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返1992
重返1992 連載中

重返1992

來源:google 作者:易水易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婉婷 都市小說 陸凡

國企工程師出身的陸凡,下海後被命運安排再次重生回到了1992年自己18歲的身體,再次體會不一樣的人生經歷,從此踏上了一條不再平凡的道路重活一回,前世的三起三落讓陸凡決定不再留有前世的遺憾,放棄高考,從賣保健藥酒到影視大亨再到房產大佬,經歷了憑藉一己之力成功狙擊金融風暴,也經歷了親朋摯愛的背叛,而命運的最終結局卻給陸凡開了一個不小的玩笑這一切都從那激蕩的1992年說起……展開

《重返1992》章節試讀:

聽完陸凡的解釋,三叔完全沒有聽懂,說道:」我也不懂那些,我只會釀酒,你這麼說我就這麼做。」

「你這裡還有沒有存的酒呢,城裡人比較喜歡喝,以後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多。」

「我上次就把留存的都給你了,你走後,我又釀了些,我不知道好不好賣,釀的也不多,大概二十來斤吧。」

「這點肯定不夠啊,我們還得多釀些拿到城裡去賣。」

「你說得輕巧,我又不是孫猴子,拔根寒毛能馬上變出來,釀酒不僅需要時間,還需要糧食,我存糧也不多,自己還要吃飯,總不能把所有的都拿去釀酒,到時候都釀成酒了我吃什麼」

這倒是個問題,聽完三叔的話,陸凡不由得思索到,榆樹村雖然環境優美,但是土地貧瘠,糧食產量普遍都不高,每年成產出來的糧食除了上交**外,自己留存的也不多了,特別是像陸凡這樣人口多的家庭,糧食自己吃都有問題,更不說還有餘糧了,三叔家裡只有他一個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所以他才有餘糧釀酒。

陸凡想了想說道:「我去隔壁的幾個鄉村那裡去買點糧食,他們那裡土地比較好,產量也高,糧食品質也比我們的好,很多村民家裡都有餘糧。」

「這倒是個辦法,不過我們去那裡路程也不近,乾脆我和你一起去吧,路上也有個幫手。」三叔說道。

陸凡回道:「還是我去算了,我年輕,這點路程不算什麼,你在家釀酒也比較辛苦,也離不開你」

三叔道:「那就辛苦你了,你放心,只要有好糧食,我這釀出來的酒肯定比上次的還好喝.」說完便轉身走進屋內

陸凡笑道:「那敢情好,只要味道好,再多的酒我都能賣出去。」

三叔從房間內走了出來,拿出了一疊錢交給陸凡說道:「我平時也沒有這麼存錢,加上今天的三十多元錢,就存了這一百多塊,你拿去多收點糧食。」

陸凡接過三叔遞過來的這疊皺巴巴的錢,說道:「三叔,你放心,我這次收的糧食,肯定會造出好酒的,到時候我再拿到城裡去換更多的錢。」

接下里的幾天,陸凡不停的往返於榆樹村和隔壁的幾個鄉村,收購了大量的糧食,三叔釀好酒後,陸凡又推到縣城的去,好在三叔的酒很好賣,拿去的酒很多飯店都會收購。

雖然辛苦,但這好歹讓陸凡找到一條賺錢的路,他重生回來不是為了享受,只要能賺錢,再多的苦他都能承受。

轉眼間時間已到了八月中旬,這天陸凡正往縣城送酒去的時候,聽見村裡的大喇叭廣播:陸建明家的陸凡,村委會有一封省城給你寄過來的信放在村委會的,空了過來拿下。」

陸凡來到了村委會,取出了挂號信,打開一開,原來是「蜀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上面寫着:「茲錄取陸凡同學為蜀都大學化工系學習,請憑本通知書於1992年9月1日來本校報道」,上面還寫了學費360元,看着「蜀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陸凡感慨萬千。

前世的陸凡也是在今天收到了錄取通知書,能考到蜀都大學這所國內知名的大學,全家上下都很開心,但這三百六十元的學費卻掏空了陸凡家的家底,雖然在前世這三百多元還不到陸凡請朋友吃的一頓飯錢,但在陸凡十八歲的時候,這可是他們全家大半年的收入,為了培養他這個大學生,弟弟不到十六歲便外出打工貼補家裡,妹妹的學業也斷斷續續很多年。

而陸凡大學畢業回來後,一直忙於自己的事業,上班不久廠里效益就大不如以前,陸凡不得不辭職創業,大學學的專業並沒有什麼作用,創業路上個中艱辛,只有他自己明白,這麼多年來,他這個農村出來的大學生並沒有為自己的家裡做出什麼貢獻。

為了這張文憑,陸凡和陸家付出得太多太多了。更何況,陸凡擁有前世的記憶,完全沒有必要再花四年學同樣的課程,這四年的時間他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

陸凡凝視着這張前世來之不易的通知書,突然撕成兩半,笑道:「去你的蜀都大學,老子現在不稀罕了。」

回家路上,陸凡看見了自己的同學劉洋,正急匆匆的往城裡走去,便喊住了他:「最近一段時間忙什麼呢?也沒有見到你。」

劉洋聽見陸凡喊他,止住了腳步,轉身來到了陸凡面前,說道:「這次高考落榜,我也不打算復讀了,李二哥這不回來招工嗎,聽說在深城那裡打工的工資還不錯,一個月一兩百呢,我就打算過幾天和李二哥他們一起去深城打工,今天去城裡買點衣服。」

前世的劉洋也是高考落榜後便去了深城打工,做建築工人,後來在一次建築施工的時候,從三樓跌了下來,一條腿便殘廢了,而老闆卻說非是他自己的責任,一分錢都沒有賠償,便把他辭退了。

那個年代的農民法律意識比較單薄,沒有維權意識,劉洋離開深城便回到了榆樹村,到了四十歲才娶了個寡婦,日子過得很是凄慘。

陸凡不想他在這一世又重蹈前世的覆轍,便對劉洋說道:「深城那裡你先別去,我最近在幫到三叔賣他釀造的白酒,城裡很好賣的,正缺人手,你乾脆跟到我們干算了。」

「我聽學校的王老師說,你不是被蜀都大學錄取了嗎,怎麼現在又在賣酒了。」劉洋疑惑的問道。

「現在都說手術刀不如殺豬刀,造導彈不如賣茶葉蛋,上大學還不是為了賺錢,再說現在就能賺錢,為什麼還要等四年呢。」

「可蜀都大學那麼好的大學,不上太可惜了吧.」劉洋嘆息道,他顯然不知道陸凡的真實想法。

陸凡說道:「也沒有什麼可惜的,我弟弟妹妹現在都還小,我也不想家裡為了供我這個大學生,耽誤了他們的前程。我被大學錄取的事情,你可得為我保密,我不想家裡人知道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