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級醫婿
超級醫婿 連載中

超級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膚淺失眠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子悠 都市小說 黃麗梅

他從小便被他的坑貨小姨灌輸了一種思想:不要和漂亮女人打交道,越漂亮的女人,越會讓男人墜入萬丈深淵七年戎馬,王者歸來的嚴經緯偏不信這個邪,他毅然和一個嫵媚妖嬈的女人好上半年後他漸漸發現對方迷人的容顏下,隱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展開

《超級醫婿》章節試讀:

夏子明都被打懵了,昨天在夏建林家裡被打一巴掌就算了。

可這是什麼地方啊?

是夏老爺子的壽宴上,滿座賓客,他本以為嚴經緯絕對不敢動手,才敢如此囂張,誰知道嚴經緯立刻一巴掌教他做人。

夏建林夫婦也看呆了!

雖然這耳光打得是很爽,讓黃麗梅也覺得心裏痛快,但後果也很嚴重啊!

「你竟敢打我!我要弄死你!趕緊把這個死啞巴給我抓起來!」

夏子明擦着鼻血,目呲欲裂,怒吼了起來。

另外挨打的兩人也都罵了起來。

「這啞巴怕是腦子有問題,怎麼敢當眾打人!」

「夏子悠在哪裡找來的神經病,真是膽大包天!」

賓客們議論紛紛,一眾夏家的親戚立即對夏建林一家展開口誅筆伐。

夏子悠連忙拉着嚴經緯,她也沒想到嚴經緯出手如此乾脆,這下真的無法收場了。

「你瘋了?怎麼又動手打人!」夏子悠冷冷的呵斥道。

嚴經緯卻面不改色,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保安已經趕了過來。

「子明,對不起。他就是個神經病,這可真的不關我們的事啊。」黃麗梅連忙解釋。

「滾開!今天我要他死!」夏子明怒目圓睜,一把將黃麗梅推倒在地上。

「媽!你怎麼樣了。」

夏子悠嚇了一跳,趕緊去扶黃麗梅。

「你別管我,趕緊給子明道歉,否則我們真的完了。」黃麗梅焦急萬分道。

「把他給我抓起來,我要弄死他!」夏子明對保安說道。

「住手!」

這時,夏建國從後面走了出來,夏子明連忙跑過去告狀,夏建國看到兒子又被打了,也暴怒不已。

「夏建林,這就是你找的好女婿!你是覺得夏子悠給夏家丟的臉還不夠大嗎?」夏建國呵斥道。

「大哥,你聽我解釋。」夏建林硬着頭皮道。

「解釋個屁!你去給爸解釋吧,爸要見你們。」夏建國罵道。

「爸,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死啞巴,你看我都被他打成什麼樣子了。」夏子明說道。

「放心,你爺爺會給你做主的。」

夏建國安撫了一下另外被打的兩個小輩,把夏建林一家連同嚴經緯都給帶到了宴會廳後面的一個休息室里。

「你沒資格進去,在門外等着,我待會兒再收拾你!」夏建國對嚴經緯說道。

嚴經緯本來也不想進去,一群跳樑小丑,他看都懶得看,便站在門外,裏面的動靜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夏老爺子和夏子明的母親郭英都在裏面。

「子明,你這是怎麼了?」

郭英看到夏子明鼻青臉腫的,立即心疼的問道。

「爺爺,夏子悠那個啞巴老公剛才又動手打我,你要給我做主啊!」夏子明說道。

「他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的壽宴上動手打我孫子!他是活膩了!把他給我抓起來,起訴他蓄意傷人。」夏老爺子勃然大怒。

「爺爺,是夏子明先當眾罵我,嚴經緯才動手的。」夏子悠解釋道。

「你閉嘴!夏子明是你堂哥,長兄如父,別說罵你兩句,就算打你,又怎麼樣?」

夏老爺子偏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聽到這話,夏子悠依舊覺得心寒和委屈,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給我跪下!」夏老爺子呵斥道。

夏建林和黃麗梅都趕緊跪下去了,但夏子悠卻紋絲未動。

「怎麼?我的話不管用了?」夏老爺子滿臉怒火。

「我沒錯,我也不會跪。」夏子悠擦了擦眼淚,堅強道。

「好好好!夏子悠,你翅膀硬了,敢跟我作對了。從今天開始,你給我滾出夏氏,更不允許住在老宅。」

夏老爺子一副趕盡殺絕的架勢,夏子悠聞言扭頭便要走。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骨氣!」

「爸,您不能這樣啊。您這樣是要逼死我們一家啊。」

黃麗梅徹底慌了,被趕出老宅,一家人就要流落街頭了,夏子悠也皺起了眉頭,夏氏要封殺她,這的確不是難事。

沒有誰會為了她而得罪夏家,多少還是要給點面子的。

夏建國一家聞言,一臉嘚瑟,幸災樂禍。

「活該!這是你們自找的。」夏子明冷哼道。

「知道害怕了?那就讓夏子悠去找康輝的劉總把合同給我簽下來,我可以考慮放你們一馬。」夏老爺子冷冷說道。

門外的嚴經緯聽到這話,眼中寒芒一閃,這老東西竟敢逼夏子悠用身體去交換合同,實在可惡。

若非不想暴露身份,區區一個夏家,彈指間便能滅了!

夏子悠難以置信的看着夏淵,她實在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她親爺爺的口中說出來的。

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爺爺,為了利益,逼迫孫女賣身!

夏子悠只覺得從頭到腳一股寒意,眼淚再一次流出來,心中的委屈和憤怒無人可說,無處可發泄。

夏建林和黃麗梅聞言都沉默了,畢竟是親女兒啊,怎麼捨得讓她去做賣身的屈辱之事。

「爸,子悠也是您的親孫女啊,這傳出去,丟臉的也是您。」

夏建林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我的臉被她丟得還不夠嗎?你們要麼選擇滾,以後夏家和你們再無半點關係,要麼就按我說的做。」夏淵不為所動,鐵石心腸道。

「可是子悠已經嫁人了啊,這怎麼可以……」夏建林掙扎道。

「嫁人?門外那個死啞巴嗎?他算個什麼東西?在夏家,他沒資格說話,更沒權力反對。」郭英冷笑道。

「他不僅沒資格說話,更沒有能力說話,一個死啞巴而已,難道你們還指望他能站出來替你們說話撐腰?」

夏子明對嚴經緯恨之入骨,暗自發誓回頭一定要弄死他!

「那啞巴就是個窩囊廢,他敢有什麼意見?他等着去坐牢吧。」

夏淵壓根沒把嚴經緯當一回事,一個入贅過來的殘廢,卑賤如狗,不值一提。

「夏子悠,這是我最後給你的機會,你自己考慮清楚。至於你那個啞巴老公,他敢放什麼屁?你要是喜歡這種殘廢,簽完這五千萬的合同我也不會管你。」夏淵繼續逼迫道。

夏子悠此時心中積攢着滔天的怒火和無盡的委屈,但卻無可奈何,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就因為我未婚先育,所以我就是你們口中丟人現眼的賤女人嗎?」

「就因為我的老公是個啞巴,所以你們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我嗎?」

夏子悠心中無比悲涼,如果她的老公不是啞巴,不是廢物,他們還敢如此欺負自己嗎?

這一刻,夏子悠感到無力,她多麼希望自己有一個頂天立地的老公可以依靠。

她多麼希望有一個讓她自豪,讓她驕傲的老公來保護她啊!

她以為這七年來,已經學會了堅強,不懼任何流言蜚語,可這一刻,她知道自己終究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可憐女人。

父母懦弱,家族無情,夏子悠覺得自己活着就是一個悲哀。

這就是她自己的命!

夏建林和黃麗梅默默流着眼淚,也恨自己的無能,連女兒都無法保護。

「我沒時間跟你多費唇舌,不答應就滾出去。」夏淵拍着桌子說道。

「好!我答應。」

夏子悠心如死灰,抬手擦乾眼淚,她知道在她低頭這一刻,她的心徹底死了。

不會有人保護她,不會有人給她依靠,逃不過命運的捉弄,現實的殘酷,更逃不過家族的強權。

夏淵和夏建國一家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而夏建林和黃麗梅則羞愧無比的低着頭,心有不甘卻無濟於事。

砰!

大門被踹開了,嚴經緯從門外走了進來。

「我不答應!」

這句話,出自嚴經緯之口,聲音震耳欲聾,霸道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