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連載中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官田村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天榮 都市小說 魏小冰

簡介:〖年代文、國運圖強、純手工鄉村種田、敬父孝母、寵妻愛女、非系統文〗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楚天榮意外受重傷,彌留之際,他懇求將他骨灰埋到因他慘死的妻女墳邊他悔恨交加:「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好爸爸和好兒子,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我的妻兒老小!」皇天不負有心人,他重生1982年,得知老婆即將坐上「死亡班車」,他扛上獵槍就跑,終於做出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自此,江湖上流傳着楚天榮靠五畝地、一頭母豬起家,帶領村民走向致富的奮鬥傳說楚天榮在萬眾矚目中激勵大家說:「天上的餡餅從來不會掉到躺平的人身上,只有腳踏實地干,幸福才能主動找上門」(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實屬巧合簡介無力,請點正文)展開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章節試讀:

不多時,楚天榮來到一座二層木結構的房子前,上面寫着米鎮供銷社的字樣。

魏小冰急忙停下腳步,有些怯生生道:「你帶我到供銷社做啥子?你可不許亂買東西。」

她不由按了按藏在內衣袋中用手帕包得緊緊的五十塊錢,生怕楚天榮衝動之下,拿她的錢去供銷社瞎賣東西。

這個家一貧如洗,再也經不住瞎折騰了。

這五十塊錢還是她趁敗家子老公不注意,悄悄存起來的。有錢才有安全感,她可不想還沒捂熱的錢轉眼又沒了。

楚天榮看到她的緊張樣,不由一陣心疼。

貧窮真是一件可怕事情,不單單要忍受物質上的折磨,還要屈服美好夢想和一切希望的毀滅。

這樣嬌美可人的老婆,在貧困面前,只能穿着補丁棉襖,一臉素顏,面有菜色,頭上無半點髮飾。

所謂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就是最貼近的比喻。

他心裏浸透過深深的自責,趕緊拍了拍自己兜,打趣道:「冰兒,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我不會用你的錢的。」

「哥現在是有錢人,今天只買一些日用品和糧油副食等,其他不必要的東西我不會買的。」

他算了算,黃二毛被自己訛了60塊,5個村中的婦女給了自己共50塊。

110塊錢,相當於普通農村家庭大半年收入,這是自己重生之後挖的第一桶金。

沒想到第一桶金是靠威逼利誘換來的,楚天榮想想就忍不住好笑。

魏小冰是個一分錢也要掰成兩半花的人,看到楚天榮一副萬元戶的樣子,不由撅起櫻嘴。

「不用買米了吧,家裡還有幾十斤苞米面,百來斤馬鈴薯,油暫時也不買,還有一罐豬油,省着點可吃一個來月呢。」

楚天榮看到魏小冰的精打細算,有些無語。

他揶揄道:「冰兒,你還真是精打細算,油鹽不斷呀。」

他想起吃苞米面滿口鑽,翻着白眼下咽的難受勁,就有些後怕。

畢竟,自己重生前可是叱吒風雲的企業家,說是生活在金山銀山,過着皇帝般的生活,一點沒誇張。

如今,重生到以前,再過那種苦日子,他真有些不適應。

「再說了,你懷着墩墩,你們母女倆也需要補充營養。」

楚天榮重重的說了一句,目光很堅定。

在現代懷了孕的女人,全家會當個寶一樣供着。

八十年代儘管窮苦,但我至少也要想方設法改善一下伙食。

魏小冰聽後,不由用手摸了摸隆起的肚皮,臉上泛發出母性的光輝。

她看向楚天榮的目光有些異樣,問道:「你就這麼肯定我懷得是女兒?還把小名也取好了?」

楚天榮自然不會告訴她實情,答非所問:「我喜歡女兒,所以就想像你懷的是女兒的樣子,一定是胖乎乎的小可愛,取墩墩這個小名很貼近。」

他想到冬奧會上的吉祥物冰墩墩,不由咧開嘴角開心笑了。

魏小冰看着他的表情不像是假,也舒心不少,當時在農村重男輕女的思想是比較嚴重的,很少有楚天榮這樣有強烈的盼女兒出生的男人。

她心裏有了一些慰藉,假如真生了個女兒,也不至於遭到夫家的嫌棄。

「走吧,再不進供銷社,人家都要吃中飯了。」

他看向供銷社裏面的那口掛鐘,差不多要到兩點了,一般都是下班吃晌午飯的時候。

那時,農村只吃早晚兩頓飯。一般大早起來干農活,10點左右才能吃早飯,午飯一般是在3點後吃。

「好吧,我們進去吧,你要省點用哈。」

她叮囑楚天榮一句後,竟然帶頭向供銷社的台階走去。她想通後,比楚天榮還急,女人購物的**果然是天生的。

楚天榮連忙追上去牽着她的手,小心翼翼走進供銷社。

供銷社前來購買東西的人比較多,各式日用品、糧油和農具等琳琅滿目,買到的人們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楚天榮也不着急,為了少費口舌一次性到位,他找銷售員要來一張香煙盒紙和鉛筆,在上面開始寫上要購買的東西,以及數量。

皇城煙兩條,這是當地生產的無過濾嘴香煙,價格較草海煙便宜一半,只要4毛錢一包。

自己早就戒煙了,買來是為待客,另外給張大爺盤一條,畢竟強行借了他獵槍,安撫一下他暴怒的心。

魏小冰一看他買煙,嘟嚕着說:「你少抽點煙嘛,一股煙騷味,對身體也不好。」

楚天榮笑道:「放心,我買來待客的,我都戒了幾十年了。」

他說得沒錯,自從上世經歷妻女慘死後,他幾乎變成五好男人,除了喝點酒,嗜煙如命的他竟然把煙戒了。

但魏小冰一聽卻變味了,一臉古怪地看着他。

戒了幾十年?你現在也才二十二歲,莫非在娘胎之前都在戒?

真是吹牛不要本,張嘴就來呀你。

事實上,昨天她親眼看到楚天榮在路上撿人家的煙屁股抽,神情很是猥瑣。

她有些小生氣,扭過頭不理楚天榮,坐在條椅上看着人來人往。

楚天榮不閑着,繼續寫着購物清單。

當地土製苞谷酒5斤、大米20斤、菜油5斤、白糖2包、糯米粉3斤、芝麻粉1斤、食鹽1包....

另外,桃酥、水晶餅、大餅乾、芝麻糖也寫上,準備買一些,解解饞。

給魏小冰買些燈芯絨布,到時在村裡的李裁縫那做兩件新衣服。

他看了看魏小冰披頭散髮的,於是又加了幾個發卡。

魏小冰看到楚天榮還在寫,心裏不放心,忍不住走過來偷看。

當她看到後,臉色大變:「買這麼多,你這是想把供銷社搬空嗎?」

她的言外之意是,這得多少錢?

楚天榮也不和她爭辯,輕聲道:「你別著急,我是很理智的剁手黨,價格我馬上算好,不會超支的。」

皇城煙每條四塊,菜油每斤五毛,大米每斤一毛一,白酒一斤6毛......

他對照供銷社的價格表,馬上在香煙盒紙上下筆疾走,很快將總價格算了出來。

一共40元零5毛,楚天榮覺得不多,比起現代的物價這些個也太便宜了。

有個分析說,在過去40年中,一些與生活密切相關的商品的價格至少上漲了30倍。糧食價格上漲了20至40倍。住房價格上漲了260多倍,婚姻成本更是上漲了500多倍。

這反映了社會的繁榮進步,也說明了七、八十年代的人們,人民幣的購買力是真心強。

魏小冰看到他嫻熟的計算,還有那四平八穩,頗有書法家之風的字體,好像不認識他似的。

這個敗家子,啥時字寫得這樣好了,而且計算也這樣強?

她哪知道,楚天榮白手起家干到大企業家,每一步都是腳踏實地磨礪而成。

就連練字都一絲不苟,醉心勤練龐中華的字體,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楚天榮看到前面還排着隊,他朝他們「友好」地商量了一下,同時報上自己的名字,這些人如同見到瘟神一樣,紛紛避開。

楚二杆子的名聲,不是蓋的,哪怕在鎮上也小有名氣。

楚天榮本不想占這個便宜,但看到時間不早了,加上魏小冰有孕在身,他也就不循規蹈矩了。

他將香煙盒遞給售貨員,鎮定道:「同志,麻煩按照上面的拿。」

售貨員看了看上面密密布布的一手好字,不禁露出詫異的目光。

楚二杆子的字寫得這樣好呢,而且還買這麼多東西,有這麼多錢嗎?

「楚天榮同志,你確定要買這麼多?」

他有點不敢相信。

楚天榮也不廢話,把40元零5毛錢,還有相應的各種票放在櫃檯上。

「對頭,就按照上面的幫我拿,用幾個蛇皮袋裝好。」

售貨員也不再多話,很快照着單子拿了東西,噼哩啪啦打起算盤。

當計算結果出來後,他有些驚訝,數字和楚天榮計算的一樣。

他將錢票收了,把這些物品裝進幾個蛇皮口袋,費力的提過櫃檯交給楚天榮。

「I will come back!」

楚天榮有些膨脹,故意冒了一句英語,讓售貨員和周圍的人看他像看神經病。

然後,他費勁地拖着蛇皮口袋,招呼着魏小冰一起走出供銷社。

「你剛才說的是洋語嗎?啥子意思?」

魏小冰有些發懵,好奇問道。

「我還會回來的!」

楚天榮咧着嘴笑了,我這個樣子,比灰太狼應該強不少。

回頭他看到三個沉重的蛇皮口袋,又有些想哭了。

將近5公里的回村路,拎着幾個口袋要走到啥時候呀?

交通不便,真是害死人呀。

哪像現代,喊個跑腿給幾十塊錢,分分鐘給你送到位。

人不能被尿憋死,我得想點辦法。

楚天榮仔細打量周圍,突然眼睛亮了。

一輛運磚瓦的馬車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高興地迎了上去。

「哥子,我想借下你的馬車。」

趕車的人看清是楚天榮後,果斷無情的拒絕。

「不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