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赤焰狂刀
赤焰狂刀 連載中

赤焰狂刀

來源:google 作者:炎涼逐人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瀟 炎涼逐人心

大宋末年…師傅飛升之日,少年下山之時楊瀟離開崑崙,返回故里,十九年前那一場驚天血案又有幾人知曉?幾番周折,方知始末,狂刀飲血,武林因此而被掀起不知多少血雨腥風世人稱我為邪魔,焉知這世間哪來善惡?這江湖又何來正邪?天道無情.視萬物為芻狗我善.眾生之幸我惡.眾生之難狂刀一出風雲動,九州大地誰爭雄………展開

《赤焰狂刀》章節試讀:

一一

一一一

「噹噹」

「皇恩浩蕩,我播州軍抗蒙有功,天恩御賜,戰馬百匹,羊五百頭,欽差大人午時進城,凡我播州城民,於南門夾道而迎。」

「噹噹」

「皇恩浩蕩,我播州………

………」

一陣敲鑼聲將楊瀟從睡夢中喚醒。

洗漱一番,楊瀟走下樓。

「掌柜的,剛才何事喧鬧?」

「客官,朝廷封賞,欽差駕臨,讓我等午時到南門夾道相迎。」

「現在幾時?」

「辰時過半。」

「為我備幾個菜,再打上兩斤燒酒。」

「好嘞,客官稍等。」

「掌柜的,我剛才聽聞,賞戰馬百匹,羊五百頭,此等賞賜可謂微不足道,何須如此勞眾?」

「噓!客官你小聲點,這可是大逆不道之話,謹言。」

掌柜的緊張的看了看門外,好在上午時分,街上行人稀少,這才放下心來。

「此處僅你我二人,又何須避諱?」

看了看楊瀟,又看了看門外街上,掌柜的收起手中的算盤,走到楊瀟邊上,輕聲的說道:

「客官你有所不知,我們這播州城,歷代土司老爺治軍嚴明,屬下兵俑更是驍勇善戰,數次抗擊蒙軍,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令其不敢踏入婁關半步。

唉………只可惜我大宋自太祖之後,無一明君,當今天子趙禥更是昏庸無道,自登基以來,聽信奸臣賈似道讒言蠱惑,終日不問朝政,只沉溺於酒色之中。」

「掌柜的,你所說之言與這播州賞賜有何關聯?」

「有,可大有關聯,播州軍日益強盛,戰力彪悍,天子無度,任憑奸臣當道,讒言進諫—-天子欲睡,豈容他人側榻。」

「嗯!」

楊瀟略微思索,便明掌柜其意,朝廷這是怕地方將侯勢力壯大,另立旗幟。

因此,這朝廷封賞是假,觀其行是真。

難怪這區區數百羊馬,挾天子之威,借天恩浩蕩,如此勞眾傷財,實則是另有他意。

「 唉………」

掌柜搖搖頭,大嘆一聲後欲轉身而回。

「掌柜的,你是否有言未盡,不如一一道來,當我下酒解悶。」

見掌柜欲言又止的樣子,楊瀟隨即向他問道,昨日提到五鳳庄,掌柜臉上現驚恐之色,不知是否對那起慘案有所知詳,不管怎樣,對過往之事多一絲信息,便是多一條線索。

「客官,見你年少和氣,老倌我就向你一一道來,但此事僅你我二人,莫與他人多言,否則老倌兒這條命就得交代咯。」

「掌柜放心,在下非爛舌之人,你儘管道來。」

「封賞一事,之前多有發生,遠的就不說了,就從四十多年前說起,那時我已近成年,記得甚是清楚,當年土司老爺楊粲,其身高八尺,力大無比,又精通兵法,時正值蒙古侵川,川府守軍大敗,蒙古彎刀殘殺城民數十萬餘,朝廷一道聖旨,土司老爺舉兵進川,打得蒙古軍潰散而逃。

楊粲老爺率軍回播,不久,朝廷便賜下封賞,馬兩百,羊三百、銀千兩。

欽差進播月余。

十年後楊粲老爺故去,其長子楊價承襲土司,又遇蒙古侵川,楊價舉播州所屬兵馬進川禦敵,征戰數月,凱旋而歸。

朝廷又下了封賞,和之前數目一致。

楊價老爺命薄,承位八年,口誦佛經而去,其長子楊文襲位,又遇蒙軍入侵,老爺率楊家虎將眾人傾力抗敵,經年余才凱旋而回。

其叔楊佐老將軍官拜威鎮侯,屬縣候正三品,堂弟楊嘯天官居膘騎左都尉,從三品,算是楊家歷代土司以來,最興盛之時。

所謂功高震主,那左都尉楊嘯天將軍時年二十餘歲,有萬夫不擋之勇。

沒多久,朝廷的封賞又下來了,欽差在播州待了兩月有餘方才返京。

次年就發生了一起怪事,土司老爺楊文頒佈州令,稱楊佐老將軍一家於四川合江抵禦蒙軍,父子雙雙陣亡,家眷被屠,後葬於五鳳庄校場之上。

然而那一年播州軍俑並未出城,又何來禦敵於合江一說?」

掌柜說得盡興,已然沒有注意到楊瀟的臉色。

時過二十餘年,如今戰事稍緩,也不知這封賞是福是禍………」

掌柜說完這兩句就走進櫃中撥弄他的算盤。

論功行賞歷朝皆有,本屬常事,然如此微薄之物,不遠千里而來,在廟堂之上顯然有人在別有用心。

楊瀟並未因仇恨而喪失理智,目前這也只是猜測,然而這終歸算是一絲有用的信息,既然這欽差每次進播都會逗留月余,正是查探之機。

轉怒為喜,將壺中酒一飲而盡。

「掌柜,再來兩斤燒酒。」

「好,這就來。」

昨日見楊瀟飲三斤燒酒而面不改色,知其酒量過人,掌柜也並未勸阻。

………

一一一一

「客官,午時將至,我等須趕往南門相迎。」

掌柜一邊說著,一邊拿起門板,又對着後廚喊了聲。

看了一眼邊上的辰香只剩四寸余,楊瀟起身出店,待掌柜事完,與其往南門而去………

播州城池不大,兩門相距才五里之遙,相迎之人早已排到兩里有餘,楊瀟和掌柜的便未再向前。

「噹噹」

「退讓!」

………

大鑼響後,百姓分開一條大道,一隊人馬從中而過。

「最前邊那位騎馬的就是土司老爺楊邦憲,這位老爺雖然武力不及他的幾位祖輩,但卻愛民如子,治法嚴明,我們播州地處邊陲,在這亂世之年,卻能富庶有餘,百姓溫飽無慮,罕見餓殍,全仗土司老爺的英明策略。」

掌柜的側頭細說,那老臉上的皺紋也舒展了不少。

這楊邦憲確實受百姓愛戴,所過之處,百姓皆笑臉相迎,馬隊過去甚遠,那笑容依舊未曾退去,可見其發自內心,不似做作之態。

………

「噹噹」

「退讓」

約半炷香的時間,鑼聲又再響起。

一乘四抬大轎穿過人群,楊邦憲騎馬隨後,幾名身穿鎧甲之人手持長槍,目不斜視,表情之高傲,非見一般………

然一人卻引起了楊瀟的注意。

此人身高七尺有餘,長得虎背熊腰,一張猙獰的面容,若是在夜晚,絕對被人當成鬼怪。

那高高隆起的太陽穴,一看就是位高手,只見他徒步而行,那碩大的腳板將泥水濺起數米高,儼然不顧周圍百姓,真是其貌見人心,由此可觀其定是兇殘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