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連載中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來源:google 作者:宋卿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子銘 宋卿卿 現代言情

早上九點,M國私人機場內,宋卿卿盯着前面的私人飛機,微微抿嘴「這飛機是我朋友的,嗯……他性子有些冷,不要見怪」莫凡紳士地聳肩笑了笑,伸手幫她推着箱子走上私人飛機....展開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章節試讀:

「是嗎?既然如此,以後也拜託宋小姐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墨子銘輕飄飄地一句話,彷彿沒有任何力道。

宋卿卿卻被堵住了口,因為兩次的巧合都不是自己安排的,偏偏都撞見了墨子銘。

這個認識讓她心口鬱結,看到墨子銘完美無儔的臉頰,新仇舊恨一起涌了上來。

她嘴角一彎,「好,你放心,以後我絕對不會出現在你面前。」

說完,她猛地揮出一拳,目標正是他高挺的鼻子。

她只想出口氣,傷了對方那張漂亮的臉就跑。

可他低估了墨子銘的反應能力,在她的拳頭離對方鼻樑還有三寸遠的時候,墨子銘的眼神微微一閃,接着,一隻大手將她的拳頭緊緊包住。

宋卿卿臉色一變,知道偷襲不成,往回拉,「你放開我!」

話音才落,宋卿卿就被對方一扯,落入了他堅硬寬厚的懷中,一股特殊的古龍水味道躥入鼻尖。

「宋小姐,說大話之前先考慮清楚,不要才說完轉眼就對我投懷送抱。」

她強制鎮定,怒罵:「你個liu氓,放開我!」

「liu氓?宋卿卿,這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我想要的?」

「昨天私人飛機上你我才第一次見面,你就故意做出厭惡的模樣來吸引我對你的注意,不得不說,你這手段有些新鮮,我的確注意到你了。」

宋卿卿直接忽略了他後面的話,冷冷一笑,「墨子銘,你憑什麼說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墨子銘眯了眯眼:果然是有原因的?

宋卿卿也覺得自己說多了,立即收斂了神情,掙紮起來,「墨子銘,你放開我!」

就在這時,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傳入兩人的耳朵。宋卿卿轉頭去看,看到一男一女吻得昏天黑地,互相撫摸着朝着他們所在的位置走過來。

還沒靠近,女子的衣服就被掀開。宋卿卿整個人就懵了,想要離開,卻覺得這種場合出現,不止會影響他們的興緻,也會讓自己很尷尬。

她掙不脫墨子銘的有力的手腕,只能紅着臉低罵:「還站在這裡做什麼,等着被他們發現嗎?」說著,宋卿卿推推攘攘,將眉頭微皺的墨子銘推入了樹叢間。

宋卿卿想着等一等,說不定那對男女就過去了。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可是四周的氣溫彷彿越來越高,讓人有些如坐針氈的焦灼。宋卿卿伸手拉了拉墨子銘的手,示意他放開自己。

可是墨子銘的手臂如同鐵鑄,根本拉不動,反而越來越緊。

「墨子銘,我出不了氣了,你放開我。」宋卿卿又氣又羞。

「你快放開我,我出不了氣……」

「你再亂動,就別怪我控制不住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對面長椅上的男女終於離開,宋卿卿伸出軟綿綿的手推他,怒道:「墨子銘,趕快放開我,你還要抱到什麼時候?」

於是,他終於鬆開了貼在她背上的手。

宋卿卿立即後退,瞪着墨子銘,「如你不想見到我一樣,我也不想見到你,以後我們看到對方都離得遠一些,免得兩看兩相厭。」

說完,宋卿卿根本不等墨子銘開口,踩着高跟跑離了花園。

墨子銘雙手插在褲兜里,指尖彷彿還殘留着她的溫度和細膩,雙眼微微眯着,一直目送宋卿卿進入大廳。

宋卿卿腦子裡一隻閃爍着一些畫面,她搖頭,讓自己擺脫出來,可心口還在胡亂跳動。

宴會的音樂也沒法撫平她此時的煩躁的情緒。

正想要端起酒杯喝行一顆,身後的高跟鞋聲音停了下來。

下意識地回頭,盛妍優雅地站在她身後,沖她微笑,「卿卿,你難得回來,我敬你一杯。」

宋卿卿抬眸,嘴角含着一絲譏誚,「盛妍,我下午才警告過你,你是真想試試我有多惡毒嗎?」

盛妍臉上依舊掛着優雅得體的笑容,只是眼神有些陰沉,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宋卿卿,你明知道他和我有婚約,剛剛你為什麼又要去花園找他?你和他說了什麼?」

宋卿卿明白了,原來自己在花園偶遇慕逸風的事情,對方知道了。

她笑了起來,「你猜我和他說了什麼呢?盛妍,你的自信就這麼弱嗎?」

「你!」盛妍臉上優雅的笑容幾乎維持不住,但很快,她又笑得更加耀眼,「宋卿卿,其實你的心情我能夠體會,我和慕逸風快要結婚了,你不甘心,想要破壞我們。」

「你的臆想真豐富。」宋卿卿譏誚地道。

「逸風當年有多維護你,現在就有多維護我,你信嗎?所以無論你做什麼都破壞不了我們的關係還有婚姻。」

宋卿卿突然覺得盛妍有些可悲,這樣的不信任,他們的婚姻走得遠嗎?

說到底,她和慕逸風走到現在並不是因為盛妍,既然他們的婚姻是不可能改變的,為了慕逸風,她鬆了口。

「盛妍,我只說一次,不管你信不信,我祝你和慕逸風幸福,我也沒想過破壞你們的婚約。」

「那你為什麼要回來!」盛妍聲音陡然提高了一些,但也只有兩人能聽到她的尖銳。

「盛大小姐,腿長在我宋卿卿的身上,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難道G城是你家的,還能禁制我回來?」

她已經讓了步,但有時候女人的嫉妒心就是那麼不可理喻。

盛妍深吸了口氣,「宋卿卿,你的嘴還是這麼厲害,當年你就算什麼都不做,逸風偏袒你,什麼都是我的錯。」

她輕輕地說著,手中的酒杯緩緩搖晃,深紅色的液體掛在玻璃壁上緩緩滑下來。

「現在你好好體會一下,被愛的人厭惡是什麼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