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溫冬日暖陽
重溫冬日暖陽 連載中

重溫冬日暖陽

來源:google 作者:紅豆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茉 現代言情 陳旭陽

周茉從來沒想過,美好的大學生活還可以再來一遍,老天對她可真不薄再次遇到未來老公,周茉決定敬而遠之,偏偏高冷男化身小狼狗,上演一出「她躲,他追,她插翅難飛」的狗血大戲還是她的小竹馬乖,撩一撩就會臉紅,好萌好奶好拿捏~別人重生後都是發家致富、開掛逆襲,可對於從不愁吃、不愁喝,沒有遠大抱負的周茉,最大的任務就是讓小竹馬每天開開心心地活着陳旭陽:周茉,陪我去操場走走周茉:不去陳旭陽:我心情不好周茉:哎呀,忽然很想去跑步呢!走,操場去!別人心情不好,關我什麼事!什麼!陳旭陽心情不好,來來來,讓姐姐抱抱,好好安慰安慰(有甜有虐)展開

《重溫冬日暖陽》章節試讀:

「周茉,我們周末去市區逛街吧?」室友甄珍剛提議,其他人都笑起來,周茉的周末,確實繞口了些。「周茉,大家應該都很喜歡你,因為周末放假不用讀書啊,哈哈哈~」張曉說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宿舍四個女孩子常常同進同出,有說有笑。這周末,大家決定去市區逛逛,見識下省城的繁華,由楚玲玲做嚮導,不用無頭蒼蠅似的亂走,大伙兒興緻都很高。

四個女孩子買了新衣服,逛了飾品店,每個人都收穫滿滿,到了下午5點多已經飢腸轆轆,張雅潔提議去吃燒烤,大家欣然同意。

正當她們吃得不亦樂乎之時,有個醉醺醺的大漢走過來,纏着楚玲玲動手動腳,楚玲玲生氣地反抗,大漢居然一把抓起她的頭髮拎起來,楚玲玲疼得哇哇直叫,其他女孩都被嚇到了,紛紛放下手中的東西要衝上去,周茉見狀,直接拎起隔壁桌的啤酒瓶,一把砸在桌子上,「你快放開她!」

醉漢愣了一下,被徹底激怒了,「臭娘們,你不想活了是吧?」他放開手裡的楚玲玲,轉頭朝周茉抓來,周茉早有防備,一個側身躲過了男人的爪子,她把手中的酒瓶朝醉漢砸去,可惜,這一下沒砸中,還被扯住了手腕,周茉一個反手,紮好馬步,想給他來個過肩摔,一下,沒動,再一下,還是沒動彈,好吧,是這醉漢太胖了,她的三腳貓功夫失效了。

正當她以為要挨揍時,一隻手快速拉住了醉漢的拳頭,借力打力,身體快速前傾貼向對方,再一個轉身,一把拉過對方手臂,一記漂亮的過肩摔,那醉漢倒在地上都起不來了。

「還不快滾。」

那醉漢一改之前的囂張,跌跌撞撞站起來,一溜煙跑了,竟完全看不出喝醉的樣子。

「看清楚了?」蕭齊的出現,把她從危機中解救出來,末了還不忘指點她動作。

「嗯嗯」,周茉茫然的點點頭,「蕭齊,你怎麼來了?」

「正好在這邊吃飯,你認識我?」

對哦,他倆現在應該不認識才對,周茉立馬反應過來,說:「你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主席,我當然認得你。」

「原來你們也是H大的學生啊?」

「學長,剛才多虧你了,謝謝!」舍友楚玲玲也趕了過來,查看周茉有沒有受傷。

「大家還是先回學校吧!」蕭齊提議。

於是,浩浩蕩蕩的五人跳上了回校的公交車。

路上,楚玲玲向蕭齊做了自我介紹,又把大家一一介紹了一遍,而周茉低着頭只想裝鴕鳥。

「你有些眼熟,我們是不是哪裡見過?」蕭齊偏頭問。

無人回答,周茉抬起頭來,指了指自己,「我嗎?」

「嗯。」

「額···可能是開學報到的那天吧。」

「我記起來了,你就是那個拖着超大行李箱的女生?」

蕭齊的話,讓周茉想立馬找個地洞鑽進去。「你可能記錯了。」打死也不能承認,這太丟臉了。

「呵呵······你叫周茉?名字很特別。」

喂,蕭齊,你在幹嘛,你不是該裝高冷嗎?人設不能崩啊!

接下來,無論蕭齊和舍友們聊什麼話題,周茉都只是笑,半句也不接茬。

臨別時,楚玲玲問了蕭齊的聯繫方式。蕭齊居然給了!周茉納悶,蕭齊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當年我可是追了你整整一個學期啊!

「你的畫不錯,下下周我們學生會有個活動,正好需要策劃宣傳海報,想請你幫忙。另外,你的跆拳道還需要多練練,有需要可以找我。」蕭齊走前,對周茉說的。

「哦~」室友們開始起鬨,周茉只能落荒而逃。

回到宿舍,幾個女孩嘰嘰喳喳,還在不停地鼓動周茉,「趕緊約下周見面的時間呀,不是要商討宣傳海報的事情嘛!」「還是先約跆拳道訓練吧!」「要不先加QQ好友吧!」

「好了啦,你們別說了,我對他沒興趣。」周茉回道。

「啊?蕭齊這麼帥你都看不上啊?」楚玲玲有些詫異。

「難道你有喜歡的人了?」甄珍有些好奇地問。

「沒有啦,我只是還不想談戀愛。」

「你不追,那我們可上了啊!」張雅潔也來湊熱鬧。

「你們誰愛追誰去吧,別扯上我就行。」

大伙兒看周茉確實沒那意思,也就歇了打趣的心思。

過了幾天,蕭齊出現在畫社門口,很明顯是找周茉聊宣傳海報的事兒。無奈,周茉之後硬着頭皮走出去。「蕭齊,我沒畫過海報,可能幫不了你。」周茉第一反應就想拒絕。

那天回去後,周茉沒有給蕭齊發短訊,也沒有加好友,這不,蕭齊只好親自來找她了。

「先別急着拒絕,你可以先了解下這次的活動,說不定就會有興趣。而且,我看過的作品,筆觸細膩,畫風也和這次的主題很契合。」看來蕭齊真的是誠意滿滿地邀請她加入。

周茉想了想,答應了下來,「那行,我先了解下活動內容再說吧。」她只要打定主意不再追求蕭齊,想來做朋友還是可以的。

「那你等我一下。」周茉收拾了東西,就跟着蕭齊走了。

陳旭陽坐在畫室里,一手握着筆,在聚精會神地畫畫,可細看就會發現,他的筆尖一直好長時間沒有動了。那個男生來找她了,她跟他走了。陳旭陽認得他,學生會主席嘛,也是周茉會望着出神的人,可能連周茉自己都沒發覺,她會盯着蕭齊的臉,陷入長久的沉思。

這個人 ,對於周茉來說,是特別的。

這樣的認知讓陳旭陽很不舒服,心裏有些隱隱的疼,他丟掉筆,再沒了畫畫的興緻。

另一邊,周茉跟着蕭齊到了學生會大本營,會議室里已經有人在了,他們在討論這次活動的方案。周茉聽下來後,當即確定了要參加,這是一次給流浪寵物尋找新家的公益活動。周茉很喜歡小動物,尤其是想到了她的貓咪咘咘,要不是那天把它帶出來,它也不會從小公寓里跑出去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在流浪?還是被好心人收養了?

叮,有短訊,是陳旭陽發來的,「你人呢?」

「我今天有事,先走一步!」周茉快速回復了下,然後把手機塞進了包里,她還需要跟蕭齊確認下宣傳海報的細節。

「咕嚕嚕~」兩人全神貫注在討論事項,不知不覺,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了,其他人也都走光了,周茉的肚子開始叫囂起來。

「走吧,我請你吃飯。」蕭齊說。

「不用了吧!」周茉下意識拒絕。

「現在食堂沒菜了,我們去外面簡單吃點,等下回來把方案敲定,這樣你就可以着手畫了。」

周茉想了想,覺得沒有反駁的理由,便答應了。

兩人走在校園外的小吃街上,路過一家餛飩店,周茉提議吃這個,主要是省時間。

周茉隨意看了一眼菜單,喊道:「老闆,兩碗玉米蝦仁餡餛飩,放蔥,不放香菜。」

蕭齊詫異的看了一眼她,她這才反應過來,乾巴巴的說:「這家的蝦仁餛飩很出名,對了,你吃不吃香菜,吃不吃蔥啊?」

「就這樣好了,蝦仁餛飩,放蔥不放香菜。」蕭齊沖她笑了笑,徑直找了座位坐下來。周茉有些懊惱,她和蕭齊夫妻多年,知道他最愛吃蝦仁,不愛吃香菜,每次去外面點餛飩,都是如此,今日便有些大意了。

蕭齊這人話不多,平日里都是周茉在說,他在聽,如今周茉也不說話,兩人便安安靜靜地吃完了這頓飯。回去又討論了一下海報的事情,總算把大致方向敲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