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赤兔覺醒
赤兔覺醒 連載中

赤兔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一名捍衛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名捍衛者 奇幻玄幻 曾諾

五年前,赤兔國的可控核聚變技術進入終極試驗階段不料項目負責人曾諾遭到敵國綁架,被囚禁於大洋中心的中途島曾諾在島上作出的一個決定,引發了一連串連鎖效應,並再次將世界拖入戰爭泥潭為了彌補過錯,曾諾決定以自己的方式讓世界回歸和平五年後,一場發生在太陽系火星的神秘事件,讓曾諾感到有一種未知的恐懼正在向人類靠近他決定集全人類的力量,共同抵禦這次危機展開

《赤兔覺醒》章節試讀:

一番故事聽下來,三條健男已不知腦補了多少夢幻畫面,此刻的他笑得像個孩子。

「能遇到三位,我三條健男真是三生有幸啊!」

曾諾笑笑不說話。這就激動到不行了?待會兒不會心臟病吧。

「對了曾先生,我想請教一下,你那招原地消失的忍術,是不是傳說中的神級忍術?」

曾諾眼珠子一轉,隨即說道:「所以你要聽我把故事編……不,把故事說完嘛。」

「洗耳恭聽!」三條端正了一下坐姿。

「我在伊賀的第三年,已經掌握了所有伊賀流忍術,經過測試,被評為上忍,之後我就退出了組織,開始在島上歷練。」

「有一天,我在森林裏練習遁術,不知道從哪走來一個老頭。一見面,他就看出了我上忍的身份,隨後交給我一本《萬川集海》,讓我看完了這本書再到這裡找他。我翻來一看,好傢夥,這本書記載了所有流派的忍術。隨後我就開始研究那些我還沒掌握的。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時間,我把書學完了。」

「當我再次去到那個地方,發現老頭就在那等我。他說,我完成了考驗,給了我一個捲軸,我打開一看,是伊賀流遁術的最終奧義忍法,光隱。就像你從視頻中看見的那樣。」

此時,三條健男眼裡閃爍着耀眼的光芒,抓着我的肩膀問道:「你可知道那位老者的名字?」

「百地三太夫。」

鴉雀無聲。

「百地三太夫可是伊賀流創始人啊!你居然能見到他!真是不敢相信。」木下太郎看着曾諾說道。

察覺到木下的語氣夾帶着一絲懷疑的味道,曾諾在想,莫非離譜了,但話都說出去了,只好硬着頭皮繼續編了,乾脆就再離譜一些好了。

「怎麼,這很奇怪嗎?我遇到的可不止百地三太夫一個啊,後來,我陸陸續續還遇到了服部半藏、風魔小太郎、真田幸村、不知火……」

「啪。」

沒等曾諾說完,只聽啪的一聲,三條健男給了木下太郎一記響亮的耳光。

「木下君,痛嗎?」

木下太郎摸了摸自己被扇得充血的臉頰,點了點頭。

又是啪的一聲,三條直接給了自己一記耳光。「確實痛,看來這不是夢。」

三條健男正色道:「曾諾先生,你可知道,這些人可全都是天照國歷史上享譽盛名的上忍,是忍者之中巔峰般的存在!但是他們屬於歷史上不同的時代,怎麼會同時出現在一個地方呢?這真的令人太費解了。」

曾諾知道,現在是忽悠的最關鍵時刻,不在現場讓他開開眼,這個傢伙是不會徹底相信的。畢竟這種事情,換作任何人聽了,都會覺得是曾諾的腦子有問題。

但對三條這個武痴來說,這種故事是有奇效的。充分滿足了他對忍者的幻想,哪怕有點顛覆三觀。

「曾諾先生,我有一個請求。」三木眼中發出期待的目光。

來了來了,等的就是這句話。

「我明白你的意思,這種事情換作是我聽到,也很難相信。所以,我現在當著你的面使用一次最終奧義忍法,光隱。讓你心服口服。」曾諾一邊說話,一邊悄悄的將光隱晶塊藏在手心,然後走到大廳**位置。

他雙手放在胸前,裝模作樣的變換不同的手勢,假裝在結印,嘴裏念着:「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念完最後一個字後,按了一下晶塊上的按鈕,然後曾諾就原地消失了。

三條和木下直接給跪了。

兩個人一左一右,四肢撐地,嘴巴張的大大的,一動不動如同一對擺在門口的石獅子。

曾諾為了表演效果,還分別踹了兩人一腳。然後解除了隱形。至此,套路完成。

如果還是不信,那就真沒招了。

半晌,三條如夢初醒,他依然跪在那裡,誠懇的說:「前輩,我想拜您為師,您有什麼條件就跟我說,殺人放火,我絕無二話!」

曾諾聽到這句話,懸着一上午的心總算是放下了。既然三觀已被顛覆,後面的事就好辦多了。

他假裝為難的說:「放火什麼的倒不至於,主要是島上的前輩叮囑我,最終奧義不可輕易傳授於人,必須考驗被傳承者是否具備一名優秀忍者的潛質、最關鍵的是,是否能堅決執行忍者精神,這些你有嗎?」

三條一看有戲。隨之表態:「我認為,我完全具備一名優秀忍者的潛質,今後,我會時刻要求自己絕對服從、絕對保密、絕對忠誠、絕不背叛。請前輩考驗我吧!」

逐字逐句,斬釘截鐵,鏗鏘有力。

曾諾說:「你我今天能夠認識,也算有緣分。我暫且答應你,考驗期就從現在開始,這個過程可能會比較漫長,你要記住你說過的話。」

木下點頭如搗蒜。

曾諾指着雪玲和曾小雨,對三木說:「這次我們從中途島出來,是帶着任務的。這對母女身份特殊,她們的安全比我們的生命還要重要,接下來,這對母女的生命安全交由你來守護。」

「來人,給我在南江都雇十個身手最好的女保鏢,二十四小時保護這對母女,不論價錢。再派兩個傭人負責起居。」

說完,三條用詢問的眼神看着曾諾。

曾諾點點頭,繼續說:「今天我們出手傷人導致被治安隊通緝,也是出於保護她們的原因。你弟弟的事,還多有得罪。」

三條手一擺,說道:「不至於不至於,這也算是為民除害,就當我弟弟為廣大女同胞的安全做貢獻了。」

周凝聽到這句話,剛喝的水都噴了出來,給了三條健男一個讚許的眼神。

「行了,那今天就到這裡吧。記住,我們今天的談話,決不允許再被其他人知道。」曾諾伸了個懶腰,然後摸了摸肚子。

三木健男倒挺會來事,秒懂。立即把大家招呼到餐廳。

雪玲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問曾諾:「對了,小雨還在上幼兒園,治安隊肯定已經注意到這一點了,看樣子…」

三條馬上接過話:「我來安排,我來安排,不勞小姐費心,三條家有非常優秀的家庭教師。」

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曾諾和三條健男,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曾諾有一種負罪感,他感覺自己在教唆小朋友做壞事。

三條健男感覺大家在看自己的時候,目光中多了一絲憐憫和愧疚。

《赤兔覺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