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嫁
寵嫁 連載中

寵嫁

來源:google 作者:蘇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瑜 袁嬤嬤

高高在上的攝政王說:「我家王妃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你們不要欺負她!」那些被攝政王妃搶盡風頭的閨門淑婦們氣得瑟瑟發抖:我們是欺負她,可為什麼最後吃癟的是我們?風神俊逸的攝政王又說:「我家王妃不識數,連算盤是啥都不曉得,哪裡能掙什麼錢?」那些被攝政王妃收購了資產,合併了生意的商戶們嘴唇發抽:王爺,王妃建的銀號已經全國通用了,您瞎嗎?冷傲無敵的攝政王又又說:「我家王妃溫柔賢惠,通女則識女訓,惟本王之命是從」管家站在廊下,看着抱着鋪蓋卷被趕出房的攝政王,「王爺,書房已經收拾出來了……」展開

《寵嫁》章節試讀:

陳太太長嘆一聲,拉着蘇玫的手說,「我和你爹已經開始為你物色良家了,定會為你找個比沈重霖更好的男子為婿。」 整個太安鎮,整個下河縣哪裡還有比沈重霖更品貌出眾、才德兼備的男子?蘇玫心裏泄氣,又不敢出聲頂撞,此事在陳太太面前不再談論。 從陳太太屋裡出來,蘇玫一直心亂如麻,她想去沈家碰運氣,又忘不了阿娘交待的話。沈重霖是她的堂姐夫,再如何的傾慕崇拜,她都做不到自貶身價與之為妾。 二天午飯過後,蘇玫在小榻上翻來覆去,最後她還是決定要去沈宅走一趟。阿爹阿娘已經在為她物色良婿,她就當是去沈宅與沈重霖決別好了。 帶着丫頭采雲進了沈宅,她的一顆心撲嗵撲嗵慌亂如鼓。要是碰上沈重霖該說什麼,要是碰不上得有多遣憾?蘇玫直覺心思繚亂無章,蓮步款款,裙擺雜亂,連手裡的帕子也在她不知不覺得搓得起了無數褶子。 「真是想不到太太千挑萬選,竟給咱們大爺找了門這樣倒霉的親事。這又是才成婚,甩不掉又留不得,真像燙手的山竽。」 有人議論沈家大爺的親事,蘇玫不由自主尖起耳朵聽。藉著兩株開得濃艷的陽春花間隙,她看到兩個在花園牆角扯草培土的婆子在閑話。 「聽說大爺當初看上的是蘇家二房的玫姑娘,太太嫌玫姑娘嫁妝少這才選了如今的大奶奶。」 蘇玫聽着這話,臉上的濃郁瞬間散去。怪不得沈重霖與她說話那樣溫柔,原來是對她有情。 「太太這兩日急得食不下咽,夜不安枕,昨晚找了大爺過去說話,說是想再為他娶門親。」 「再娶門親,大爺屋裡有兩個通房,倒是可以抬個良妾進府。」 「什麼良妾,是平妻,太太說了,兩頭大,到時再找個由頭把如今的大奶奶休出沈家,就讓後進門的奶奶主持中饋。」 「唉,也不知那算命瞎子說的話準不準,他居然說現今的大奶奶克夫無後。要是准,真讓大爺休了也是活該,這樣的姑娘誰家敢要?」 蘇玫聽到這個火爆的消息,激動得臉色潮紅,內心的安泰無法言明。 算命瞎子?整個太安鎮也就普寧庵外有個算命瞎子,那是半個神仙,他的神斷哪兒有不準的? 采雲扯扯蘇玫的衣袖,示意她趕緊走免得讓人發現鬧笑話。 蘇玫低頭掩飾了一番內心積聚的興奮,來時的滿腔抑鬱全然如霧散開,連腳步都跟着輕快得似要飛起來。絲毫沒思慮這沈宅的僕婦怎麼敢青天白日說主人家的閑話? 袁嬤嬤從花牆下的角門走出來,給了那兩個閑話的婆子一個眼色,那兩婆子草也不扯了,土也不培了,起身就從角門裡消失了。 蘇瑜剛喝完葯,采玉送上蜜餞放她嘴裏,外頭就有小丫頭傳話說蘇玫到了。 「聽說姐姐大好了真是萬幸。」蘇玫心情好極,這會兒瞧着蘇瑜怎麼看怎麼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