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超品符籙師
超品符籙師 連載中

超品符籙師

來源:google 作者:迷不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梅芙 陳睿

一不小心穿越到一個可以修鍊的世界,成為一個光榮的符籙班學生,陳睿竭力想讓自己低調一些,然而總是事與願違,他就像那隻在黑夜裡閃光的螢火蟲,總是那樣鮮明,那樣出眾……哎,不說了,說起來都是淚,搬磚去了展開

《超品符籙師》章節試讀:

「痛!」

「痛!」

「痛!」

陳睿從昏暗中醒來,只感覺頭痛欲裂。

他抱着腦袋過了好一會兒,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才逐漸消散。

定了定神,他睜開了眼睛,卻被眼前詭異的一幕嚇到了。

這並不是在自己家裡,也不是躺在熟悉的床上,而是躺在冰涼的地板上。

這也就算了,周圍擺着了一圈紅色的蠟燭是什麼情況?還有身下這詭異的黑褐色散發著難聞味道的圖案,又是幾個意思?

法陣?怎麼看都不像好東西。

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有人信這個,最重要的是,我怎麼會在這裡?

他清楚地記得昨晚加完班回到家裡,已經兩點多了,洗了個澡玩了一會兒手機,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忽然腦袋劇烈地疼痛了起來,一陣接着一陣,疼得他咬牙切齒青筋暴露在床上打滾,只想撞牆好減輕痛苦……

接着,就生生痛暈了過去,什麼也不知道了。

然後一睜眼,就成了現在這樣。

是誰救了我?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他從地上坐了起來,只聽啪嗒一聲,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從身上掉了下來。

他定睛看去,卻見這是一本有些黑色皮質封面的書冊,看樣子已經有些陳舊了,封面上畫著一個黑色的骷髏頭,下邊有四個紅褐色的大字——邪靈法典。

這是什麼?他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他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卻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陌生的環境,木質結構的房屋,無論是床、衣櫃、傢具、屏風、書櫥、書桌都是古典的樣式,營造出一種古香古色的書香氣息。

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就像來到古裝電視劇的現場一樣,很有那種時代的氛圍感。

這是什麼情況?拍電視劇嗎?

他覺得有些驚悚,他昨晚是暈倒在家裡的,既沒有撥打120求救,也沒有撥打任何人的電話,而且他平時獨來獨往,暈倒在家裡,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那他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他站了起來,下一刻就驚悚地發現,天,這哪裡是自己的身體?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身體好嗎?

他自己長什麼樣,他還是很清楚的,三十六歲的中年大叔,又矮又肥又胖,挺着個肚子,頭大脖子粗,典型的死肥宅和窮屌絲,怎麼可能是現在這個樣子?

這分明就是一個十六七歲少年的身軀,四肢修長,身體勻稱,雖然略顯得有些單薄,卻是手長腳長,充滿了健康的活力。

中年肥宅大叔秒變美少年?

他不由驚呆了,腦袋裡嗡嗡地一片空白,這是怎麼回事?

過了許久,他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他……穿……越……了。

這種只會出現在小說和電視劇里的橋段,真真切切地在現實中發生了!

他狠狠打了自己兩巴掌,劇烈地疼痛告訴他,這不是夢境,而是現實。

他真的穿越了。

老實說,這一刻,震驚、恐懼、不安佔據了他大腦的絕大部分,他完全無法理解現在這種現象。

這邊既然活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邊那……死了?

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

眼角轉動,他發現了不遠處有面鏡子,他想也不想,跑了過去,拿起鏡子一看,一個陌生的人影出現在鏡子裡邊,有些清瘦和文弱,嘴角有絲邪氣,但不可否認,是個年輕帥氣的公子哥兒。

這……

他放下鏡子,獃獃地坐在椅子上,忽然就淚流滿面起來,心裏酸澀得厲害,就這麼死了……嗎?一聲不響,連個道別都沒有。

最終還是客死他鄉了啊。

也不知道爸爸媽媽和姐姐弟弟,在得知自己客死他鄉的時候,會是怎麼傷心的表情,一個好端端的人,說沒就沒了,白髮人送黑髮人,人生之苦,莫過於此。

對不起,爸爸媽媽!

他跪了下來,對着家鄉的方位,砰砰地磕起頭來,一連磕了十幾個,才漸漸停止下來,接在呆坐在地板上,痴痴木木地,失魂落魄。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忽然一聲響亮的雞鳴驚醒了他。

天亮了嗎?

那些蠟燭早已熄滅,屋子裡漆黑一片,朦朦朧朧的模糊一片。

他只覺得渾身有些發冷,不過情緒卻漸漸平靜了下來。

畢竟是個成年人,三十幾年的生活,磨平了他的稜角、衝動和激情,也讓他變得理智、麻木和圓滑,讓他懂得了妥協和忍耐。

事情既然發生了,總得面對,與其被動地接受,不如積極地面對,或許還能爭奪一些主動權。

有選擇嗎?其實別無選擇。

生活,總得繼續的。

他站了起來,藉著朦朧的光線,找到了床的位置,然後躺了下去。

他決定暫時什麼也不想,就好好地先睡一覺再說。

然而想睡卻也不是那麼容易,不知不覺,淚水又打**枕頭……

這一覺就是好幾個小時,再次醒來時,天光已經大亮了,陽光透過窗戶灑落了進來,落在書桌上,明亮而又好看。

房子里很是清爽,屋外傳來風吹竹葉的沙沙聲,很是靜謐。

穿越了啊,看來真不是夢境。

他嘆息了一聲,從床上起來,來到昨天的位置上,推理了起來。

對於自己的到來,他隱隱有了一個猜測,應該是這個少年自己擺了這個邪惡的法陣,比如召喚某個邪靈什麼的,結果把自己給玩死了,然後自己就過來了,借屍還魂,或者乾脆就是他想召喚邪靈,結果把自己給招來了,然後附身附體,鳩佔鵲巢。

總之,如果少年自己不作死,那他應該不會來到這裡。

他撿起那本邪靈法典,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對應的書頁,果然是個召喚法陣,召喚的是惡魔神「奈葉」。

這本書上說惡魔神「奈葉」是混沌之信使,超越時間和空間、超越善惡與正邪的存在,是不可名狀、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無狀之狀、無物之象、近乎於道的存在,不可直呼其名,不可聽聞其聲,只能被恐懼和敬畏。

然後這本書又說,惡魔神奈葉是恐懼之神、千面之神、誘惑之神、欺騙之神、惡作劇之神,最喜歡使人陷入恐怖和絕望之中並以此為樂……然後下邊就有很多陣法和咒語,有召喚詛咒、請神降臨、獻祭求知等等,每個陣法的用法、咒語和材料都不一樣。

看完之後,陳睿恍然,這哪裡是什麼惡魔神奈葉,分明是克魯蘇神話三柱原神的混沌信使奈亞拉托提普。

這哪裡是邪靈法典,分明就是死靈之書好嗎?

他翻了翻,果然看見了盲目痴愚之神原初之混沌「阿薩神」(阿撒托斯)、孕育萬千子孫的生育之神「沙布神」(莎布·尼古拉絲)、時間和空間之神萬物歸一者「優格神」(猶格·索托斯),還有沉睡之神拉萊耶之主「庫魯神」(克魯蘇)、深淵之神蟾蜍之神「撒托神」(撒托古亞)……

這就是一本介紹和描述克魯蘇諸神的巫師法典,只不過因為翻譯的問題,這本書對諸神的名字進行了簡化和縮減,但只要是熟悉克蘇魯神話的人,一眼就能認出來。

這個少年怎麼會有這麼一本邪典?

陳睿看了看地上的法陣,大概明白了,因為這是一個召喚詛咒陣法,他應該是想借用惡魔神奈葉的神力去詛咒某個人,結果把自己給玩死了……

傳說信奉邪神的人都不會有好結果,不是瘋掉死掉就是被邪神收為奴僕,顯然,這個少年也嘗到了這份苦果。

只是,傳說是傳說,現實是現實,難道這些邪靈法陣真有效果?

陳睿將信將疑,想了想,還是把這本書撿了起來,把地上的陣法痕迹也擦除了。接着打開窗戶,屋裡難聞的味道逐漸散去。

接着,他又在少年的書桌上,找到了他的相關信息,巧合的是,這個少年也叫陳睿,19歲,是東海府祖安州桃源鄉人,就讀於天順府天師道法學院符宗符籙班,目前內舍弟子,應該就是內門弟子的意思吧。

他的書櫃里有不少書籍,都是一些道法符籙之類的書籍,桌子上還有硃砂、符筆、符紙、玉石粉等一些相關用具,應該是他的學習和實踐工具。

鎮紙下邊還壓着十幾張符紙,上面的圖案各不相同,應該是不同種類的符咒。

他拿起一張看了看,隱隱能感覺裡邊似乎蘊含著巨大的能量,似乎不是單純的符紙,但要怎麼使用,卻不得而知。

難道這個世界能夠修鍊,真的有神魔和符籙魔法之類的存在?

現在發現的東西把他整蒙圈了,又是克魯蘇,又是道法符籙什麼的,這到底是一個什麼世界?天師道法學院,莫非就是小說中的那種修真學校?

從教材和工具上來看,好像挺專業的。只是一個學習道法符籙的學生,去搞一些西方克魯蘇的東西,感覺就很迷。

他整理少年房間的東西,漸漸地把他的身份信息補全,通過一些信件和來往的書信,他知道這個少年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家中父母雙全,爺爺奶奶也還在,家族是東海有名的富商,貌似很有錢的樣子。

他找了找,在少年衣服的口袋裡,還有鎖在柜子里的小錢箱,還真的發現了不少錢,不但有金葉子、碎銀子還有很多銀票,數了數居然有一千多兩,看來確實是個富二代無疑。

整整一個上午,他都在整理少年相關的信息,對他也有一個大致的了解,這個少年應該就像後世的大學生一樣,在外邊自己租了房子,所以屬於獨居的狀態,家裡對他還是挺關心的,有不少書信往來,還有一些朋友之類的,也有關心和問候。

就在他整理相關人際關係的時候,樓下忽然傳來砰砰砰地拍門聲,一個響亮的聲音喊道,「睿哥,睿哥,起來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