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赤心巡天
赤心巡天 連載中

赤心巡天

來源:外網 作者:情何以甚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情何以甚

展開

《赤心巡天》章節試讀:

自浴血逃出望月樓,姜望就沒有完整地睡過一個覺,所以這一覺他睡得格外綿長。
他做了很多夢,他夢到他在論劍台上大殺四方,夢到他修行一日千里,乘風破雲,他夢到長空萬里,五道流光快捷絕倫,五道……
他醒了。
他沉默地坐起,靠在床頭,分不清那突來的是心悸感還是哀傷。
他搖搖頭,將心神收斂。
此時窗外天色已入夜,而宿舍里還是只有他自己。
姜望皺起眉頭。
杜野虎喝酒喝個幾shu23.cc天幾夜都很正常,但凌河從來都是循規蹈矩,不可能夜不歸宿。
楓林道院外門宿舍是幾排連着的平房,他披衣出門,對面宿舍房門緊閉,隔壁左右都很安靜,過道里莫名的有些陰冷。
姜望隨便叫住一個走過的身影,「這位師弟,見到凌河師兄了嗎?」
「凌河?沒見過。」那人用極為呆板的聲音回道。
一邊回話,一邊搖了搖頭。
砰!
他的頭竟然就這樣斷掉,摔到地上,骨碌碌滾了幾滾。
他搖斷了頭!
看着那個剛剛還在說話的無頭身體,姜望只覺一股涼氣從尾椎升起,直衝天靈。
但他畢竟久經戰陣,下意識便倒退一步,準備先撤回宿舍,至少取出兵器。
可是宿舍門忽然關緊,推不開!彷彿在房間里正有一個人抵住房門,不讓他進去。
而此時那個無頭的身體轉了過來,張開雙手邁開大步,向他跑來!那顆掉在地上的頭顱更是在滾了幾滾後驀地彈射而起,更先身體一步撞向姜望!它長發披散,面目扭曲猙獰,鼻子塌陷着,兩隻眼珠子高高鼓起。
午夜之惡鬼,奪命之凶魂。
「裝神弄鬼!」姜望暴喝一聲,希望能夠驚動其他宿舍里外門弟子,同時縱身暴退。
這裡是楓林道院,有五品修為的董阿坐鎮。一察異動,必然鎮殺!無論什麼詭異邪物,也都必然不敢鬧出太大動靜。若能直接逃走,自然是上上之策。
但那顆頭顱的彈射速度太快,姜望根本來不及逃開。
所以他退了幾步,忽然騰空而起,將道脈里僅有的兩顆道元之一灌入右腿,而後擰身一腳,空中反抽!
道元催動爆發之下,他這一腿擁有遠勝過往的巨力。
神鬼妖魔的形象從來不止是傳說,姜望雖未www.shu17.cc完全超凡,但早已見識過超凡的世界。他殺過人,見過血,早已礪出膽色。
他在心裏告訴自己,那是顆球,那不是腦袋,那只是一顆球!
砰!
靴面與頭顱決然相撞,頭顱已比剛才更快的速度爆射而回,撞到那具前奔的無頭身體上,將它撞了一個趔趄。
蹴鞠射門!
與此同時,姜望也感覺到腳背一陣劇痛,原來是在抽擊的同時被那顆腦袋張開血口生生咬破鞋面撕下一條肉去了!
傷口隱約泛青。
姜望心知不妙,恐怕是屍毒之類的作用。
但他以攻阻敵的目標已經達成,當下更不猶豫,轉身就跑。
幾步奔至過道盡頭,卻被一層透明的元氣隔膜所阻。
那股力量並不強大,卻十分堅韌,牢牢阻住前路。這是圍殺之局!
姜望心念急轉,道脈里最後一顆道元決然爆開,凝聚於右肩上。
他瘋狂發力,合肩一撞!
「給我開!!!」
姜望只覺身體一輕,已經脫出了這兩排宿舍間隔的過道。
然後他聽到了風聲、蟲鳴,歸來外門弟子們的說話聲……夜晚的聲音。
那個靜謐的環境被打破了。
「姜望師兄,你在做什麼?」
「師兄你怎麼受傷了?」
有看到姜望的外門弟子過來招呼。
姜望聽到熟悉同門的問候,明白自己已經脫險。他返身沖回那條過道,那裡果然已空空如也。
那具無頭的身體和那顆頭顱,也已經消失不見。
而兩邊宿舍有人推開門不解道:「怎麼回事,剛剛門怎麼打不開?」
更有一個驚恐的聲音喊道:「死……死人了!」
姜望率先衝進傳來叫聲的宿舍,這才發現了失蹤的斷頭屍體。他和他的頭顱,此刻就靜靜地躺在地上,面目依然猙獰。
在牆角戰慄不已的,應該就是他驚慌失措的舍友。
對手展現出來的手段,至少有偏於左道的馭屍術,和正統的水行道術。或者說,對手不止一人。
姜望心念急轉,果斷出聲:「有妖人夜闖外門行兇,習有道術,已經超凡!實力應當在九品範圍。諸師弟務必照看好自己,以五人一組行動,相互呼應!現在開始,封鎖宿舍區域,不許任何人出入。我立刻去請示內院師兄!」
惶惶不安的外門弟子們頓時有了主心骨,依言為之。
姜望即刻轉身,徑往內院方向奔去。
整個城東都是楓林道院和道院的附屬產業,但較真來說,只有東城區正中那一圈以高牆圍起來的院落,才算是真正的楓林道院。如姜望這樣的外門弟子,都散住在道院四周。
相較於外院門前的高大牌樓,富貴玉獅,內院的門倒是小得多,堪堪只能容四人並行的樣子。只是僅從那在夜色里隱放光暈的、雕龍游鳳的匾額,就可窺出精巧心思來。
內院門前有一小亭,亭前唯有流雲燈籠兩掛,亭中唯有冰草蒲團一隻。一個清俊的麻衣道士便盤坐於蒲團之上,閉目修行。這便是今日值守的內院弟子黎劍秋了。
姜望奔行至此,匆匆一拜,「黎師兄,有左道妖人在外院行兇,已有一名師弟遇害了!請您去主持大局!」
對於外門弟子來說,每一個踏上修行途的內院弟子都是明星一般的人物,在道院里這麼久,姜望自然對他們都不陌生。而對於黎劍秋來說,悍然發起道證決鬥,引出院長親自公證的姜望,自然也非無名之輩,況且作為值守他責無旁貸。
因此他只聽了一句,便按劍起身。
「不必了。」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叫黎劍秋立刻又收劍躬身為禮。
院長董阿出現在內院門口,表情冷硬,甚至已經可以說是難看:「這事我親自處理。」
「屍氣。」他看向姜望腳背給飛頭撕咬出的傷口,伸出食指,不見其他動作,一根碧色尖刺便已凝成。
姜望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腳面那處傷口此時已經化膿,開始流黑血,不由心中生怖。
「丙等中品道術吞毒刺。這門道術很實用,可以用到中階。」
董阿一邊隨口解說,一邊食指微點。
超階道術之外,一般道術分為四等十二品。浩瀚無邊的道術海洋,窮盡一生也無法探索完全。每個踏上超凡之路的道門修者,一定要清楚自己最適合什麼樣的道術,並在不斷的戰鬥摸索中,形成自己的戰鬥體系。
那根尖刺投入姜望腳面傷口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幾息工夫,碧刺就已經變得通體漆黑,而那處傷口已經不再見青黑之色,而是流出鮮紅的血液來。
姜望趕緊扯下衣角,將傷口包紮。
&nbspwww.shu28.cc;
黎劍秋不做聲地看着這一幕,若有所思。
這時董阿才問道:「發生什麼事?」
姜望以最簡短的語言把事情複述了一遍,便不再發表意見。他相信,也只能相信,楓林城道院的院長,會就他在道院被刺殺之事,給他一個公道。
董阿的嘴角微微翹起,因為他嚴肅的表情,使得這個微笑格外森寒。
「旁門左道,敢來楓林城道院作妖,這是不把道院放在眼裡,不把我董阿放在眼裡啊!」
他道袍一展,五指張開,俯身按向大地!
「碧玉籠!」
以他的五指為中心,屬於木道的無形力量向四面八方延展。
整座道院所有的大門,轟然關上!並且蔓出枝丫,瘋狂暴漲。
院牆上的爬山虎如長蛇彈射而起,在半空中彼此交織。
整座道院里的一切木製品,都發生異變。
木椅生枝,木窗張爪,巨樹破土,荊棘亂舞!
整座楓林道院在瞬息之間,就在夜幕下變成了一座碧色的囚籠!

《赤心巡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