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
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 連載中

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

來源:google 作者:綠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臻 慕司洲 現代言情

精心算計的背後,是葉臻被出軌背叛,可卻無人憐惜,只因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來的!重生展開

《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章節試讀:

「司洲哥哥,我好愛你......」 砰的一聲,葉臻手裡的蛋糕摔在地上,蒼白的臉上笑容凝固。
目光之處,男人的襯衫女人的紅裙,凌亂地從客廳丟到房間門口。
身體猶如被一盆冷水注入骨髓,冷得刺骨。
隔着一扇門,男女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這聲音……不是她那個情深似海,哪怕她得了絕症也依舊不離不棄的男朋友慕司洲還有誰?
而另一個,則是慕司洲青梅竹馬的「好妹妹」——佟琦瑤!
「司洲哥哥,你說萬一被臻姐姐看到了怎麼辦?」
「怕什麼,她還在醫院等死呢。」
男人的聲音充滿了不耐煩,「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噁心,身上的皮膚坑坑窪窪,看得我每天晚上都做噩夢。」
葉臻狠狠一顫,噁心?
做噩夢?
呵…… 當初為了救大火包圍奄奄一息的慕司洲,她差點被活活燒死!
最後雖然撿回來一條命,卻被燒毀了嗓子,身上大部分皮膚被燒傷,留下永久性的醜陋傷疤,腿部韌帶也被燒壞了。
她為慕司洲犧牲了一切,到頭來,他卻說她噁心?
男人的聲音繼續響起,「所有人都覺得我欠了她,又不是我求她救的,憑什麼要我來背負這個道德枷鎖。」
「為了不讓別人說我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才特意追求她。」
「不過是個毀了容廢了嗓子的低賤戲子,竟然妄想嫁給我,活該她去死!」
佟琦瑤低低地笑了起來,「直接開車撞死不就得了嘛,注射癌細胞多麻煩,都好幾個月了還不死,害得我們親熱都要偷偷摸摸。」
「那不行,葉臻是公眾人物,車禍太惹人注目,癌症晚期既不會讓人起疑,又能營造一個不離不棄的痴情人設,多完美的計劃!」
葉臻踉蹌着後退兩步,身體抵在欄杆上。
兩眼陣陣發黑,五臟六腑窒息般的痛,她張着嘴,卻無法呼吸。
原來,這才是真相…… 昔日的甜言蜜語言猶在耳,如今卻只剩下一門之隔狗男女交纏的聲音。
不過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可她卻當了真、丟了心。
葉臻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彷彿一具行屍走肉。
聽着門外遠去的腳步聲,躺在床上的佟琦瑤一把推開身上的陌生男人,滿意的笑道:「做的不錯!」
這是她花錢請來的聲優演員,模仿慕司洲的聲音真假難辨,效果非常好。
「葉臻,跟我搶男人,你也配!」
佟琦瑤得意的冷笑一聲,低頭整理身上凌亂的衣服,眼神冰冷。
她好不容易設計葉臻患上血癌,本來不打算再動手的,畢竟也沒幾天好活了。
誰讓她的骨髓和葉臻配型成功了呢?
救是不可能救的,又不能毀了她在慕司洲眼裡善良的形象,那就只能讓葉臻去死了!
佟琦瑤冷笑一聲,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旁邊的男人。
男人會意,偷偷尾隨着葉臻離開。
葉臻忍着渾身劇痛,渾渾噩噩的往外走。
路過公園湖泊的時候,身後忽然一雙手伸了出來。
撲通一聲,將她推入湖裡。
「啊!」
冰冷的湖水淹沒頭頂,她拚命掙扎,卻被一隻手狠狠按了下去。
「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收錢辦事,慕總要你死,怪就怪你得罪了他!」
慕總!
慕司洲!
錐心刺骨的感覺傳遍四肢百骸,葉臻目眥欲裂!
為了佟琦瑤,他竟然想要她的命!
她好恨!
是她瞎了眼!
內心充滿了不甘與憤恨,可肺部的空氣越來越少,窒息的痛楚將她淹沒。
終於,葉臻的掙扎越來越弱,無力地沉了下去...... 慕司洲!
若有來生,我定要你百倍奉還!

……… 「慕先生,請問您是葉臻小姐的家屬嗎。」
「她病情惡化導致失足落水,當場溺亡……」 慕司洲接到醫院電話的時候,剛從蛋糕店出來。
哐當—— 蛋糕掉在地上,粉色果醬手寫的「MarryMe」被摔得變了形,猶如破碎的心。
精緻的黑色絲絨首飾盒滾落在地,一枚晶瑩璀璨的鑽戒掉了出來,泛着微冷的光澤……   葉臻躺在病床上,雙眼無神地看着天花板。
前一刻還帶着對慕司洲透骨的恨意,被人活生生淹死在冰冷的湖水裡。
下一秒,卻在七年後的病床上醒來,並且成了慕司洲的未婚妻——葉蓁!
葉蓁原本是葉家千金,誰知葉家遭人陷害破產,葉父葉母在車禍中雙雙喪生,留下三十億的巨額債務。
這對於年僅二十歲的葉蓁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
為了還債,她把自己賣給了慕家,成為慕司洲的沖喜未婚妻。
然而訂婚宴上,慕司洲沒有出現,葉蓁當場淪為笑柄,承受不住惡意的指指點點和嘲笑,當場吐血昏迷。
再次醒來時,體內已經換了一個人。
葉蓁頭痛欲裂,前世慕司洲對她的耳鬢廝磨山盟海誓,以及他和佟琦瑤恩愛交纏聲不斷交織,折磨得她整個腦袋都要裂開。
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重生了,還成了他的未婚妻!
葉蓁,葉臻...... 她和慕司洲還真是孽緣啊...... 就在這時,病房門被推開,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男人出現在門口。
慕家的管家。
「葉小姐,您醒了。」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來接您回家。」
嘴上說著抱歉,但臉上卻沒有絲毫歉意。
不過是慕家花錢買來的商品,自然不需要多恭敬。
葉蓁沒有選擇的權利,直接被架上了車。
很快,車子在一幢藍底白牆的花園別墅前停下。
慕家到了。
當看到正**的人時,葉蓁手裡的行李箱哐當一聲摔在地上……

《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章節目錄: