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寵獸,從成為搬磚之王開始
寵獸,從成為搬磚之王開始 連載中

寵獸,從成為搬磚之王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螃蟹蝦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愛吃螃蟹蝦粥 都市小說 馬慶辰

【寵獸世界,我要成為最強的寵獸師!】馬慶辰扶了扶腦袋,感覺一片陣痛,意識有些模糊奇怪,我剛剛不是還在上班的路上嗎?不,不對……我好像在操場跑步來着?穿越後,系統突然出現,塞給了他一個任務:去搬磚吧!少年!展開

《寵獸,從成為搬磚之王開始》章節試讀:

馬慶辰將注意力拉了回來,他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進行締結契約,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找到適合自己的寵獸。

就在這時,一隻兔子模樣的小傢伙從他旁邊跳過,拉着長長的兩條耳朵,腳下生了兩個雲朵一樣的柔團。

馬慶辰呼吸頓時急促了幾分。

踩雲祥兔!

這可是全國想獲得可愛寵獸排行榜前十的寵獸!屬於超稀有寵獸,本身戰鬥力不算強大,但功能性十分突出,好運纏身,被稱為運之寵獸。

這可是基本只存在於課本上的東西啊!

寵獸的類別有很多,但稀有程度只有兩種:普通級和稀有級!

而這隻踩雲祥兔,就屬於稀有級的寵獸。

馬慶辰立刻追了上去,這樣的機會不去爭取一番,是會後悔一輩子的。至於其他寵獸,有這麼好的機會不去嘗試,為什麼要考慮其他的?

踩雲祥兔雖然像普通兔子一樣嬌小,但畢竟是寵獸,輕輕一踩,腳下彷彿生出了雲彩一般,跳出了數米遠,跳着跳着,突然感覺到身後似乎有些異樣,它往後一看,差點腳下一滑直接摔倒。

身後,一個未成年雄性人類正在後面跟着它,畏畏縮縮,一臉的壞笑,嚇得踩雲祥兔趕緊一個大跳,趕緊逃走。

馬慶辰脫口而出喊到:「別走啊,我是好人,和你玩個小遊戲而已!」

就想和你締結一個契約,成為一輩子的夥伴關係罷了。

踩雲祥兔聽了這話,腿上又加了分速度,很快就消失不見。

馬慶辰見狀,只好停下了腳步,哀嘆一聲此寵與我無緣,再次尋找起來周圍的寵獸。

三隻眼的小狗?

稀有級三眼獸!

馬慶辰追了過去。

哇!這是鱗甲巨蛇的幼崽!

馬慶辰撲了上來。

七星彩蝶?

馬慶辰兩眼冒星,差點開心的昏過去。

怎麼到處都是稀有的寵獸啊。

數番追逐之下,馬慶辰以靈魂構成的身軀都累得精疲力盡,不得不暫時休息一會兒。

剛剛追着一隻稀有的苦行蜥蜴不知跑到了什麼地方,身邊夢幻一般的景色褪色了一般,變成了黑紫色的場景,詭異的美麗,紫白色樹在像脫水一樣滴落深濃的樹葉,藍色的土地一起一伏,發出沉而有力的跳動。

同樣的夢境,只是變成了噩夢而已。

馬慶辰打了個冷顫,自己可是以靈魂狀態進來的,理論上說新生契約覺醒的地點是沒有危險,但這個情況誰也保不準會有特殊情況發生。

「我剛剛哪兒來的,得趕緊離開才是。」

馬慶辰現在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停留,寵獸秘界可不是完全沒有危險的,涉及靈魂問題,他可不想變成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白痴。

而且時間就快要到了,他必須快點締結契約才行。

覺醒契約的大廳內,數百新生正盤着腿進行着契約覺醒,時不時有人醒來,被聯盟人員帶到另一個地點。

賈森,是一位精英寵獸師,也是這裡契約覺醒的總負責人。此刻,他正和同樣是精英寵獸師的同僚打着賭。

「我說,這次至少應該有十隻稀有寵獸出現。」賈森一臉自信。

他觀察過這屆的新生,一個個精氣神都十分不錯,要知道,一個人的精神面貌越好,一定程度上也就意味着靈魂力量的強大,更容易契約到稀少的寵獸。

同僚搖了搖頭,說道:「這可不一定,稀有寵獸就連我們都很難擁有,雖說契約覺醒是去往幼生寵獸的地界,但也不是那些新生想締結契約就可以締結的,越強大的寵獸往往有着自己的高傲。」

「這所高中的學生,幾乎都是普通人家,不可能像那些家族子弟從小用名貴的材料就溫養着自己的氣精,七百個人,能出現五個就算不錯了。」

他之所以敢說五個,是因為他已經在這所學校的名單內看到了五六個大家族的旁系子弟,甚至有一個主脈的子弟,加上這所學校覺醒的人群基數,正常來說,兩百個普通人中,大約才能出現一隻稀有寵獸,同時還伴隨着幾十個人締結契約失敗。

家族子弟契約稀有寵獸的幾率比普通人大些,但除了主脈,也大不了多少。

稀有寵獸,是對於實力肯定和對其數量之稀少的判定。對於一個平民寵獸師來說,實際意義不一定會比普通寵獸大很多。只有培育的好,一般的寵獸可以獲得比擬稀有寵獸的戰鬥力。一些普通寵獸實際上也不比稀有寵獸弱,只是比較常見罷了。

就拿賈森來說,他的主力是他的第一隻契約寵獸,青睛狼,在普通寵獸中一種比較兇狠好鬥的物種。

在賈森的細心培育下,曾經在聯盟寵獸賽事中擊敗一隻稀有寵獸三眼獸,憑藉過硬的實力,將三眼獸的預判大多避開,攻擊到了身體素質一般的三眼獸,一擊獲勝,獲得了無數關注。

「這一批結束後,就算結束了,到時候我們再看看究竟是誰說得對。」

「話說,你這傢伙當年契約時遇到過哪些寵獸啊。」

同僚沉思一刻,道:「進入寵獸秘界的地點是按照我們本身靈魂強度來的,你知道我是家族子弟,雖然是旁支,但也算很不錯的了,從小便接受着這一方面的培育鍛煉,因此,我在秘界內遇到的寵獸都算不錯,我在當時甚至遇到了一隻稀有的紫電螳螂的幼崽。」

賈森臉色微變:「那可是一隻強大的寵獸。」

同僚嘆氣道:「可惜別人看不上我,我最後還是在附近找了一隻契合我的寵獸締結了契約。」

賈森點點頭:「那也算不錯了,我就差多了,降臨在一片荒野裏面,一隻寵獸都沒有看見,要不是最後運氣好,遇到了青山,我現在連站在這裡都機會都沒有。」

青山是他那隻青睛狼的名字。

賈森哈哈一笑,拍拍同僚的肩膀:「我們走吧,去另一個地方,也許有着好消息等着我們呢。」

就在兩個離開後不久,馬慶辰的一小時隨之而到,他睜開眼睛,臉色複雜,一臉的古怪。

「怎麼會呢……」

馬慶辰完全沒想到,自己會契約了這麼一個東西。

估計歷史上都沒有幾個吧?

明明遇到了那麼多的稀有寵獸,自己卻一個都不能擁有,就像美人在懷而自己衰,簡直不要太難受。

早年為了新生能夠提升契約幾率,更好的進行契約,人類高層曾與寵獸秘界的強大寵獸簽訂過協議,青年人類締結契約時,會自動前往寵獸幼崽生活的地域,保證安全性的同時,面對單純的幼崽,契約成功率也會大大提升。

但,誰會往裏面放上一顆蛋啊!

沒錯,馬慶辰見時間不夠,在最後的幾分鐘內瘋狂的尋找寵獸,成功的找到了一顆蛋,萬般無奈之下,嘗試性的進行了一下締結契約,結果成功了。

他努力感受了一下蛋的存在,自己的身體內部,腦海之中,一顆紫黑色的蛋,正躺在其中。

自己這也算是完成了契約覺醒吧。

在他締結契約成功那一刻,系統的聲音也在他腦海響起。

「叮,任務完成。」

「任務獎勵已發送,請注意查收。」

馬慶辰神色古怪,自己也算一名擁有寵獸的人了。雖然說……是一顆蛋。

隨後,聯盟的工作人員略一詢問後,就把他帶離此地,到了另一處大廳進行寵獸登記。而那些沒有締結契約成功人,只能遺憾的被帶走,有些人甚至忍不住當場哭了起來。

對於他們來說,將來也不是不能締結契約,但像這樣的機會幾乎很難再有了。

一隻幼年期寵獸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可以算的上天價,需要全家幾年的工資才能買到,成年寵獸價格倒是便宜了少許,但成年寵獸心智已經成熟,很難契約成功,就算契約成功,投入資源成長起來也不如幼年寵獸快,指揮起來也不得心應手。

馬慶辰忍住不去看,他知道,如果他也沒有締結契約成功的話,就算是有系統的情況下,他也會忍不住落淚一場,對於每一個心中有着夢想的人來說,這不僅僅是一次覺醒的儀式,更是接近夢想的機會。

還好,我成功了。

馬慶辰的目光逐漸堅定起來。

……

一處神秘的空間,黑色的迷霧籠罩着所有可見之處,瀰漫著不可見的恐懼。

「嘶……」

「吼!」

無數的怪異叫喚着,黑霧裡隱隱約約的黑影浮現,勾勒出一隻只怪物的身形,千奇百怪。

一隻碩大無比的陰影掠過,霎時間,寂滅無聲。

陰影不斷竄行,所到之處皆像被施了沉默一般,沉寂下來。

「過來。」

一道淡淡的人聲響起,陰影輕輕踩下,朝着聲源處躍起。

「嗯?」

「你蛋被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