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成為頂流後,青梅天后追着我領證
成為頂流後,青梅天后追着我領證 連載中

成為頂流後,青梅天后追着我領證

來源:google 作者:吃雪糕的螃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吃雪糕的螃蟹 王敬安 都市小說

【單女主+無後宮】當紅偶像歌手、新一代天后、綜藝女王、最頂流……那個被稱為國民女神、歌唱界代表的天后,都是被一個名叫王敬安的男人捧出來的這一切,都要從王敬安穿越到這個平行世界、並且覺醒系統開始說起首發第一首歌,就被國家提名表揚一首《青花瓷》登頂國風之巔,一度引領國風潮流!一首《十年》再創佳績,讓無數人回憶起十年青春!一首《體面》唱哭全網觀眾,抑鬱症患者都痊癒了!業內還流傳出一句話,那個男人寫什麼類型的歌,哪個類型就會大火!抑鬱症患者:求求敬安老師再寫點治癒類型的音樂吧!青梅天后更是追着要和自己領證展開

《成為頂流後,青梅天后追着我領證》章節試讀:

知音公司所在的大廈。

作曲部,辦公區。

王敬安來到公司已經是一點四十多分了,整個辦公區都聚集了不少同事。

他們無一例外都在探討公司是不是真的要對外宣布破產這件事。

所謂無風不起浪,很多人已經留好了退路,畢竟有些音樂製作人背負了很沉重的房貸,還有一大家子要養。

「敬安,這件事你怎麼看?」一位男同事走上前來。

這位男同事名叫林羨光,也是剛簽約公司一年,平時和王敬安關係比較鐵。

「公司是不是破產還不清楚,咱都別這麼早下結論。」王敬安現在關心的是把歌發出去。

一會趁着開會就和主管說一聲。

臨近兩點時,從辦公區外走進來一名中年男子,面露嚴肅,同時還帶點憂慮。

他就是作曲部的主管,也是這個部門的老大。

只見主管說了句:「都到會議室等我。」

五分鐘後,會議室,全員到齊,無人遲到。

王敬安察覺到會議室那微妙的氛圍,好像有某層窗戶紙即將被打破。

主管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有一部分人應該已經知道公司出現危機了,今天開這個會議,就是想通知你們,我們知音公司出現資金短缺,多家頂級娛樂公司想要聯手壟斷這個行業,不給我們這些小公司留活路,

加上公司多個部門的業績長達一年沒有達標,也包括我們作曲部,所以,高層的意思是,運營完這個月,下個月月初開始對外宣布破產。」

隨着主管親口承認,所有人還是不由得感覺到心頭沉重。

王敬安畢業之後就簽約這家公司,雖然時間不算太長,但起碼也有一兩年時間。

喜歡這個部門的嬉皮、溫馨氛圍。

不等他們開口,主管又繼續說下去:「公司又接到一筆訂單,我的打算是,在公司宣布破產之前,近期接到的訂單能完成就盡量去完成,做事情要有始有終,才是我們玩音樂追求的目標。」

「主管,這筆訂單是多少?」有人追問了。

「50萬,委託方要求的是青春類型的音樂,而且只有七天時間。」主管說:「雖然這筆訂單不算大,但我希望我們作曲部在解體之前,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委託,哪怕這個委託金額很小。」

50萬的訂單,其實算是少的了。

除開和公司分成,扣除一些必要的手續費用之外,到音樂製作人手裡的可能只有二十來萬。

然而,主管剛說完這句話,就看到不少人微微低下頭,很明顯都沒有要接這一筆訂單的意思。

這筆訂單對於剛入門的新人來說,報酬算非常豐厚了,但是剛入門的製作人,七天時間趕出來一首作品不太可能。

王敬安琢磨着系統獎勵的那首《少年**說》,好像是勵志類音樂,並不適合這個委託。

否則他會毫不猶豫接下這筆訂單。

主管看向一旁的同事:「阿霖,我記得你不是有一首青春類的作品存稿嗎?」

阿霖點頭,但卻露出一個為難的神色:「主管,其實,我已經和星遇娛樂公司的負責人談好了,等公司宣布破產的時候,我就到那邊去任職,那首歌曲我寫了大半年,算是簽約星遇娛樂公司的敲門磚。」

音樂製作人想要跳槽,就必須等合同到期,或者公司主動宣布破產,所有合同當場作廢。

其實也不怪他。

在明確清楚公司要倒閉的前提下,誰也不願以這家公司的名義發佈作品。

主管理解道:「沒事,給自己留了條後路,你的做法是正確的。」

阿霖說了一聲:「主管,對不起。」

主管擺擺手:「大家都是成年人,別說這麼膩歪的話,再說不是還有其他人嗎?查靈,你是部門僅剩的唯一一位一級音樂製作人了,你手裡應該有不少存稿吧?」

演員也有一級之分,音樂製作人自然也有高低之分。

製作人分為五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見習,也就是剛入行那種,第二個階段是三級、二級、一級、王牌。

國家一級演員稱得上是國寶級,但一級製作人還不算最頂尖的那一批,最頂尖的都集中在王牌。

不過,這種分級只能決定一個音樂製作人的創作水平。

一些三級甚至是見習製作人,靈感爆發的時候還是可以寫出爆火歌曲。

王查靈接上主管的話:「存稿有確實有,但好巧不巧,我手裡的三首存稿,沒有一首是青春類型。」

主管話鋒一轉:「委託方那邊說了,有一個備案類型是勵志類,畢竟是作為一部文藝電影的插曲,青春是首選,其次是勵志。」

王查靈表情變化了一下:「主管,我那三首歌曲都是民謠。」

聞言,主管微微一嘆:「唉……」

想起曾經的知音,昌盛一時,作曲部巔峰時期,業績在各大部門排名第一。

如今卻落魄成這樣,臨別時,連一個圓滿收尾都完不成。

他只要想到以後去其他公司應聘作曲部主管一職,簡歷上寫着,前任公司宣告破產時,連最後一筆訂單都沒能完成……

就算簡歷不寫,大家都是混這個圈子的,消息基本互通。

每次想到這些種種,主管就越發的憂愁,盛極而衰,這是常態啊。

「那今天的會議就先到這裡吧。」主管不再強求。

畢竟這次的訂單委託不是自由創作,而是限定某個類型。

這麼短時間讓人家趕出來顯然不現實。

如果是之前,或許會很容易。

但公司下個月就要宣告破產了,他們的精力都不在這裡了,更別說在七天之內趕出特定類型的一首作品。

隨着主管宣布散會,所有人齊齊站起。

但就在這時,王敬安突然說了一句話:「主管,委託方給出的備用方案確實是勵志類嗎?」

主管已經開始憂慮了,以至於王敬安說什麼,他都沒有聽見。

還是被其他人提醒,主管才反應過來:「嗯,不過委託方說盡量先以青春類型的音樂為主,除非勵志類作品質量足夠高。」

「我可以試試接下這筆訂單。」王敬安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訂單的錢。

如果單純發佈歌曲上架的話,等到作品分成收益到自己手裡,都下個月了。

他不想讓安嵐等太久。

反而眼前這筆訂單,可以解王敬安的燃眉之急。

王敬安的話,讓主管出現短暫的失神,怔了怔才說:

「敬安,你能在這個時候主動接下這筆訂單,主管已經很開心了,主管也知道你是為了部門好,但你現在還只是見習製作人,七天內很難創作出來,

如果這筆訂單搞砸了,很可能會影響到你以後應聘其他公司,有些事情不能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