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絕異術高手
超絕異術高手 連載中

超絕異術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李子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美琳 奇幻玄幻 李子安

軟飯也是飯,但得講究個吃法山村贅婿李子安偶得西周方士姬達的傳承,大惰隨身爐傍身,醫、卜、星、相樣樣精通,要風得龍捲,要雨發大水他吃軟飯,那姿勢講究可就大了展開

《超絕異術高手》章節試讀:

余美琳向李子安走來,秀美的臉蛋上沒有一絲表情,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
李子安的心中一聲嘆息,暗暗地道:「這婚姻還有必要再維持嗎?今天趁她回來,我就把話提出來吧,只要她答應,我走凈人也行。

那架直升飛機里又下來一個女人,二十齣頭的年齡,剪了一個男士寸頭,五官精緻,穿着一件緊身背心和多袋褲,胳膊上有着很明顯的肌肉線條,英姿颯爽,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女人。
短髮女人的懷裡抱着一個小女孩,三歲左右,蘋果臉大眼睛,那眼睛又黑又亮,十分可愛。
李子安一直憧憬着余美琳給他生一個女兒,他喜歡女孩,因為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
可是余美琳連手都不讓他碰一下,更別說是給他生孩子了。
他喜歡這個小女孩,可是他連她是誰的孩子都不知道。
小女孩也盯着李子安看,烏溜溜的大眼睛裏滿是好奇的神光。
李子安心中一聲嘆息,他也懶得去猜那個短髮女人和小女孩是什麼人了,反正今天他要跟余美琳攤牌。
余美琳在村部門口停下了腳步,隔着一段距離說道:「子安,回家吧,我有話跟你說。

李子安點了一下頭,往余美琳走去,他心裏暗暗地道:「她恐怕也會提出來吧?也好,不管是誰提出來,好聚好散就行了。

村長林德山從村部里追了出來:「美琳啊,你怎麼把直升機停田裡了,田裡的莊稼……」
小女孩奶聲奶氣地道:「田不會壓壞的,我們也沒錢賠,我們家困難。

林德山的話被堵在喉嚨里,臉上也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
他沒想到打斷他說話的是一個被人抱在懷裡的小孩子。
而且,你都坐直升飛機來了,你家還困難啊?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這小女孩真是有趣啊,也不知道是誰教的,小嘴這麼厲害,人也這麼聰明。
余美琳瞪了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沖余美琳吐了一下舌頭。
余美琳看着林德山,歉然地道:「林村長,來得突然,村裡又沒有停機坪,所以就停田裡了,實在是抱歉。
不過你放心,我會雙倍賠償。
另外,我捐二十萬塊錢給村裡修繕村道。

林德山的臉上本來是沒有笑容的,可是一聽余美琳說捐款二十萬塊,他的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這太好了,我們去辦公室坐坐吧,我給你泡杯茶,我們好好談談。

余美琳說道:「我還有事要跟我老公談,我讓我的助理跟你談捐款事宜吧。
」她移目看了一眼那個抱着孩子的短髮女郎,又說了一句,「昆麗,把孩子給我抱吧,你跟林村長去談談,然後轉二十萬給村裡。

原來是她的助理。
昆麗走了過來,將孩子遞給了余美琳,有意無意的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後才說道:「林村長,我跟你去村部。

「好的,請!請!」林德山走前帶路。
「子安,我們走吧。
」余美琳說。
李子安點了一下頭,跟着余美琳走。
就在這時陳剛忽然跑了過來,大聲嚷道:「余美琳,你男人打傷了我,你得賠我醫藥費!」
余美琳停下了腳步,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子安,你怎麼跟那種人打架?」
李子安回頭看了陳剛一眼,真想衝上去一頓把那貨揍成豬頭,可當著余美琳和孩子的面,那樣做終究不合適。
不過他也不想解釋,那種不堪入耳的話他不想讓余美琳聽見。
他不想說,陳剛卻說了。
「呵呵,拽什麼拽,在外面賣到錢了,都開直升飛機回來了,你還想賴我醫藥費不成?」陳剛譏諷道。
余美琳的神色冷了下來,她現在知道李子安為什麼會把這個潑皮打傷了。
小女孩也瞪着陳剛,小眼神奶凶奶凶的。
林德山呵斥道:「陳剛,你給我閉上你的臭嘴!」
陳剛冷笑了一聲:「怎麼,人家捐二十萬,你就幫着人家說話?李子安打傷了我,這是事實,我不管,今天必須給我醫藥費,我天天說,她就是個賣……」
昆麗突然幾步衝刺,一躍而起,嬌俏的身子在半空中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一條大長腿帶着旋轉的慣性力,狠狠抽在了陳剛的臉上。
砰!
陳剛轟然倒在了地上。
昆麗落腳地上,馬丁靴下濺起了一片灰塵。
李子安心中一片驚訝,余美琳身邊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助理?
「剛子啊!」馬小蓉一聲哭嚎,撲到了陳剛身上,「鄉親們你們可要給我們做主啊,太欺負人了啊……嗚嗚嗚……」
「嘴臭就是該挨!」有人說。
「對,你家那位是什麼人我們還不清楚嗎,你男人不污衊人,他怎麼會挨打,人家怎麼不打我啊?」
「就是,余老闆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是那種人,簡直胡說八道。

「誹謗要抓起來的!」
「村裡的路早就該翻修了,大坑小坑,我們可都盼着吶,你和你男人敢攪黃,我老王第一個不答應!」
「對,我們應該讓余老闆多捐一點,村裡的水渠也該翻修一下了……」
馬小蓉傻眼了,她男人被人打了,而且是當著全村人的面。
可是沒有一個人幫她說話,她和她的男人反而成了村民們圍攻的對象。
余美琳連看都不想看陳剛和馬小蓉一眼,她淡淡地道:「子安,走吧,我們回家。

李子安跟着余美琳往余家老宅走去,他時不時看余美琳抱在懷裡的小女孩一眼,心裏很想問這是誰的孩子,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他和余美琳結婚四年,手都沒有牽一下,萬一這個孩子是余美琳跟某個富商生的,他這邊開口問,那多尷尬啊。
而且這種可能性很大,不然她的直升飛機從哪來的?打工能買得起直升飛機嗎,顯然不可能。
小女孩也時不時的瞅李子安一眼,有時還會沖李子安笑一下,很調皮的樣子。
余家的老宅子越來越近了。
余美琳懷裡抱着的小女孩開口說了一句話:「媽媽,我們這是要去哪呀?」
媽媽?
李子安這一剎那間的感覺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耳光,他剛剛還在想這個小女孩是不是余美琳跟某個富商生的孩子,結果這小女孩就開口叫媽了。
他心中湧起一絲悲涼,可又忍不住想笑。
尼瑪,這綠帽子戴得好啊!
她跟別人生的孩子都這麼大了,他才知道!
更欺人的是,她居然把跟野男人生的孩子帶回家來了!
余美琳絲毫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她的眼神里甚至沒有一絲愧疚,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裡是媽媽的老家,媽媽帶你回來看看祖奶奶。

「祖奶奶在哪兒?」小女孩的聲音很稚嫩。
余美琳說道:「就在前面的祖屋裡,你很快就能見到祖奶奶了。

「那這位叔叔又是誰呀?」小女孩看着李子安,黑寶石一般的大眼睛裏閃爍着好奇的神光。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他是你爸爸。

「爸爸?」小女孩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小臉蛋上滿是驚訝的表情,「媽媽你不是說爸爸去火星挖煤去了嗎,這麼快就回來啦?」
李子安差點憋出一口血來。
她竟然跟孩子說他去火星挖煤去了!
他此刻真想一巴掌給余美琳掄過去,打她欺人太甚,可看到她懷裡抱着的孩子,他又把這股子衝動壓制了下去。
當著這麼可愛的小女孩吵架終究不好,還是回去再說。
余美琳也不給小女孩解釋,只是抱着孩子走路。
小女孩趴在余美琳的肩頭上,好奇地道:「你是不是我爸爸呀?」
李子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心裏非常想要這樣一個可愛的女兒,可是這個女孩是別的男人跟余美琳生的,他怎麼當得了這個爸爸?
小女孩又問:「火星有很多煤嗎?」
李子安:「……」
「火星上有花花和蝴蝶嗎?」
李子安捂住了額頭。
小女孩沖李子安吐了一下舌頭,扮了一個鬼臉:「略略略!」
李子安知道她是因為他不理她,所以沖他扮鬼臉,可面對這麼可愛的孩子,他的心裏卻一點氣都生不起來。
兩個大人一個孩子進了院門,林勝男迎面走了過來,滿是皺紋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哎喲,美琳啊,我可算把你盼回來了。

「奶奶。
」余美琳快步迎了上去,到了林勝男身邊,她將孩子放在了地上,婆孫倆擁抱在了一起。
那個小女孩又看着李子安,然後抬起一雙小手把眼皮往下拉,又給李子安扮了一個鬼臉。
李子安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
「不告訴你,你都不告訴我火星上有沒有花花和蝴蝶。
」小女孩轉過了身去,不理李子安了。
林勝男一把將小女孩抱了起來,湊到小女孩的臉蛋上吧唧的親了一口,樂呵呵地道:「幺幺真乖,長得像你媽。

「幺幺,快叫祖奶奶。
」余美琳說。
小女孩脆生生的叫了一聲:「祖奶奶。

「嗯,真乖。
」林勝男又湊過去親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有些嫌棄,小腦袋偏到了一邊,不過這也沒能逃過林勝男的嘴,又被親了一口。
李子安的心中湧起一點淡淡的憂傷,人家祖孫三代其樂融融,他卻成了一個多餘的人。
「美琳,我想跟你聊聊。
」李子安說,他決定攤牌了。
「就在這聊吧。
」余美琳說。
李子安看了小女孩一眼說道:「在這裡不合適,我們去房間里聊吧。

余美琳說道:「這還是你第一次見孩子,你就不想抱抱她嗎?」
李子安壓抑在心頭的怒火差點就爆出來了,但最終還是忍了下去,當著孩子的面吵架,談離婚的事情,這終究不合適。
余美琳又對小女孩說道:「幺幺,快叫爸爸。

小女孩將腦袋藏到了林勝男的脖子後面:「不叫。

余美琳皺起了眉頭:「不聽話了是不是,路上媽媽怎麼跟你說的?」
小女孩這才把頭轉過來,噘着小嘴,老大不樂意的叫了一聲:「爸爸。

李子安心裏極不願意答應,可是他還有應了一聲。
這是他跟余美琳的矛盾,孩子是無辜的,他也不能跟一個三歲的小孩較真。
「你們聊吧,我帶孩子去看魚。
」林勝男抱着孩子離開。
「祖奶奶」,什麼魚呀?」小女孩問。
「大魚。
」林勝男抱着孩子走遠了。
等到林勝男走遠,李子安才開口說道:「余美琳,你是什麼意思?」
「你想說什麼?」余美琳反問。
李子安怒極反笑:「她是誰的孩子?」
余美琳說道:「她當然是你的孩子,你什麼意思?」
李子安頓時愣在了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