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狂閻羅
超狂閻羅 連載中

超狂閻羅

來源:google 作者:劉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安 沈冰月 現代言情

一個小民工,意外與美麗女總裁共度春宵,竟又獲得遠古傳承《生死經》,一手掌生,一手掌死,從此快意恩仇,縱橫都市展開

《超狂閻羅》章節試讀:

「陳家?」
劉安一愣,貌似自己剛剛遇到的那對祖孫,就好像姓陳啊。
因為陳家的意外到訪,劉安和黑狐的戰鬥,自然只能停止了。
因為這三位陳家人竟然都是修鍊者,在摸不清底細時,誰也不敢出手,不然萬一他們是敵人,那就糟了。
「陳慶文,你們來幹什麼?我和沈家的私事,你們也要插手么?」
王燦表情難看,質問陳家那個為首的大漢。
在天海城,王家雖然強大,但是和真正的老牌家族還是有差距的。
比如說陳家。
除去世俗的影響力之外,更多的因素是,陳家是個修鍊者家族,並有家傳的功法。
雖然如今古武沒落,再也練不出那種鎮壓一切的超強武者,但陳家這種有底蘊的家族,也是極為恐怖的。
王家雖然憑藉著財力招募了幾個修鍊者,但是這綜合實力,和陳家是沒法比的,難怪他如此忌憚了。
陳慶文聞言,爽朗大笑道:「你們和沈家的私事我們管不知道,但是你王燦想對我們陳家的貴客動手,那可不行。」
「貴客?」王燦一愣,看了一眼劉安,「他是你們的貴客?」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看上去就一窮二白的傻小子,竟然會是陳家的貴客?
其實陳慶文也想不明白。
但這是他父親的命令,那麼他就必須完成。
父親說讓對劉安尊重,那麼陳家的人,對劉安就要真的尊重。
「劉先生,您放心,今天有我們在,不會有人傷害到您。」陳慶文過來對劉安恭恭敬敬的拱手道。
另外兩人,陳慶武,陳慶山也是過來抱拳行禮,可謂是是十分尊敬了。
「他究竟是什麼人?」
沈家人都看呆了。
如果讓他們在陳家和王家之中選擇一個的話,他們肯定會選擇陳家。
如果在知道沈冰月找的男人竟然被陳家這麼尊重,那麼他們說什麼也不會逼迫沈冰月嫁給王燦啊!
一群沈家人後悔不迭,只恨自己有眼無珠,不識真英雄。
沈冰月也看呆了。
她就是在大街上隨便撿了一個看上去老實的普通民工啊,本想着報復一下王燦而已,沒想到他竟然給了自己這麼多的驚喜。
自身實力超強不說,竟然還是陳家的貴客。
回想起自己還說劉安沒資格對自己負責,她就感覺一陣兒的臉紅。
而劉安……
他哪能不明白啊,這肯定是那位陳子清老爺子的安排。
「多謝了。」
劉安對陳家三兄弟拱手道謝,今天如同沒有他們出現,他還真就難辦了。
王燦身邊有三個修鍊者,劉安雖然有信心自己脫身,但卻不能保證能把沈冰也也救了。
這三位出現的正是時候。
「您客氣,我家老爺子交代過了,對待您,就要像對待他一樣。」
陳慶文說完這話,略微感覺蛋疼。
陳子清可是他們的父親,難道他們要對這個比他們小一輪的年輕人,當做父親一樣尊重么?
無奈,老爺子交代的,他們必須得聽從。
而一旁,王燦的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了下去。
「三位,你們也太不把我王家放在眼裡了吧?這小子偷了我的未婚妻,你們難道讓我放過他不成?」
王燦沉聲怒道。
陳慶山哈哈一笑:「誰是你的未婚妻?不如你問一問沈小姐,看他承認么?還是問一下沈家,看他們知道這回事么?」
沈冰月當然不會承認,她本就不想嫁給王燦,所以王燦看向了沈家之人。
沈家的人這會兒也不敢表態了。
討好了王家,把陳家得罪了,也得不償失啊。
於是上到沈貴山,下到沈家任何人,都是當縮頭烏龜,一句話也不敢說。
王燦見狀,氣得想殺人,但也無可奈何,只能悶哼一聲道:「好,今天的事情我記住了,我們以後再算賬,小子,別以為你能一輩子躲在陳家的羽翼下。」
放了句狠話,王燦瞪了一眼沈家的人,帶着人怒沖沖地走了,連地上躺的王燦等人,也全都不管了。
見王燦帶人走了,陳慶文等人便放心了,過了一會兒,也提出了告辭:「劉先生,既然王燦這小子走了,那也沒我們什麼事了,我們就告辭了。」
陳慶武道:「我們老爺子說了,讓您先忙自己的事情,等您忙完了,就給我們打個電話,到時候陳家派車來接您去陳家做客。」
陳慶山遞過來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個人名片,到時候您打上面的電話即可。」
「好……」
劉安被三兄弟的熱情搞得有點不適應。
陳家三兄弟走了。
沈家人看着劉安有點猶豫。
想上來拍馬屁,但又顧忌那邊會不會得罪王家。
但劉安哪裡管這個啊,直接來到沈冰月面前:「問題幫你解決了,我要走了。」
沈冰月很意外:「你……就這麼走了?」
她本以為,劉安來救自己,是很喜歡自己呢。
但沒想到,他救了自己之後,連句話都不多說,馬上就要走。
這不由讓沈冰月內心黯然。
其實他哪裡知道啊,劉安的心態還沒轉變,只把自己當一個普通人而已。
既然沈冰月曾經說過,自己配不上她,那麼劉安就不會再舔着臉對她負責。
之所以來幫她,只不過是看在一夜夫妻的緣分上而已。
「嗯。」劉安點點頭,直接轉身離去。
「劉……」沈冰月想要叫住劉安,但是剛出口一個劉字,就又止住了。
她此時突然覺得,自己竟然配不上劉安。
「等我拿回我的公司,帶着上百億的嫁妝,那時候,我就配得上你了。」沈冰月心中暗暗想道。
沈家人也沒人敢攔住劉安,眼睜睜地看着劉安離開。
等到劉安走後,他們紛紛湊到了沈冰月的面前,打聽劉安的身份。
但沈冰月哪裡回答的了啊,她自己也不知道。
更何況,她如今也看透了自己這些家人的真面目,就更不可能理會他們了。
如今留在沈家,她只是捨不得自己一手創立的雅國公司而已。
沈冰月如此冷漠,按照沈家人以前的性格,他們早就炸了,說不定都罵上了。
但是劉安剛剛發威,又展示了自己的人脈,一時間,他們顧忌劉安,竟然不敢得罪沈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