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成為世界首富
成為世界首富 連載中

成為世界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吃草的豹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敏 安文 都市小說

主人公安文重生至一九八四年,靠後世的經歷開公司,玩轉商界,成為世界首富,得到美人垂青,事業愛情雙豐收一家人過上幸福生活展開

《成為世界首富》章節試讀:

劉恩泰說罷,揚長而去!

村長走後,安慶彬一直坐在炕頭不言語,母親也坐在一旁偷偷的抹眼淚。

安慶彬實在是無奈。

別說五千、一萬,就是幾十塊錢,家裡也是拿不出來。

從責任制後,家裡分了幾畝地。

每年除了三畝地種玉米和小麥,剩下的都種了棉花。

玉米和小麥夠一家人吃的,還要餵雞、餵豬、餵羊。

四畝多地的棉花每年能收入個兩千塊錢左右。如果沒有其他的花費,每年還能剩點。

可這幾年父親得了肺癌,從手術到化療把他們哥倆折騰的一乾二淨還不算,還拉了不少的饑荒。

前年父親去世。

雪上加霜的是母親又得了腦出血,在醫院花了一萬多塊錢,也沒治好,最後還是死了。

哥倆又借了不少的外債。

這裡的風俗是早定親,孩子們在十三四歲就有人開始提親了。

他們哥倆家的這幾個孩子,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還都聰明伶俐,到現在也沒有人給提親。還不是因為窮嗎!

如果不是家裡有這些事,安文分了心,又何至於考不上大學?

這一次安文被撞去醫院還是街坊鄰居給湊的錢。

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借過錢,安慶彬實在想不出,還能上哪兒弄這五千塊錢。

劉家仗着有人在村裡橫行霸道慣了,自古道「光棍不鬥勢力!」自己一家人無權無勢哪裡是人家的對手!

劉恩泰在這兒大喊大叫的時候,安文在西屋一直沒有出來,他不願意搭理這種人,他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會把他扔出去。

父母老老實實了半輩子,樹葉掉下來怕打破頭,他不想再給他們惹事。聽到劉恩泰走了,他到了東屋。

「爸,媽你們不用聽他的,別說五千,就是五塊、五分我們也不會給他。而且,他還要賠償我們醫藥費!」

父親不言語。

母親擦擦眼睛

「孩子,哪兒有你說的這麼容易,這麼多年了,和人家劉家斗的,誰贏過?再說,誰敢和人家斗!」

安文坐下。

「爸、媽別發愁了,這件事你們不要管了,我來處理。我有辦法解決。

一會兒小妹她們該回來了,還是做飯吧,讓她們看見愁眉苦臉的有什麼用!」

母親想想也是,抹抹眼淚,起身去做飯。

「爸!你說過咱住的這房子以前是地主的是吧?」

安慶彬抬起頭瞅了一眼安文:「怎麼想起問這個?」

「閑着也是閑着,您就嘮嘮唄!」

安慶彬磕了磕煙袋鍋子說道:「說起咱這兒的這個地主可是很有名的,他叫什麼名字,我不記得了,因為他胖,在家排行老四,大家背後都叫他『高四肥子』!

光地就有幾千畝,聽說在天津還有買賣。

他娶了三個老婆,大老婆和二老婆和他的歲數差不多,就數這三老婆年輕聽說還是個倭國人。

據說他最疼他這小老婆。咱們住的這幾間房就是他那三老婆住的。」

「奧!爸你說這老地主會不會給他這小老婆留下很多錢呀?」

「那誰知道去,當時打地主,分田地的時候,農會的幹部在他們家可沒少翻找,也真找出來一些個『袁大頭』呀什麼的!」

「那您說咱這屋裡也許就有他們沒找到的寶貝啥的也說不定!」

「想啥呢?聽說這屋裡翻的最厲害!那地主的大老婆非說老地主給這個小老婆留下了老多錢,最後是找到一些,不多!」

安文想了想問道:「那幾個老婆啥結局呀?」

「大老婆和老地主住在一起,最後死了。

二老婆是外地的,也回去了,具體哪兒的不知道。

聽說小老婆是從天津戲園子里買回來的,可能給送回天津去了,早沒消息了!」

安文點點頭沒言語。

一會兒,安靜和安然兩個人每人背着一筐草回來了,這些草是餵豬和羊的。

只要學校放假或者星期天,倆人就的幫家裡干農活或者拔草。

看着兩個妹妹滿頭大汗、渾身髒兮兮的,安文鼻頭一酸。

「哥,你咋了?」

安然看到安文眼圈發紅,好奇的問道。

小丫頭十三歲了,今年升初中。雖然還小,可齒白唇紅、粉雕玉琢,看得出又是一個美人坯子!長大了比安靜還要漂亮!

「沒事,煙熏着了!」

現在還是在外屋灶台上做飯,屋裡確實煙不少,這樣說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小丫頭的眼睛裏明顯寫着「不信」這兩個字!

家裡一天做三頓飯,天天如此,也沒見哥哥天天熏着眼呀!

「快去洗手洗臉,準備吃飯!」好像讓小丫頭看穿了心思,只好轉移話題。

大家開始吃飯。

安文是病號,母親特地給他燉了一碗雞蛋羹。做了一碗麵條。

其他人就是饅頭鹹菜。不過這饅頭是摻了棒子麵的。

鹹菜就是一碟蘿蔔條、一碗醬。

安文心裏又是一疼!

飯後,歇息一陣後安靜姐倆還得去地里拔草。

父親正準備出門。

「爸,您給我幫個忙!」

「幹啥?」

安文把父親叫到西屋,「您幫我把這個柜子抬出來!」

安慶彬很詫異:「你這從大清早就神神叨叨的,要幹啥呀?」

「爸,我覺得這地下好像有東西,我們挖一挖!」

「你這孩子不是魔障了吧?能有什麼呀?」

安文笑道:「我就是覺得有東西,不挖一挖我不死心,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安慶彬還要說啥。

安文說道:「爸,我就覺得這個地方不對勁,您要沒事呢,咱就一塊挖,要有事就去忙,我自己弄!」

他下定決心要解開這個謎底。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你只要不胡鬧就成。」

兩個人把柜子抬到炕上。

看到安文要把地上鋪的青磚起出來。安慶彬還是有些抵觸:「你這是到底要鬧哪樣?是不是真的被撞傻了?」

「放心吧,我不會胡鬧的。」

安慶彬看看兒子不像是傻子呀,也就沒再阻止。

一會兒,青磚起出來。安文拿來鐵鍬開始挖。

挖到一人多深的時候,還是啥也沒有,「你這孩子,折騰個啥呀,挖出來的土就要擱不下了!」母親說道。

可安文越挖越來勁。開始興奮起來。他眼中見到的光越來越亮,所以,信心大增。

等挖到有兩米來深的時候,突然「咔擦」一聲,鐵鍬碰到了東西,挖不下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