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軒許靜花都神醫
陳軒許靜花都神醫 連載中

陳軒許靜花都神醫

來源:外網 作者:徐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徐幻 都市言情

給許靜。「小靜,我愛你,這塊玉佩是我們陳家的傳家寶物,現在送給你了。」陳軒期待的看着許靜,可是對方卻輕蔑的搖搖頭:「別拿這些破東西來打發我。」許靜語氣冰冷,「陳軒,我們分手吧,我再也不想把我的青春,浪費在一個窮逼身上了。」轟——陳軒只覺得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為什麼?」陳軒苦澀的問道。「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陳軒我跟了你四年,這四年里,你給我什麼了?天天去吃幾塊錢的盒飯,喝幾塊錢的汽水,就連情人節開個賓館你也要撿最便宜的,你還問我為什麼?」「雖然現在我們的生活是苦了一點,可我可以努力展開

《陳軒許靜花都神醫》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陳軒笑而不語,突然以快如閃電的邪醫秘傳手法,在翹哥的膝蓋上重重拍了一下。
這一手速度太快,在場的人沒一個能看清陳軒出手。
翹哥的膝蓋被陳軒這麼一拍,身體不由自主的從地上彈了起來,整個人就那麼直直的站立着,簡直比站軍姿還標準,這一下把翹哥都給整懵比了。
怎麼回事?
翹哥的手下們和圍觀者紛紛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而秦飛雪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陳軒他到底做了什麼?
「咦,你不是腿斷了嗎?怎麼還能站軍姿站的這麼標準?」陳軒一句似笑非笑的話語,把所有人從發愣中拉了回來。
「哈哈哈哈……」
看到翹哥滑稽的樣子,圍觀的群眾忍不住哄堂大笑,場面忽然變得歡樂起來。
翹哥已經惱羞成怒,一張臉漲成豬肝色,他咬牙切齒的吼道:「臭小子壞我好事,老子宰了你,兄弟們給我上!」
說著他那壯碩如牛的身體,直往陳軒撲來。
翹哥的幾個手下,也隨之一擁而上。
秦飛雪根本沒想到翹哥變臉這麼快,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大街上暴起傷人。
她甚至連報警的時間都沒有,一張絕美的臉蛋登時嚇得血色全無。
但是陳軒早有心理準備,他心沉如水,進入一種波瀾不驚的境界。
這一切,都是因為邪醫把古玉上儲存千年的仙氣,全部注入陳軒的身體,才有如此效果。
此時翹哥和他小弟的動作在陳軒眼中,就好像蝸牛一樣。
不僅遲緩無比,而且漏洞百出。
陳軒甚至感覺自己有足夠的時間,來欣賞翹哥那醜陋扭曲的表情。
而翹哥眼裡,此時的陳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不禁心頭冷笑,看來這小子被嚇傻了。
就在十幾個拳頭即將砸在陳軒身上的時候,翹哥的獰笑戛然而止,緊接着感到下腹處傳來一股痛徹心扉的的劇痛。
「啊——!」
慘叫聲中,翹哥和幾個手下的拳頭還沒碰到陳軒的一片衣角,就把身子弓成蝦狀,跪倒在地上。
原來陳軒在一剎那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每個人的小腹上打了一拳,瞬間讓幾個混混失去戰鬥力。
翹哥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斷痛苦的哀嚎着,這一次真不是演的了。
邪醫秘傳的打鬥技巧,讓陳軒把力道控制的剛剛好,即能讓翹哥他們感到鑽心的疼痛,又不至於把人打成重傷。
陳軒的手法形同鬼魅,圍觀的群眾眼見翹哥他們出手,正要驚叫,下一秒就看到幾個人都跪了下去,於是又轉換成震驚之色,表情十分精彩。
這個年輕人難道會魔法嗎?什麼都沒做,居然就能讓剛剛還凶神惡煞的混混們跪地痛呼,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一旁的秦飛雪也掩蓋不住驚訝的神情,她就站在陳軒身旁,卻只能感覺到混混跪地是陳軒做的,完全看不到他的出手。
打倒翹哥幾人之後,陳軒衝著秦飛雪笑了笑:「你沒事吧?」
「啊?我……我沒事。」看到陳軒這個關心的笑容,秦飛雪不禁呆了一呆。
「沒事就好。」陳軒又看向跪在地上的翹哥他們,嘴角划過一道邪氣的微笑,「你們幾個,還要向我女朋友索賠一百萬嗎?」
「小子,竟敢壞我的好事,你知道我大哥是誰嗎」
翹哥捂着肚子,爬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即便被陳軒打成這樣,他依舊底氣十足,因為他的大哥,名叫雷彬,在這方圓數十里都是有名的黑道大佬,背後站着的人物,更是手段通天!是天海市真正的地下巨擘,龍飛!
「我管你是誰!」
陳軒見翹哥還不認錯,當即神色一冷,一腳踢了上去。
翹哥當即痛嚎一聲,被踢出了十多米遠,抱着肚子慘叫了起來。
「還不服嗎?」陳軒冷聲說道。
對這種只會打架碰瓷的小混混,他從來都不會客氣。
「好好,臭小子,你等着,有本事別走,我這就讓大哥來教訓你!」翹哥咬着牙,憤怒地吼道。
說罷,他拿出了手機,一通電話打了出去。
電話接通,他立馬就變成了一臉餡媚的樣子。
「喂,是雷哥嘛?我?我是小翹啊,對,我現在在醫科大學這邊,有個愣頭青,居然沒聽說過雷哥您的名頭,我提點了之後,他還不把您放在眼裡,對,他還叫囂說雷哥算什麼東西,我看不過去就和他理論了一下,結果被打的好慘,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是的,是的,多謝雷哥,多謝雷哥!」
掛了電話,翹哥立馬就掛上了一臉陰冷的表情,朝着陳軒冷笑道:「小子,雷哥馬上就到,有本事你就別走!」
這話一出,圍觀的人群立馬炸開了鍋。
「雷哥,難道是東街的那位雷爺?」
「對了,我聽說過,這翹哥就是跟在那位後面混的!」
「天哪,這種大佬都要出面了嗎?」
不少人都被嚇得面如土色。
原本還一臉看戲的人群,幾乎是轟的一下,立馬就解散了開來,即便有不少還在圍觀的,也都遠遠避開了這塊區域。
聽到周圍人的對話,秦飛雪的臉色也是刷的一下變得有些蒼白。

《陳軒許靜花都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