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城鄉小狂農之龍主天下
城鄉小狂農之龍主天下 連載中

城鄉小狂農之龍主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野火焚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棍 唐偌雪 都市小說

一個走路都帶着窮風的底層贅婿,在獲得逆變空間後,人生得到翻天逆轉他的人生格言是:人窮志遠不能閑,老婆綠我我綠山只要本尊心情好,古漠荒嶺皆仙田……展開

《城鄉小狂農之龍主天下》章節試讀:

萬般無奈,他還是選擇聯繫唐偌雪。

於是迫不及待的發了個位置,並且附上一句話:「老婆我被人虐了,你到底管不管!」

信息發出去不久,叮咚一聲就有了迴音。「你等着!」

看到這條信息,葉棍喜出望外,更是無比的感動。

看起來,老婆的心裏,還是裝着自己的。

「好了五爺,我老婆說了,讓我在這等着她!」

「是嗎?你老婆是不是名叫唐偌雪?」

王翔兩眼放光,意亂神迷!

那可是鄲城的第一美人,名氣可與付迎主持平了。

「是啊!」

「太好了瑪德,就讓你老婆陪我家五爺十個月,要是湊巧中上了,這筆賬也就一筆勾銷。你看可好?」

「尼瑪耳朵!」

葉棍氣的臉都青了。

「哈哈哈。」

眾人一陣鬨笑,韓五也是一臉的受用。

二十分鐘後,遠處圍過來一群人。

清一色的大碼健婦,一看就是唐偌雪的手下。

一個個長得滾瓜溜圓,胳膊能比正常人的腿還茁壯。

領頭的則是薛靜和張麗。

「那不嗎,葉棍在那裡!」

「沒錯,真的是那個混蛋。給我上,打散他們!」

呼啦。

一群婦女氣勢滔天就圍了上來。

「不好了五爺,有人在包抄我們!」

「嗯哼?」

「唐家?」

韓五抬頭,一眼看到十幾個大娘們,手裡全都操持着傢伙,或短刀或匕首,有的還拎着加力桿,正在氣勢洶洶的圍攏過來。

韓五緊張的身子骨一抽。

「葉棍,好啊你小子……」

「不好意思五哥,我老婆的性格你不知道,向來吃軟不吃硬。誰要是敢欺負她的老公,她就敢於跟誰拚命。」

聽他說出如此囂張的話,韓五更是氣的想死。

他不得不權衡着自己的力量,總共五六個人,但個個都是彪形大漢,一個男的打兩個女的,還不跟玩一樣巴適?

於是眼角一斜,狠厲道:「瑪德,給我上,滅了這幫臭娘們,誰搶是誰的,爆就完了!」

嗚嗷……

五六個巨漢抄起傢伙就迎了上去。

「噼里啪啦……」

剎那間,雙方便是短兵相接爭鬥起來。

機不可失,葉棍趁機想要溜走,卻被薛靜逮了個正着。

「呵呵,葉棍,你真有種啊,吃裡扒外到這種地步了,竟然挖空心思算計唐家?」

「哪有的事,別瞎掰了你可!」

葉棍噗嗤一聲,朝着薛靜那峰挺的上圍掃了掃,雪域冰川,呼之欲出,不免便是咽口吐沫。

見他死到臨頭了還色心不死,薛靜氣的想咬死他。

她左手薅着他的衣服,右手啪得就是一下,抽的葉棍眼冒金星。

「葉棍,別以為你是雪總的老公我就不敢跟你動手。」

「實話告訴你,無論是誰,只要是違背了雪總的意志,那就是跟正義背道而馳,在我薛靜這裡,斷然得不到好果子吃。」

說完又是一下,抽的都是一面,兩邊的高度落差巨大。

「靜姐,你幹嘛打……哎吆……」

又是一下。

「靜姐你……哎吆!」

**。

連續抽了四五下,葉棍的鼻子都出血了。

「知道為什麼挨打嗎?哼!」

「不……不知道!」

葉棍脖頸一梗,很是不服,滿臉的委屈,快要哭了。

這可是老婆的手下,長得也是如花似玉耐人尋味,只是心腸太狠了,虐個男人不次於虐條狗。

「我告訴你。」

薛靜摸出紙巾,擦了擦粘在掌心的血,冷哼一聲。

「你這小子圖謀不軌,偷偷往林大廚內褲里抹葯,致使他渾身紅斑奇癢難耐……」

「林大廚可是我們一號店的**爺,自打他擔任本店大廚以來,一號店的生意空前火爆……」

「如果你把他給得罪了,萬一哪天他撂了挑子,你知道這個損失有多巨大嗎?」

「就因為這個,雪總才把我們派出來,捉你回去為林大廚雪恥!」

薛靜說完,揮拳又是一下,直接把葉棍掏趴在地。

「靜姐,你……你誤會了,我沒那麼干!」

「葉棍,別抵賴了,一號店到處都是監控,要解釋就去跟雪總解釋吧!」

此時張麗那邊已經得手,韓五的人被打的屁滾尿流,總共那麼五六個人,其中有倆趴下的,有一個拚死護着韓五上車逃走的。

剩下那幾個,已經滿臉是血,邊打邊撤,邊撤邊挨揍,身上的刀傷不下十處,西裝都變成乞丐服了。

不多時,張麗帶人圍上來,韓五的人已經被打散了,有倆斷腿的也爬出了她們的視線之外。

張麗冷眸一瞥,上來又是一陣暴虐,把葉棍打的滿地翻滾。

「姓葉的,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得罪了林大廚,就等於得罪了我們所有人」

「……」

「別跟老娘揣着明白裝糊塗,你到底給他用了什麼手段?趕快把解藥交出來。」

「咳咳,你撒開……桃……是桃毛……」

張麗呲牙冷笑,伸手鎖住葉棍的喉嚨,面目狠毒而猙獰:

「葉棍,你這個卑鄙無恥之徒,好歹也是個大男人,那麼齷齪之事都乾的出來!」

「桃毛是嗎?那解藥呢?今天你如果不交出解藥,你們葉家的墳地里,明天此時就會平添出一塊墓碑!」

「麗姐,我……我哪有解藥啊!」

葉棍一臉沮喪。

當時頭腦一熱只想着如何報復對方,根本沒想到解藥的事兒。

「死豬不怕開水燙是嗎?那好啊!」

張麗回身,順手抄起一把加力杠。

「不把解藥交出來,就把你的雙腿留下!」

言罷,滿臉橫肉的女人點了根華子,美美滋滋地吸了幾口,把煙霧噴在葉棍臉上,嗆得葉棍直咳嗽。

「我真沒有解藥……」

「沒有是嗎?呵呵。」

嘭。薛靜飛來一腳,葉棍被踹出去四五米。

「不把解藥交出來,我們現在就弄死你!」

「我真沒有!」

此時的葉棍總算明白,這幫娘們,已經全被林清明的美色征服了,全部變成了他的舔狗。

他滿腹委屈,氣的不行,鼻子嘴巴都是血,卻又沒地方說理去。

對方人太多,現在連脫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他有些後悔,還不如不給老婆發信息了呢。

又有幾個健婦衝上去,沒頭帶臉的一通踹,葉棍很快散了架。

這時遠處駛來幾輛路虎。

「快看,好多車,是超級家族!」

「嗯?瑪德葉棍,是不是你搬的救兵?」

「怎麼可能,他這麼慫包的一個廢物,怎麼可能結識到超級家族!」

「那會是誰?」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

「管他呢,看看情況再說!」

薛靜喘口粗氣,有些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