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赤腳歸途
赤腳歸途 連載中

赤腳歸途

來源:google 作者:靈於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權 靈於你 都市小說

他只是一個二線城市裡的打工人,帶着他的迷茫,看盡他的世間在此爭渡…………迷茫帶進深淵,歸途的終點又是否是自己的終點展開

《赤腳歸途》章節試讀:

黑貓,似曾相識,記不起是在哪裡見過,卻勁給我帶來強烈的熟悉感,思緒無果,我也乾脆不去想。收拾好被這隻黑貓弄亂的房間,坐在床邊吞雲吐霧,或許煙是這現代發明史上舉足輕重的發明,不因別的,僅因它可以在我心緒煩亂時用它當中的尼古丁給予安撫或是縷清。『叮咚』一聲打破凌晨一點半時出租屋裡的平靜,我也才發現我手機掉在了床底!

「往窗外看看,今晚的月亮雖然不圓但挺亮的。」

發消息過來的是一個素未謀面的朋友,他說他也是我們村的聽說過我這個人,他是幾年前在微信搖一搖里加上我的,想想就覺得滑稽,這都能加上一個同村的人!之後我們經常在這裡交心,彼此視為知己!

「看到了,挺奇怪的,前不久還黑嘛嘛的天空怎麼轉眼放的那麼晴。」

「是啊,你真確定不會去了麽?我倒是想回去的,幾年沒回去了,或許都忘記了怎麼回去吧。可想到回去偌大的房裡卻僅蜷着我一人,四壁冰冷,睡覺都有可能會做噩夢吧!」

「你媽不是在家麽?」我心生疑惑

「我媽?在?或許不在!不清楚,他不說,我不問。」

「我想回,可卻厭惡那一群陰陽怪氣的臉皮。」

「心存執念,便代表着矛盾的產生,兩者或許不可兼得,取你深處所想,儘可能的不留遺憾吧!」

不留遺憾?話盡於此,或許他說的沒錯吧!我過往遺憾太多了,遺憾沒能親口對母親說過一句愛他,遺憾間接的使父親封閉自己,遺憾這些年沒能讓圓姐少受些苦,遺憾自己明白人情世故太遲,或許我就是遺憾本身。

次日九點半左右,決定去最近的醫院去檢查我的頭疼問題,六個公里,依舊走路過去。一個檢查,腦部CT,得到的結論是正常。可我真真切切體會到那種頭內刺痛般的感覺,醫生說或許是工作壓力大或者想的太多,保持正常充裕的睡眠,保持平穩開心的心情或許能緩解我說的癥狀。我默默的笑了,又感覺又白花幾百大洋。回去途中反覆思索,或許,是抑鬱!可我抑鬱的原因是什麼?又或許不是?或許真是勞累過度?種種不解,讓我心情開始煩躁又不安,生怕再次頭疼,便快步往市場走去,準備好給酒吧的幾個同事跟老闆做答應好他們要吃的菜所需的材料!

琪琪的鴨血粉絲湯,孫翔的十三香小龍蝦,阿姨說想嘗嘗聽過很多遍卻沒吃過的可樂雞翅,想起沙琪瑪說的三菜一湯我又加了個檸檬無骨鴨掌,這上上下下的材料花了我將近一百大洋。回到家裡,時間還早,煮了個面吃完才1點。便倒頭睡了一覺!

「權仔,你能帶我回家嗎,我走不了!」媽媽渾身濕透,一眼期待「權仔,媽媽想見你,權仔!」

是夢,是她,我清楚的記得母親落水在河裡掙扎抓着河壁時的眼神,那種求而不得的眼神。

「豐哥!!!!救我……」河裡斷斷續續傳來呼救的聲音,我也跟着母親慌張的神情手足無措的在岸邊喊着「媽媽,媽媽,我拉你上來。」她卻讓我走,不能靠近她,靠近的話就關我進小黑屋,我只能在岸邊哭喊,對着湍急的河水大喊「別流了,別流了,停下來,爸爸,你在哪?」可流水似乎不顧記我的哀求,依舊瘋狂衝擊的母親的身體。想起父親在田裡撿零散散落的谷穗,便轉頭拚命般的向田邊跑去!「媽媽掉河裡了,媽媽掉河裡了,爸爸,爸爸……」遠處的父親似乎聽到了我的聲音,勾向田裡的腰豎了起來朝我看着。「媽媽掉河裡了……」這次他聽清我說了!很快,他跑的很快,奔向河裡!我回頭跑到河邊時,發現父親已不在母親落水處,而是在下游很遠的河內,我跑到了哪裡時,看到他神色慌張的拖着母親在岸邊,一邊哭,一邊吶喊,又不斷的壓着母親的胸脯做人工呼吸,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天暗了,父親依然沒有停下施救,在旁邊的我神色慌張「別摁了,別摁了,媽媽會疼的,爸爸……」我拉扯着父親的手

「走~開……」沙啞的聲音不大,可吐出的氣息讓我無比震驚害怕。

四周沒有的光亮,甚至一絲能令我們回家的月光都沒有,父親似乎也停止了人工呼吸,我看不見,卻很清楚的聽見單單急促喘息的聲音,我摸着黑,扯了扯父親的衣服「媽媽醒了麽?能回家了沒?」

「走~」我似乎聽到了這個字

次日,我似乎明白了昨天一切,他們說我媽媽死了,就像我之前養的鴨子被一條惡狗咬了醒不來一樣!永遠聽不見它的聲音,不再能站起來走路,吃飯……那時我覺得一切都是因為父親所造成的,他不顧母親讓她在河邊的菜地除草自己卻跑到田裡找那些零星散落的谷穗。

「你還我媽媽,為什麼她在河裡叫的時候你不跑過來拉他,你還我媽媽,你不是我爸爸……」從那天起我便很少跟父親說話,他也甚至不敢直視我的眼神,因為在那時候的我眼裡只有對他仇恨的神情一直到之後的第四年,我讀三年級時在班上有些同學經常說我是個有媽生沒媽教的雜種,說我不能跟他們玩。起初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這麼說我,直到那時的某一天,我回家經過鄰居家時他們的媽媽說讓他們別跟我玩,我們家有鬼,而那個鬼是我,所以我才會經常東跑西跑東逛西逛,還跑到山上,跟我玩會帶壞他們自己,跟個野人的娃一樣!他們聽了父母的話也都連連點頭!原來,原來是這樣。你才是鬼,你們全家都是鬼!氣吁吁的我踉蹌的跑向當年母親落水的那片地,不管是菜或是草,一邊拔一邊說著「你才是鬼,一隻傻老鬼,一隻笨鬼,一隻壞鬼。」一直拔到飯點父親或許是終於找到了消失了的我。

「你怎麼在這,幹嘛把你圓姐辛苦種的菜都拔了?」驚奇的父親問向我

「就是因為你跟這些草才害媽死掉的,現在同學跟他們的媽媽都說我是個沒人教的野娃,都不跟我好了。你沒能救媽媽,這些草讓媽媽掉下去,我不敢打你,那我就把這些草拔了丟掉!」

父親定定戰在原地,我不清楚他此時在想什麼。我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溜走了,也不敢回去,便跑去跟家裡隔着兩個村的外婆家住了一晚,次日回去時聽到村裡的人在議論着說我父親發瘋了……

《赤腳歸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