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陳慶之的沉浮人生
陳慶之的沉浮人生 連載中

陳慶之的沉浮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九石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晴 陳慶之

草根出身的陳慶之,有着「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樸素情懷,在經歷了不同職位的歷練後,一步一個腳印,最終走上了事業上的巔峰!展開

《陳慶之的沉浮人生》章節試讀:

1998年9月30日的上午十一點四十五分,一位年輕人急匆匆地走進了漁陽縣委大樓,在保安的指引下,快步奔向了五樓組織部幹部科辦公室。辦公室的門是開着的,裏面只有一位身着紅裙子的女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鏡。年輕人抬手敲了敲門。

「請進。」女子沒有抬頭,右手依然飛快地在紙上寫着東西。

「大姐,您好,我是新來報到的陳慶之,昨天接到組織部的電話,說是今天來幹部科領介紹信。」青年有些拘束地說道。

「怎麼現在才過來,這都馬上就下班了。諾,這是你的行政介紹信。你趕緊去吃飯,吃完飯立即趕去汽車站,中午一點半還有一趟車去雲水鄉,錯過了你就得在縣城住一晚,抓緊在今天去鄉裏面報個到,明天就是國慶節了,要不然就得拖到國慶節節之後了。」看到這個名叫陳慶之的青年踩着下班時間點出現,女子不禁皺了皺眉,但是出於多年來在組織部養成的良好職業習慣,依然耐心地介紹了有關情況。

「實在是不好意思,剛才來的路上,坐的班車碰巧壞了,耗了好幾個小時,要不然我九點多肯定能趕到的。還沒請教大姐您貴姓?」陳慶之笑着解釋道。

「我跟你一樣,都是姓陳,陳愛蓮。我提醒下你,抓緊時間去鄉里報道,我原來跟鄉里說了你上午就能到的,其他六個人早早就過來了拿介紹信,結果就你一人拖了這麼長時間,報到第一天就遲到這麼久,給領導印象不好,以後要記住。算了,我還是直接給鄉里說下。」女子口氣中帶着幾分關心。

接着,她拿起話筒後,很熟練地撥了一個號碼,接通後柔聲說道:「李書記,您好,我是組織部幹部科小陳……我哪有什麼指示,是這樣的,來咱們鄉里報道的陳慶之,剛才因為在路上遇上班車壞了,等下中午他會坐車來鄉里……是是,正好是我本家,特意跟您說聲,請您多關照……好,好,那我這就告訴他,讓他到了鄉里跟龍委員聯繫,書記再見!」

「我已經跟雲水鄉黨委書記李木然打了招呼,他吃過中午飯就會趕往縣城辦事,鄉長下鄉去了,不在鄉**,你到了以後,先跟組織委員龍永河聯繫,他會給你安排好有關事情的。」女子接完電話後,轉過頭交待陳慶之一番。

「太感謝您了,那我現在趕緊去汽車站。謝謝陳科長!」陳慶之說道。

臨走之前,最後,陳愛蓮還特意糾正了一點:「在**部門辦事,很少稱呼人家「大姐、大哥」什麼的,一般都是稱呼某某同志,或者稱呼官名,比如「劉書記、陳科長、李主任、王所長」之類的。而且,你叫我大姐,是不是覺得我的樣子看着很老啊?」

陳慶之趕緊解釋道:「沒有沒有,這個只是習慣性地稱呼,之前我在外面搞銷售的時候,都是這樣子稱呼人家。再說,您看着非常年輕,跟我年紀差不多,一點都不顯老。」

看到陳慶之有些拘謹的樣子,陳愛蓮不再打趣他,又叮囑了幾句,大意就是作為一名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一定要好好表現,少說話,多做事,多向老同志學習,爭取早日進步,同時還留了電話號碼,告知以後有事可以電話聯繫。

本來陳慶之還想再多問幾句關於雲水鄉的情況,但是看着陳科長的似乎挺忙,忍住了打聽的念頭,心想反正這次算是認識了,以後再找機會請教。

拿着介紹信後,陳慶之快步來到縣委大院門口,攔了一輛三輪車趕往汽車站。先買了一張去往雲水鄉的車票,隨後在車站旁邊的小吃店簡單吃了一碗牛腩粉和兩根油條。眼看時間還早,就去車站門口的報刊亭買了一本最新的《青年文摘》雜誌,坐在候車室里小心地閱讀起來。

陳慶之當年進入縣城上高中後,有一回接觸到了《青年文摘》,一期雜誌看完後便喜歡上了,後來也就養成了每期必買的習慣,這七年來也只是漏掉兩三期沒有買到,上高中、讀大學時買的雜誌都被他帶回家裡保存起來,摞起來是厚厚的一層。《青年文摘》就如青年人的良師摯友,對於陳慶之而言,每次虔誠閱讀彷彿都是靈魂在接受知識的一次洗禮。

期間,遇到了一位乞討的老漢,看年紀約有六七十歲,一張布滿皺紋的臉,寫盡了歲月滄桑,看着令人心酸。

看到老漢,陳慶之就想到了自己的爺爺。爺爺是一位老農,在田裏面忙活了一輩子,臨死的前幾天,都還在下地幹活。爺爺的皮膚黝黑,雙手上面布滿了厚厚的老繭,枯瘦的手臂卻異常有力,即使是去世的那年,雙手提兩桶水也不在話下。

陳慶之的同情心使得他掏了掏自己的錢包,從裏面抽出一張一元的鈔票,快速將錢包塞回了褲兜後,雙手將鈔票遞給了老漢。老漢接過後,臉帶微笑的說了聲「謝謝」。

以前,在大學讀書時,每次上街遇到乞討的人,陳慶之都會遞上一元錢,雖然不多,但是表達了一份心意。有時候,一旁的同學會搶白兩句,認為這是詐騙,而且舉例說社會上有人利用大家的同情心心理,專門操縱殘疾人乞討,一年下來收入非常可觀。但是陳慶之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堅持着自己的想法。

待老漢走後,陳慶之繼續看着雜誌。當一本雜誌都翻完的時候,看了看時間,還差五六分鐘就要開車,陳慶之趕緊把雜誌塞進隨身帶的小包,然後小步跑上車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陳慶之問過了車上的售票員,得知要在下午四點半左右才能到雲水鄉。

車子出了縣城二十多分鐘後,便開始進入連綿不絕的山路,窗外的景色儘是滿眼綠油油的一片,比起縣城街道兩旁少的可憐的行道樹,山區的風景倒是看着非常令人賞心悅目。看着窗外疾馳而過的蒼翠景色,陳慶之的思緒漸漸回到了這幾個月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