」 石落井下! 赤果果的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