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級醫生在都市/超級醫生在都市
超級醫生在都市/超級醫生在都市 連載中

超級醫生在都市/超級醫生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常長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修 現代言情 蘇冬梅

自幼被一個神秘老頭當成超級醫生培養的孤兒葉修,為了躲避神秘勢力的追殺,積蓄力量復仇,回到華夏國,進入燕京城郊區一個小醫院成為了一個普通醫生,想要低調平靜地過日子,卻接連遇到各式美女,令到生活陷入一個又一個艷遇和艷遇帶來的漩渦之中……展開

《超級醫生在都市/超級醫生在都市》章節試讀:

葉修搖了搖頭。

「啊,為什麼?」

布蘭克頓時急了。

通過葉修的幾場手術,他深深地明白葉修的醫術,是多麼的強大,如果能繼續合作,對醫院絕對是好事。

「是因為錢的問題嗎?如果是價錢的話,還可以商量。」

「因為我家老頭……」

布蘭克一振,是Nasy老頭啊!那沒事了……

這個老院長眼裡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色,經過幾次接觸,他早就已經感覺到,這個看起來年紀並不是很大的Nash醫生,性格似乎比較善良,比較好說話,因此,他提出那個問題,就是希望能夠直接和葉修談一下接下來的合作,這樣的話,也許能減少一些成本,沒想到葉修卻直接說他不談,直接讓他美好的希望破滅。

一想到葉修口中的那個老頭,那個叫Nasy的老傢伙那精明而貪婪的模樣,布蘭克便感覺一陣的頭痛,他甚至可以想像,第二期合作,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談的,很可能又要被狠狠宰上一刀。

「麻煩您告訴Nasy先生,剩餘費用,我會如期匯至他指定的賬號。」

「好的,謝謝布蘭克院長,我就先告辭了。」

葉修點了點頭,便轉身走向了醫院大門的方向。

「Nash醫生!」

但就在葉修才剛剛邁步的時候,一個有些急促的喊聲,忽然響了起來。

嗯?

葉修轉過頭,目光有些疑惑地望向聲音的方向。

「Nash醫生,我們能見識一下您的廬山真面目嗎?」

喊話的,是一個匆匆從手術室出來醫生,是那位在這家醫院中,罕見的擁有亞洲臉龐的第一副手。

感覺到葉修的目光投來,她那本就有些急促,有些緊張的臉上,神色頓時變得更加緊張了起來,但是她還是鼓起了勇氣,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語。

聽到她的話語,其他的醫生們,頓時眼睛全都亮了起來,目光,全都向葉修投了過去,就連布蘭克院長,眼裡也露出了一絲期待的神色向葉修望了過去。

說起來,就算是他這個院長,好像也從來都沒有見過葉修的真面目呢,每次出現在醫院的時候,葉修的臉上,都總是戴着一副口罩的。

「抱歉。」

葉修微微一愣,他認得這個女醫生,似乎叫呂冰,是一個來自港城的女醫生,不僅人長得非常漂亮,最重要的是在醫術上的天分,也非常的高,而且也非常刻苦,非常倔強,再長時間的手術,再累,她也不會喊累。

之前一次手術,她也是他的副手。兩次合作下來,他對她的印象非常的不錯。

要是其他醫學方面的要求的話,他可能可以滿足一下她,幫她解答一下,但是她的這個問題,是老頭子一再交待過,一定不能夠暴露的……

他的眼裡,露出了一絲歉疚之色,向那些充滿了期待的醫生們說了一聲,便轉身繼續走向了醫院的門口。

呂冰的目光,望着葉修漸漸遠去的背影,眼裡寫滿了失落,遺憾。

就在三天之前,她已經決定接受華夏國一家高端醫院的聘請,回華夏國就職了。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今天才鼓起勇氣,喊住葉修,希望能夠在回去之前,一睹葉修的真容。

儘管只是短暫的兩次合作,但是她已經深深地被這個神秘的醫生所折服,她從未見過一個人,可以將手術做到如此完美,如此出神入化!

想到以後她可能再也沒有機會遇到這個叫Nash的醫生,再也沒有機會和他合作,想到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見到這個醫生的真面目。

呂冰的心中便忍不住地生出了一陣失落。

「院長,你見過Nash醫生的廬山真面目嗎?」

望着葉修的背影漸行漸行,那些醫生們終於回過神來,轉頭望向院長。

「沒有。」

院長搖了搖頭。

「院長也沒有見過?」

眾醫生全都吃了一驚,眼裡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的神色。

院長的臉上,浮起了一絲苦笑,不怪他們如此難以相信,就連他自己,想起當初的那件事情,想起那一幕情景,至今都感覺如同夢境一般。

一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老頭子,跑過來跟他說他有一個醫生能夠救治他手下的一個絕症患者,他竟然鬼使神差地同意了,讓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連面目都沒有見過的醫生,來給那個患者做了手術!而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神秘醫生,竟然真的把那個患者救治過來了!通過像今天這樣的幾乎接近完美的手術!

「奇怪,這個神秘的Nash醫生究竟是什麼人呢,為什麼我以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呢。」

「是呀,看他的樣子,似乎是亞洲人呢,亞洲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厲害的醫生了?東瀛和港城台城的那些厲害的醫生,我們都認識呀。」

「………」

確定了院長似乎並不是騙他們,一群醫生頓時一個個臉上帶着疑惑的神色,好奇地嘰嘰喳喳的猜測起這個神秘的Nash醫生的真實身份來。

當眾醫生在那裡猜測紛紜的時候,葉修已經坐在了一輛計程車上。

「哈萊姆社區。」

一邊說出了一個地址,葉修一邊扯下臉上的面罩,露出那張清秀而略顯蒼白的臉龐。

沒有理會計程車司機在聽到哈萊姆社區的時候,眼裡閃過的一絲厭惡的神色,葉修直接便閉上眼睛,開始養起了神來。

做一場這樣高難度的手術,對他來說,也並不是太容易的事情,整個手術過程都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對精力的消耗是非常大的。

哈萊姆社區,紐約出名的貧民區。

破敗的房屋,嘈雜紛亂的各種膚色的人,不時的傳來的粗俗的叫罵聲……

所有的一切,都和不遠處的曼城和島城等光鮮的富人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行走在社區的小道上,聽着不時傳來的黑人的各種粗俗的罵聲,葉修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說實話,他並不是很喜歡這裡,嘈雜髒亂的環境什麼的都還好,他最受不了的是,那些酗酒和吸毒的黑人們醜態百出的樣子……

他很不明白老頭子為什麼把住址選在這裡。

老頭子肯定並不缺錢,雖然他從不過問,他做一台手術是多少錢,但是他相信,以老頭子的性格,絕對不會少收那個布蘭克院長的錢的,看那個布蘭克院長每次提起老頭子的名字的時候,那一臉愁容的樣子,也就能想像一二了,這麼多年,他到處做各種各樣的手術,賺的錢,就算是在曼城買一棟最貴的別墅應該都夠了。

何必要住在這麼陰暗髒亂的角落之中呢。

他也曾經問過老頭子,但是老頭子每次給他的回答都是理直氣壯的三個字,『我喜歡』,讓他超級的無語。

好在,葉修也不是一個對生活質量有很高要求的人,對於居住環境,也是很無所謂的,而且,從小到大,他也早就習慣了老頭子的各種神神秘秘,早就見怪不怪。

穿過兩條小巷,眼見着前面的那棟破舊而熟悉的小房子映入眼帘之中,葉修的嘴角,不自禁勾起了一抹微笑,儘管很破舊,但那裡,就是他暫時落腳的家,那裡住着他生命中最重要,最親的一個人,一個整天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整天不修邊幅,頭髮鬍子半年不都不修理的老頭子,一個脾氣怪異,有時很好說話,有時卻尖酸刻薄得讓人想砍他的老頭子,一個教會他這一身精湛醫術以及無數技巧的老頭子。

每次外出,回到這裡,看着那棟小樓的時候,他的心中,便會有一种放松的感覺,便會感覺到一種親切。

收起嘴角的笑意,葉修便準備加快腳步向小屋走去。

但就在葉修的腳步才剛剛邁開的一刻,一道強烈的不安和警兆,忽然從他的心中生了出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警惕的神色,腳步下意識地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