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池淺淺蕭景琛
池淺淺蕭景琛 連載中

池淺淺蕭景琛

來源:外網 作者:夫人跳崖後,蕭總抱娃哐哐撞大牆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夫人跳崖後,蕭總抱娃哐哐撞大牆

五年前,未婚夫的初戀回國,她懷着孕,被他們買兇謀殺。五年後,她改頭換面,搖身一變成了娛樂圈頂流,被三個天才寶貝寵上了天。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男人,更是糾纏不休,天天在她門前唱征服。「池小姐,聽說你跟蕭總是夫妻!」池淺淺勾唇,搖頭,「不傳謠不信謠!」當天她回家,就看到三個寶貝站在男人面前,「爸比,哭大點聲,媽咪沒聽見!」展開

《池淺淺蕭景琛》章節試讀:

池棠精緻的小臉上帶着最甜美的微笑,蕭景琛看着她,冷冽的眸光微微眯起。
這孩子的眉眼太讓他熟悉,這眼睛,這五官,跟池淺淺極為相似。
同樣在看池棠的還有白若琳。
不過白若琳是眉頭微微皺起,臉色有些冰冷,不太高興的問:「為什麼要雙手接捧花?」
「因為我是雙手遞給你的呀!」
池棠嘟着小嘴,純真澄澈的目光讓一旁的蕭景琛心頭悸動。
「阿姨不想要的話,那就算了……我拿回去送給其他漂亮阿姨!」說著,池棠雙手抱着捧花,很可愛的轉身,似乎立刻就要走了。
白若琳咬了咬下唇,當即追了上去。
這捧花都說是送給她了,再拿出去,別人會怎麼想?
她今天是要接受所有人的羨慕的,不是讓一個小崽子攪和的成為笑話的。
忍,她能忍的!
「好了,小朋友,你不是說雙手接捧花嗎?那阿姨雙手來接好了。」白若琳彎着腰,張開雙手,拿出了最大的誠意。
池棠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手裡的捧花,再看看白若琳,似乎是有些猶豫。
看她又不想給了,白若琳心裏一陣怒火,奈何蕭景琛在旁邊,她只能先忍着,笑盈盈的問:
「寶貝呀,你跟阿姨說說,你今年幾歲了,叫什麼名字呀?」
池棠寶貝仰着小腦袋,有些不滿的對着白若琳,「隨便問女孩子的年齡是不禮貌的!阿姨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你……」白若琳一噎,臉色頓時就變了。
這是頭一回,她被一個孩子嗆聲。
她深吸一口氣,立刻醞釀出眼淚,回頭看着蕭景琛,嬌滴滴的告狀道:「阿琛,你看呀……這個孩子欺負我。」
「略略略,阿姨羞不羞呀,這麼大的人還要告狀。」池棠對着她吐了吐舌頭,挑起眉梢,帶着些小俏皮的看着蕭景琛。
「阿琛,她這也……」
平時白若琳這樣告狀,蕭景琛一定會凶那些孩子,但是現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眼前這個孩子讓他心疼。
他根本不忍心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冰冷。
「好了,你先接捧花。」蕭景琛對白若琳說。
語氣有些冷的。
白若琳心中委屈,可臉上不敢再表現出來了,她是聰明人,看懂蕭景琛的意思後,絕對不會在作死的邊沿試探。
「小朋友,剛才阿姨錯了,現在你可以把捧花給阿姨嗎?」
白若琳蹲下來,擠出虛假的笑容,展開雙手,等着池棠給她捧花。
「阿姨,那你要接好了哦。」
池棠說完,將捧花遞過去。
白若琳握住捧花的一瞬間,池棠頓時喊了起來。
「哎呀,阿姨……完蛋啦!」
「怎麼了?」白若琳剛問完,就看到掌心不知道怎麼就多出了一個超級大的蜘蛛,對着她張牙舞爪。
「阿姨,你別緊張,那個不是多可怕的東西。」
池棠連忙跟她解釋,然後真誠的伸出小手,想接過白若琳手裡的東西。
「啊啊啊!噁心死了!」
白若琳反應過來之後,想都不想,握緊了那隻蜘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她是蕭景琛的未婚妻,盛國鼎鼎有名的玉女掌門,竟然被一個小丫頭拿蜘蛛捉弄了?
白若琳勃然大怒,扔掉手裡的捧花,攥着拳頭就要去打池棠。
「小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她最討厭小崽子了!
池棠先撿起地上的東西,然後唇角快速的閃過了一抹得逞的笑容,但是卻帶着哭腔,可憐巴巴的朝着蕭景琛跑了過去。
「嗚嗚嗚……叔叔,對不起……我剛才不知道小黃鴨會掉下來,我沒想到阿姨會怕小黃鴨的。
你跟阿姨說,讓她不要生氣好不好,要不然讓她也拿小黃鴨嚇我一次吧?」
聽到這話,白若琳氣得差點兒沒吐血。
什麼小黃鴨,那是蜘蛛!
而且她一個大人,當著蕭景琛的面,用蜘蛛再嚇唬一個孩子?
這不是招着讓蕭景琛反感嗎?
白若琳此刻是一口氣上不來也下不去,她就只能用比池棠還委屈的聲音說:「阿琛,不是小黃鴨!
剛才這個小崽子給我的就是一個小蜘蛛,好可怕好可怕的!你知道我最受不了蜘蛛了。」
看她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樣子,池棠在心裏狠狠鄙視了一把。
然後用特別純真無辜的表情看着蕭景琛,舉起手裡那個被摔壞了的小黃鴨,「叔叔,你看呀,這是小黃鴨,不是蜘蛛的呀。」
看到池棠手裡的果然是一個小黃鴨,不是蜘蛛的時候,白若琳直接傻了好幾秒。
她快速走過來,一把奪過那個小朋友巴掌大的小黃鴨。
用力的捏了捏,再捏了捏,也沒有看到它有任何變化。
「這不可能!」白若琳說著,就將小黃鴨狠狠的摔在地上,想看到它變個形什麼的。
然而小黃鴨直接四分五裂了,也沒有變成白若琳期待的樣子。
池棠小手捂着小臉,低頭看地上的小黃鴨碎片,唇角揚起一抹微笑。
壞女人傻眼了吧?
這是她跟哥哥們的新發明!
是能變形玩具!
今天只是個開始,她跟哥哥們以後會慢慢的教訓他們。
會好好的跟他們算當年欺負他們媽咪的那筆賬的!
池棠眸底有喜悅,但是一閃而過,很快的,她就流下了眼淚,委委屈屈的看着蕭景琛:
「叔叔,如果是你女兒有個心愛的玩具,被她這樣毀壞,你會怎麼樣?你會任由她這麼欺負你女兒嗎?
你會讓你女兒受委屈,會讓你前世的小情人被罵小崽子嗎?嗚嗚嗚……」
池棠哭的很可憐,大大的淚珠就像是珍珠一樣,落在了地上,更落進了蕭景琛的心裏。
蕭景琛的心猛猛的抽了一下。
他女兒嗎?
如果池淺淺沒有死,她應該會給他生一個女兒的。
蕭景琛不看白若琳的表情,而是靜靜的看着眼前這哭的很可憐的小傢伙。
他猛地發現,她不僅長得像池淺淺,還有一些像他。
尤其是眼睛以下,完全是他的模板。
不是仔細看,根本看不出這些的。
或許是因為這些相似的地方,也或許是她哭的真是可憐。
蕭景琛的心到底是軟了下來,走過去,將她抱起來,沉聲道:「別哭了,我賠你一個小黃鴨,好嗎?」
池棠剛想要說好,但是想到大哥的叮囑,連忙搖頭,「即便賠一個新的,那也再也不可能是我之前的小黃鴨了。
叔叔,你如果真的愧疚,就讓這個阿姨跟我道歉吧。」
「什麼?我憑什麼要道歉!」

《池淺淺蕭景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